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02月27日  

2017-02-28 00:33:57|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回老房子喂麻雀,刚下车就碰上小敏了,这通唠。小敏是20多年前的闺蜜,那时候她才十七八岁,在学校食堂打工,经常去单身宿舍找我玩。单位被收编之后,她自谋出路去了,这一晃她也快40了,儿子也五年级了,她老公也是我学生。当然是唠孩子,我问是不是应该生个二胎?她咧嘴:“可拉倒吧,这一个就够我呛,可不找那些麻烦。”这一唠就一个多小时,回到老房子都两点多了。
在家收拾一会儿,三点半了,又赶着往回来。刚到街口,远远有人喊我,是对门大嫂,正跟个女人往这边走:“我去唱歌啦,老年合唱队。。。”我挺高兴:“挺好,闲着干啥呀?找点事儿干多好。。。”这么说着,那女人很自觉地独自走了。大嫂把我拉进一个胡同,她背对胡同口,我脸冲外。“哎呀,就等着你回来,我都快憋死了。。。”大嫂拽着我胳膊,生怕我跑了似的。嗯,我俩一见面就得准备长唠,没一两个小时不能完。
“老不死的又犯病了。。。”大嫂眼睛瞅着我:“就盼着跟你说呀,我能跟谁讲?昂,多让人笑话!”我皱眉:“这回是谁?”大嫂支支吾吾:“昂。。。你不认识,不是这边的。。。”从大嫂的神色看,这女人很可能我认识,但是人家不愿承认,我就不好多问了。我的眉头拧起了疙瘩:“你有确切证据么?根据什么就这么说?”大嫂的脸要滴出水来:“还得啥证据?老不死的手机一打开就是她,而且只有名字最后那个字,什么关系能这样?我从不碰他手机,是小孙子玩给弄开滴。。。他们认识20多年了,有一次我在车上,那个不要脸的连着来了四个电话,挂了还打还打,老不死的嗯了一声就挂。。。”我摇头:“那也不能说明问题啊。。。”大嫂愤愤然:“老不死的不识字,谁把她保存到手机里的?第一个是她闺宁,第二个是她老头子,第三个就是她,还一个字。。。连我儿子都去过她家。。。”
我很严肃:“你打算怎么办?”大嫂:“我想跟儿子讲。。。”我摇头:“儿子不傻,既然他能带儿子去她家,说明这女人很有手段,把你儿子都糊弄住了。现在如果跟儿子说这个,你又没有足够证据,能解决什么问题?”我进一步:“到咱这年龄,凡是要采取什么行动,一定要有把握解决相应的问题,否则没必要惹自己不开心。”大嫂喋喋不休:“我就是想不通,昂,马上70岁的人了,他怎么还那么不要脸?”我瞅着她乐:“他就那个品种,跟年龄有什么关系?”大嫂叹气:“小G啊,以前我可盼着你找对象了,好几次找小王和过去老同事给你介绍。可是现在我真觉得你这样挺好,起码你不用生这份气。”我哈哈乐:“人不都这样,你就是碰上这种人了,他犯了一辈子花花病。”
大嫂恨恨:“我跟他好几年不说话了,做完饭我就出门,等他吃完了我再回去吃。他跟我说话我装着听不见,一想起他就恶心。。。”我说:“你这样他能不出去找人么?”大嫂:“人家图他什么?个老鬼,还不是为了钱?我现在最怕不要脸的把他钱逗弄过去。”我还是乐:“还用问么?不为了钱,谁搭理他呀?”然后我严肃了:“现在你们肯定是没感情了对吧?那你就别客气了,毕竟他是你老头子,与其让别人把钱逗弄走,不如你自己下手啊,凭什么不要?抠一分是一分,往死了抠。。。”大嫂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可能啊,除了工资,一分都不给呀。买房,他刚交了20万首付,屈得要死要活。。。前年儿子买房他也拿了20万,都私房钱。”我又乐:“呵呵,他手里肯定还有,十万八万吧。。。”大嫂点头:“对对,他说了,这下不能换新车了。。。”我撇着嘴:“都70了,眼神都跟不上了,还换个屁呀,不给他换。”
大嫂紧盯着我:“怎么办?”我又严肃起来:“这事儿从表面上看,没什么证据,只是你的猜测。但根据对这个人的了解,确实很可疑。。。”正说着,胡同口有人走过,笑嘻嘻跟我点头打招呼,我也慌慌地点点头,眼睛赶紧转向大嫂。停了几秒,那人走过去了,我乐:“呵呵,猜我看见谁了?”大嫂很淡漠:“知道。我就知道这个点儿那个骚货该下班了,所以特意把你拽到这里。。。”对,是大嫂老头子的前情妇(我认识人挺复杂呀。其实以前都做过邻居)大嫂又叹气:“老不死的还不如一直跟这个骚货了,起码在眼目前儿,我能看见。”我也叹气:“你不是已经没感情了么?干嘛还那么在乎呢?他爱跟谁跟谁去,只要工资交给你就得呗。老天会安排他的,十年后他肯定像只老狗似的求着你原谅他,他最后结局肯定不如你,你还得照样伺候他。你现在就是多划拉点钱自己享受,别的不用想,反正也不打算离婚。”
一瞬间,大嫂眼睛有点发红:“早没感情了,可是怎么离?”我点头:“倒退20年我支持你离,现在就免了吧。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该享受自己的生活了。你如果想报复他折磨他,就对他视而不见,让他淡咧咧,叫他自己心里核计去,毕竟做了亏心事,他不会那么坦然的。”她还是坚持要告诉儿子,左劝右劝就是不听。最后我长长叹口气:“大嫂啊,我是怕你受伤害啊。你现在没凭没据能说服儿子吗?万一儿子哪句话反驳你,伤了你可咋整啊?”沉吟一下,我说:“这个年龄了,除了自己还有谁更重要?没有了,爱护自己最要紧。你都把他当成狗屎了,还那么关心狗屎放在哪儿,有意思吗?他是个挺抠门的人,不会给那女的花太多钱,他有数儿的。之所以他始终不同意离婚,不就是担心老了没窝吗?你始终站在上风头儿啊,是你左右他的命运,别看他现在得瑟,那都是欠你的债,到最后他巴悠不动了,乖乖回来找你,他就是你的老狗,你想怎么安排他都你说了算啊,还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吗?”
大嫂脸色终于放了点晴:“跟你唠唠,我心里能轻快点儿。”我点头:“以前我一直是劝你们好好过,但是现在我倒建议你只管自己,别考虑其他了。反正也得跟他耗着,那就权当是个跟自己没关系的人,他给你工资,雇你给他做点饭。其他别想,否则就是自己向自己下刀子,伤痕淋漓还不解决任何问题。”
天色暗了,在风中站了两个多小时,我都冻透了,浑身打颤。不得不告别,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保重自己,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现在活着是为了享受的,任何事任何人都不要看得那么重。。。”我知道自己说这些没多大意思,因为我是个局外人,站着说话不腰疼,碰上这种事谁能做到我说的那么云淡风轻?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