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Da Ma”  

2017-02-08 22:02:13|  分类: 写给乌日塔和笨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乌二留下话,今天想吃黄蚬子和草莓。嗯,说啥也得满足人家的小愿望,上午背着双肩包出门了。我的小拖车坏了,网了一个还没到货。没这个小玩意,出门采购真挺不得劲。
买了几样青菜,心里惦记着黄蚬子,可是市场上都是打氧吐沙那种,真正带泥沙的看不见。一直觉得吐过沙的虽说吃起来很方便,但是味道淡了很多,水了呱嚓,清汤寡味。没办法,实在不行也得买。随便在一个摊子上停下:“多钱啊?”老板娘很热情:“五块。”嗯,价格已经低到脚趾豆了。“有没有不吐沙的?”我不甘心。老板娘还是那么温暖:“没有。这多好,回家直接下锅。”忽然发现柜台上高高地放了半篓,带着冰碴,关键带沙子。我噘着嘴问:“那个什么价儿?”老板娘:“一块。”嗯?难道听错了?我有点懵:“怎回事儿?”老板娘:“脆蚬子。”哦,还是我听错了,“脆蚬子”肯定要价格高。我指着那个:“来五斤。”老板娘挺高兴,边装蚬子边解释:“真不耽误吃,就是外壳碎了,要不能卖一块么?”神马?天上掉馅饼啦?“再来五斤。”老帮娘乐得眼睛眯成线了:“都活滴,饭店专门来要这份儿。。。”她说啥我就听不进去了,反正心花怒放。
拎了两袋子“脆蚬子”回娘家了,一进门就兴奋:“G老二,今天很可能捡个大便宜。。。”G老二一见那两口袋,五官缩到一起了:“我天,怎么又弄这一堆?告诉你哈,要是臭的你自己负责哈。”然后回头喊乌二:“快管管喃妈吧,看见便宜货儿没命地买,俺都叫她折磨疯了。”乌二龇着板牙乐:“俺也管不了啊,不能吃就扔呗。”我是有能力承受打击滴,不管他们,先弄出来再看。
呼啦呼啦洗蚬子,乌二喊:“抬头,闭眼。。。”我照做,他拍了张照片。一会儿跑过来:“听着哈,你现在皮肤挺好,总分85,皮肤年龄36,已经超过75%的女人啦。”没稀搭理他。一会儿又来了:“已经发给你了,好好看看哈。”然后得意洋洋:“要不是俺监督得好,你能这么高分么?”我撇着嘴:“要是那么快就见效,肯定是激素。如果不是,那说明俺底版本来就好,不用那些破玩意也照样儿。”就听他嘀嘀咕咕:“哎呀哎呀,俺怎么能37呢?太老了。总分73,还赶不上你啊?”妹妹笑岔气了:“你比喃妈都老啊?外甥,软件不准吧?”乌二没抬头:“俺还有黑头呐,毛孔粗大。。。”妹妹故意挑拨:“喃妈把优点都自己留下了,小眼睛啦青春期胖啦,都给你了。。。”我也憋不住笑:“那没办法,谁叫俺基因不够强大了?他自己非要那么选择赖谁了?”乌二也乐。
洗完蚬子我问他:“这个人是谁?”他说不知道,可能是大明星。然后加一句:“反正人家皮肤都挺好。关键是坚持。”

就听妹妹在厨房喊:“G老大,你今天真中彩了,味道可好了。”不一会儿大盆搬进来了,嚯,太豪放了,近乎野蛮。妹妹挥手:“小兔子们,上手儿吧。LiBaBa的已经留出来了,喃们可以随便造了。”李小笨喊:“等会儿,我先拍。。。”然后咕咕哝哝:“我得让同学看看我们东北人是怎么吃海货儿的,大盆滴干。”我问:“大连没有黄蚬子吗?”他说:“太小了,有这个半只那么大,肉很小。”哦,那我也拍,毕竟是我的劳动果实。
“大  妈”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还烫手呐,李小笨在调整角度,找色相最体面的放上面。这时候我在给姥姥忙活,乌二在旁边龇着大牙:“哎呀,就是扒蚬子有点麻烦呀,要是有人给洗干净就更好了。”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大  妈”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笨妈开始动手了,不是给她儿子弄,是给外甥。
这通吃啊,太嗨了,虽然野蛮,但这种吃法才是真正的原汁黄蚬子。小笨爱较真:“大姨啊,为什么你能买到好吃又便宜的东西呢?”我故作深沉:“昂,这个全靠生活经验啊。都知道一分价钱一分货,但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只能凭经验。”妹故意拉长音儿:“哎呀,爱买便宜货儿的人,十次总有一次撞上大运呗。”李笨咯咯乐。
吃完了,人家说这叫开胃菜,正式饭菜还没上桌呐。我和笨都表示已经撑着了,拒绝吃正餐。妹妹乐:“哎呀,真完蛋,记不记得那年中秋节你和老三包了15斤蚬子,一个没剩?把俺们都看傻了。”我打着咳声:“那时候20刚出头,老三还不到20,那是啥体力?现在?算了吧。”妹说:“好多年没这么吃了,老李爷俩不太吃,我和老娘能吃多少?要不是喃们娘俩,我可能都不买了。还是人多吃东西香啊,连小笨那么尖尖的人都没少吃。”我说:“关键是新鲜,是那个味儿。”妹说:“对,吐沙那种里边放了一种东西,有一次他们还给我一点白粉末,说是专门用来吐沙的。”李笨在那儿捂嘴笑:“俺大姨买东西就跟某些Da Ma买金货儿似的,出手强劲。”乌二贱贱地:“喃大姨专盯便宜货儿。”妹妹挨个揍:“个没良心滴,昂,吃完还说风凉话儿。外甥狗都滚蛋。叫喃们嘴贱!”
我起身找包包,妹妹在身后贱贱地:“Da Ma又要出去转啊?”乌二更贱:“Da Ma又惦记哪儿的便宜货儿啦?”没理他们,我昂首挺胸下楼翻栏杆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