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认 亲  

2017-02-03 20:21:27|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临回家,G老二给我几张照片:“拿去吧,交给某老五(表哥),他不是想整理家谱么?哼,老某家,我成天给他家鞠躬尽瘁,伺候着他家闺宁,还得帮他家弄家谱,我怎么了我?”我嘎嘎乐:“这就对了。伺候他家闺宁是尽孝,整理家谱是积德,你这功德大了去了。”这马屁拍得挺响,G老二美滋滋滴。
今上午把照片翻拍一遍,分头发给两个某老五。五姐感激涕零:“真是想啥来啥,我昨天还寻思想看看奶奶照片,今天就来了,简直不可思议。”一会儿:“落泪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辈子最大遗憾是没见过奶奶。”是,老五现在跟她姥姥家也不亲,她大姐在她姥姥家把她好个“臭”,现在那边她绰号“小蝎子”。思来想去,还是奶奶家好啊,赶紧向“组织”靠拢吧。
认  亲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这位老奶奶就是我外婆,应该一百多岁了。看了好久,鼻子太熟悉了,我是老G家唯一长出那份鼻子的人。乌二长了那样的耳朵。妈说我性格也非常像外婆,嘴一份子手一份子那种人,到哪都不怯场,敢说话。二娘(他们山东老家邻居)说外婆特别聪明,不识字,口轧账张嘴就来,特别能干,干活麻利快。但是也有个毛病,嘎嘎厉害,不受欺负。
我跟妈说,我和外婆是一样的处境,都守寡,生活把我们不该扛的东西硬生生压在肩上,也就逼出了不该有的“刚性”,否则谁愿意那样?想想外婆多不容易啊,生了那么多孩子,还净是男孩,怎么养活?那个时代的大家族,其中莫名的倾轧与纷争都是潜流,稍不留神就崴到里边,姥姥不厉害孩子们怎么办?妈说分家的时候另外三家都明摆着欺负二份(我姥姥家),大舅16岁就得承担这个家,去抓阄,结果大舅抓到了最好的一个院子,最大,青砖到顶,姥姥说老天爷照顾孤儿寡母。
那两个小朋友现在近七旬,性格十分古怪,我们这代人的诸般是是非非都出自他俩。不做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好赖都自己担着吧。
小伙儿是老舅,当时十七八吧。
中年先生是老一代里闹古怪的那位,这么多年那些是非根源全在他。他不许孩子们跟其他几家来往,我们几家兄弟姐妹去看他,他也不许进门,直接撵出去,害得表哥们蹲在马路对面瞅着,趁他出来,远远见一面,回到我妈家还炫耀:“我看见大叔了,他没看见我。”我爸为了缓和关系去他家,打算做说客。人直接给拽到门外,东西扔在马路上。不做评价。
今天五姐和我表达了共同的观点,老一辈孰是孰非是他们的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有自己的价值观,不受他们任何影响。昨天老五跟我讲:“俺妈最后那几天,我趴在她耳朵上问:你说实话,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为什么我跟其他几个处事为人一点不一样呢?”我乐:“缺德吧你,问出这种混账话。没看看俺家炕头那老太太长得跟你有多像?连我都没那么像。看那眼睛鼻子嘴。。。”老五说:“我就是不理解,为什么他们是那种性格?”我心里说:这得问喃爹,他什么性格你不知道?今天老五也说:“小时候我们特别怕我爸,因为他身体不好,不敢惹他,包括我妈都怕他。”老五的个性八成是遗传了二舅妈。
二舅妈绝对没挑儿,贤惠到那程度的女人实在少见,这么多年我时常感念二舅妈,特别善良,文静,老时也依旧漂亮,大家闺秀的柔美型女子,难找啊。即便二舅闹得最厉害那几年,她也偷偷跟我们家来往。二舅妈信佛,始终记得当年她留给我的话:“R呀,咱不能缺德呀,伤天害理的事不能干。”每当别人劝我,她就远远地向我摇头。那个最残酷最孤独时刻,每当看见二舅妈的眼睛,我心里能踏实很多。此刻我眼里满是泪水,想起了善良温柔文静的二舅妈。。。二舅妈在农历的十五日走了,佛教里的特殊日子。
认  亲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老舅,六七十年代真实的轧钢工人,炉前工。看到这张照片我吓一跳。这么多年从来没想过翻翻老照片,所以我也近乎是头一次见。跟乌二爹就像是翻版,几乎分毫不差。有段时间我也很疑惑,我跟孩子爹长相上没什么相似处,特别是眼睛,怎么可能做夫妻呢?今天释然了,“缘”其实也是“源”,一直在那里如影随形跟着你,只是你不知道或者没注意。
老舅最帅,年轻时候可能也挺好美,娘家他二三十岁的照片好多,真真大美男,最帅那张在相框里拿不下来了。那年为了小表姐的事来我家,我张罗给他做好吃的,他去阳台溜达,看见我放在柜子里边的玉米面大饼子和煎咸带鱼,喊我:“R,那个饼子和鱼是留给谁的?”他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我说:“那是昨天的,等过两天我自己吃。”他高兴的样子我至今还能记起来:“就吃那个,我想了多少年了,吃不着啊。”我颞颥着:“哪能给你吃这个呀?”他自己颠颠儿端出来了:“我就想这口儿啊。。。”他们老家在海边,妈说老舅最大爱好是钓鱼,河里、泡子里,都钓,弄回来就逼着我妈给他洗。妈说一看见小哥拎着网出去,她的头都大了。
鱼和饼子都是冷的,老舅不让给他重新加工:“我一辈子喜欢吃凉饭喝冷水,习惯了,热的我受不了。”他是炉前工,他说一炉钢水出来能把人整个烤得五脏六腑都是热的,那时候最需要的是凉水,把自己的温度降下来,所以,当时保健措施就是随时供应凉白开,越凉越好。他津津有味地吃完,很满足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老舅这辈子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了全部,跟孟泰同时代人,只是没有孟泰名气大罢了,曾经也是难得半月二十天不上新闻的人。记得老舅说过的话:“R,记住,一定不能忘了祖先,教育孩子不能忘了他的祖先。”

下午妹妹电话:“自从你姐来过,咱家老太就兴奋,作啊,坐不住,娘家人给她撑腰啦。”我笑:“该,谁叫你昨天不见老五,就作你。”妹也笑:“俺家老李把我好个骂:就你最不懂人味儿,你五姐这次登门就是赔礼道歉的,人家话都说得那么明白,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揍得轻。”昨天李氏父子不在家,否则老李不会让我妹那么干。我说:“我赞同老李意见。千错万错现在去追究还有意思么?怎么说那也是血亲吧,何况二舅妈始终对咱不赖。”
妹似有悔意,但这种人一时半会儿放不下面子,且不管她。我说:“我有个宏大的工程,夏天要么去鞍山,要么去趟山东,为他们老某家的家族团结再做一次贡献。”是,现在的节点在我和妹夫手上,我连着山东,妹夫连着鞍山,从实际情况和角色来看,我出面比较好,把他们各家连起来。但必须排除二舅家这几个(除了老五)。
理想很美好,实际怎么样不知道,到时候再看吧。亲不亲不是嘴上的事,是我们无法把握的东西,比如我告诉乌二:“你有个哥哥在北京工业大学读硕士,有时间去看看哈。”表哥某老五的儿子,比乌二长两岁,他们小时候见过两次。乌二很淡漠:“再说吧,没时间。”那边表哥也提过这话,我那个侄子也是没动静。妹说:“他们从小没什么接触,怎么贸然去认亲?”这不是熟不熟的事儿,完全就是心里没有这码事,现在的孩子已经不在乎亲不亲了。
好吧,一切顺其自然。但愿我能话付前言实际去做一次,其实我都不敢保证自己真的能做到。
祝愿亲人们新的一年更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