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稀奇古怪  

2017-02-02 17:44:23|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不好好睡,追踪某个民族的风俗史,越看越兴奋。对一组脸谱感兴趣,核计着等天亮发给王大师,简直太好了。也是手贱,就追到那个帖子的出处,某个公众号。这一看不打紧,全是稀奇古怪的东西,闻所未闻。越看越胆儿虚,鸡皮疙瘩乱滚,都过半夜两点多了,叫谁不害怕?就说我是G大胆儿吧,这玩意。。。
早上七点刚睁开眼,手机嘟嘟叫,原来是表姐老五在语音:“小R,今天我有时间,想去看看小姑姑。怎么走?”我懒洋洋:“哎呀,别看了。一个我妈现在说话不利索,我都听不懂,能唠啥?二个你带着外孙女不容易,终于等到个休息时间,好好睡一觉吧。”再三再四就要来,我:“好吧,你们姑侄情分,我要是硬不让你来,是我的毛病,也对不住老妈。那我去接你哈。”反正离得不太远,约好时间见面。
然后电话我妹:“正式通知你们,老五同学要来看她姑,请做好接待准备。”谁知妹在那边很不客气:“你可真没脸,自己说过的话都忘啦?要来你接待,我不见她们家任何人。九点我出门。”我好说歹说,G老二就是不开面儿。唉,没办法,谁叫我嘴贱了?初三那天回娘家,进门就嚷嚷:“老娘,我把你侄女黑名单了哈。”就是老五。原因很简单,初一我微信给她拜年,叫她一声老姐,猜她回我啥?“祝你和你的家人新春吉祥!”显然她不知道我是谁的口吻啊,昂,我是你妹,给不给我妈拜年我不计较,姑侄情分深和浅我不强求,问题是跟我来这手儿,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咔咔,屏蔽了她。还不解气,前天连那天的聊天记录也删了,彻底不搭她了。
唉,结果我来收拾吧,九点去赴约。带着她去妈家,很尴尬,G老二不在家,这事儿显然说不过去,我拼命解释啊。老五倒也不计较,讲她过去那些经历。大概坐了半小时吧,又有人敲门,四叔带着堂叔(大叔)两口子来了。我是很不喜欢大叔的,正好老五说告辞,我趁着送老五的机会躲了那两口子。
在楼头就开始唠,前五百年后七百载,不知说到哪句,她瞅着我:“R呀,我这也就告诉你吧,我,昂,有那个。。。”管怎么说我对民俗有些了解,很镇定:“嗯,你们家早就有,我妈说过,她的两个姨都有。。。”她继续:“我都看见了呀,动不动就托梦。。。”她的描绘让我又一次鸡皮疙瘩乱滚。她很淡定:“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还去摸它。。。”我连连叫苦:“别说别说了,我怕。”她瞅着我乐:“我离婚这么多年,这么干净,你信么?不为这,俺能这么老实么?根本接受不了,要是有个男的坐旁边都直恶心,别人都说我变态。。。”我吃惊得眼珠子不会转弯了,完全傻了:“你不是复婚了么?”她撇嘴:“我烦他烦得牙根刺痒,还复婚?”我满脸狐疑:“按说你离婚20多年了,更年期也不会这么长时间吧?”她满脸的鄙夷:“你30岁就更年期啊?”我无语了。她:“那年初中同学聚会,有个男生问我离婚怎么回事。我想都没想一杯酒泼他脸上去了。人也是市里有头有脸儿的人,最后跟我直道歉,你说我虎不虎?我那时就是压不住火儿,烦得不行不行,事后也后悔。一直都这样,谁给我介绍对象我都烦,怪不怪?”
哎呀呀,这症状不轻啊,我脑子都乱套了。她紧逼着我:“你老实说,你这么多年见了男人烦不烦?”我沉吟一会儿,很坦白:“多数时候,绝大多数人不烦,但是极个别人很烦。”我举了个例子:“我上班车早,总是找最宽那个座位靠窗半躺半卧,挂上耳机眯一觉。有个男老师大个子,别的座位伸不开腿,他也爱坐那排,总坐我旁边,我没啥不顺眼啊,反正也不是俺家承包的座位,关我啥事了?但是另个不常坐班车的男老师,不管坐我前边后边我就是烦,感觉空气都沤巴了,胸闷喘气都困难,恨不得拎着胳膊腿儿把他扔窗外去。他要不来,我啥事没有,怪不怪?”老五乐得前仰后合。我继续:“一开始,我就认为那个人身上气味太大。但是人家油头粉面的,很干净利索的人,并且别人也没提过对他有反感,那我就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更年期作怪,可是对其他人就不烦,我又觉得是老人们说的犯相。”
老五已经乐得直不起腰了:“什么更年期啊犯相啊?可能就是那回事,那东西捣乱呗。”我头摇得像拨浪鼓:“绝对不可能。再说了,你们家的事儿,跟我没关系。”老五冷笑:“这东西传女不传男,从我奶奶娘家传过来的,找到我了。难道说对你没影响?闹不好你不找对象跟这有关系,它搅和滴。你条件多好啊,这么多年不嫁人,不奇怪么?”我更摇头:“我那是把自己看得太高,自找的,不赖别人。”老五不服:“这事儿肯定有说道,包括你儿子爸爸。哎呀,自己琢磨去吧。”
然后转移到她娘家那堆乱事,我也听不出谁对谁错。唠啊唠,不知道多久,脚冻得像猫咬。妹妹电话找,我才回家,已经12点多了。跟妹说了几句,妹妹说:“反正他们家都没有人味儿,大过年的不想说那些,反正别想让我搭理他们任何人。”哎呦呦,我这弄得前后为难。最后我说过几天我去她家坐坐,既然拿了礼物来,我不去不好。
回到家,把昨夜那个令人不安的公众号发给老五,反正她是不害怕的,让她研究去吧。她力邀我明天去她家坐,回绝了:“过了十五吧,过了十五不是年。不敢啊,怕招惹了人家,不好。”她说:“就我自己一个人,咱好好唠上一天。”反复邀,还是没动心,我得想想再去。
然后下决心再也不想这些事了,人说心里有啥就会招来啥,这几天我琢磨啥不好偏琢磨“玄秘”,这弄得心里乱糟糟。我只要宁静的生活,谁该着怎么样都随天,我可不管那么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