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磨 叽  

2017-02-07 11:29:59|  分类: 写给乌日塔和笨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才出去给他买好吃的,其实他只是想吃青菜和草莓。这回早就跟二姨打过招呼,牛羊肉吃恶心了,要青菜。
回到娘家,妹说:“你儿子点名要你做小鸡炖蘑菇,我还不够格呐。”这能扯,炖菜谁做都那个味,净忽悠我。乌胖子跑去会同学了,李小胖给补习班打工赚零花钱去了,家里只剩我们娘仨,妹凑过来:“你没看见昨晚上吃饭,老李不在家,两个小兔崽子陪老太太,哎呀,那脸一个比一个横。还故意大脸腆腆着往姥姥眼前儿送,老太太美滴呀,饭都划拉不到嘴里了。。。”嗯,这个学期回来,李小笨也不是瘦子了,脸上挂了不少肉。
把东西摁巴到锅里我就回来了,他们家吃饭没个准点儿,李笨有晚自习,妹夫值班,我可等不起。八点了,妹妹电话过来:“哎呀,你的小鸡蘑菇太成功了,两个小兔子崽子恨不能把盘子啃了,你儿子还说呐:就俺妈能做出这个味儿!昂,太欺负人了,我成天做饭没人表扬,不干活的冷丁做一回还受吹捧。俺不干了,明天你回来做饭。”我哈哈乐,跑山鸡确实有味道,可能二姨很后悔把显摆的机会让给我了。
11点了,他在姥姥家看完电视才回来,我已经在床上假寐了。两张大床,中间放个电脑桌兼书架的大橱,他在里边。出来洗漱的时候,把我揪起来:“来来,今天做面膜了吗?”我“睡眼朦胧”:“你烦不烦?昂,成天磨磨叽叽,老盯着我这点事儿干嘛?”他口气还挺硬:“那不行,得叫你养成习惯,见到效果了,你自然就积极了。我在家这几天必须天天做哈,不做不行。”好吧,不跟他絮叨。
等时间的时候,跟他唠:“跟你爷好好谈谈,告诉他那本书肯定给他想办法。但是呐,有件事比出书更重要,叫他写回忆录,他的那些人生经历比这本书可有价值多了。”乌二漫不经心:“有什么用啊?”我说:“现在很看重那些历史性的内容,你爷九十多岁,经历了那么多,很多事见证人越来越少,不赶紧留下来,将来是遗憾。比如山东你老舅,现在想写家史,但是无从下手,唯一见证人是你姥姥,可是她说不出来,只能我们冒蒙问她,看她点头摇头,多麻烦?”乌二这回严肃了:“那怎么办?”我说:“好在你爷脑子很清醒,说话也清楚,叫他回忆,录音。然后别人整理呗,实在不行我给他执笔,给他写回忆录。小时候的事、上学、工作,北京、成都、新疆。。。那么多地方,老多事了。你爷参加过抗美援朝好像,你知道么?”乌二沉默了。我很得意:“你还姓个乌,你家的事都没我个外人知道得多,羞不羞?叫你跟爷爷多唠唠,就不听,有你后悔的时候。”乌二下决心了:“嗯,是得叫他回忆。”
我打个咳声:“一个对祖先和自己来龙去脉毫无感觉的人,本身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比如你大伯,我不该背地评论他,但他就是个有知识没文化的人。现在给你爷再多钱有什么用?老人需要精神赡养,他做到了么?有你姑和你在身边就没他什么事儿了么?老人不想他么?”乌二还在辩解:“大伯有自己的事,有时候也回来,爷爷也经常去威海。”我很恼怒:“他就应该年年回来。他爹多大岁数他不知道吗?哪怕陪老人过一个春节也好,总得讲点人子之道吧。。。”乌二转移话题:“不过我爷对你挺满意,别人来看他,总夸你,说你老给他买东西。”我不屑一顾:“切,那个跟我说不着。现在在你家,我既不是儿媳妇也不是姑娘,但是我干我应该干的事,东西不在多少,给他安慰就行,这不就是精神赡养么?”乌二乐:“我爷最喜欢你给他做那个被子,一直盖,就是有点太宽了,占地方。”我气乐了:“谁叫你爷那么大坨儿了?我还特意加了一斤蚕丝呐。你爷最该满意的是我不跟他抢你,年年寒暑假都去陪他,我从没说半个不字,够意思吧?”

夜里做了很不安的梦,在陌生地方等着开会,说是来洪水了,大家都疏散跑了,剩下俩小女孩没人管,我只好带着她们了。吃泡面没筷子,我去买筷子,回来路上落雨,筷子都变成干枯的藤蔓样的东西,扔了。又回不去老地方了,给小女孩们打电话怎么也拨不出去。辗转到了一家乡村小旅店,好像是早上的朦胧中,看见一带有雪的山,老板娘说那是五龙山。心里惦记小女孩,知道我打工那个老板娘金会安置她们,给金电话,电话还不会用了,又变成老头机,连通讯录都找不到。我空身出来买筷子,钱包挎兜都没带出来,可怎么办呢?
急醒了,天还没亮呐。过去给乌二盖盖被子,这家伙又把衬衣卷到胸口,大肚皮扔在外边。这小子,还是那么喇喇忽忽,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管别人呐。这货骨子里就不是暖男,装什么装?
接着做梦,还是那么不安,梦到老娘,急哭了,醒来眼里真是泪水。
乌二听到这边动静,又是絮叨:“来来,赶紧起来,护肤去!”我很烦:“呆着你的,过会儿洗脸就弄了,不用你管。”一会儿,抱着手机跑过来:“看,这女滴发型跟你一样。”我瞅瞅:“嗯,说明我烫这个型儿是对的。可是人家眼睛也不八点二十呀。”乌二乐:“说不定她还八点半呐,比你大十来岁。关键人家会收拾,女银三分长相七分打扮。你呀,就是太懒了。。。”我挺有兴趣:“她是干啥的?”回:“陈文茜,昂,台湾作家,还从政。。。”我把头一扭:“野心太大,不学。”他气乐了:“人现在都不干了,光写作。。。”我懒洋洋:“再说吧。”
他要去姥姥家,我就磨叽着不起床。出门时候留下话:“你得坚持啊,不能那么固执,别人说话你得听啊。”可能他对我也无奈了,嘿嘿。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