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开 会  

2017-02-18 20:22:09|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三,老秘书长电话,还没等说什么,他又去接另个电话:“。。。你是理事不来开会呀?想什么办法也得请假。。。”然后轮到我:“你都听见了哈,周五开会,不能缺席。。。”是,不能缺席,我从来都没去开过会,这回说啥也不能缺席了。
周五到了会场才知道,换届选举,这次会之后老秘书长卸任。哎呀,庆幸自己来得正是时候,否则多不好啊。然后就看到前边领导席的座牌,部长是大学同班,上一级的秘书长是小学同班。这扯不扯,他们没一个写作,甚至跟艺术类都不挂边,但还都是我领导,昂,真应了那句话:伯乐常有,千里马不常有啊(已篡改)。我不就是那匹千里马么?没我,他们一个个滴给谁当领导去哈?
跟不老翁嘀嘀咕咕:“不是说各类协会都要取消么?这怎么还开会?”他解释:“脱钩不等于取消,相应组织还存在。”正说着,小学同班来了,79年小学毕业至今多少年了?她的样貌没太大变化。我在那个班只待了一年,同学能记起我就不错了,时间久远,相处日短,感情么,自然要生疏许多了。
跟着走程序,迷迷糊糊坐了一上午,散会的时候跟着雪去拿了两本书,差点没赶上过去照集体合影。然后才与大学同班打招呼:“嗨,那胖子,春节刚过,你已经先胖为敬了哈。”胖子拿我很无奈,成天在群里“欺负”他,他不得不习惯我的任何调侃:“哎,你真造一阵子哈,不错不错,已经相当厉害了。”我这才想起来忸怩:“拉倒吧,跟别人比我简直连个毛菜都算不上。”但同学的表情是很真诚的,虽然他不写,但是他很懂行啊。所以么,小学同学和大学同学的区别可能就在这里,小学同学先看你有没有“潜在价值”,大学同学却在为你真心喝彩。说这话绝对不是冤屈某些人,比如当天晚上小学同学们就喝上了,当然是在某个同学家的酒店了,当然他们也不会喊上我了,当然他们也知道我是个不喜欢这套事的人了。
回家,刚睡着,微信滴滴滴,是山东小表哥喊我:“你去开会了哈?”我说你耳朵怎么那么长?昂,我这刚到家,你长千里眼啊?他说:“我同学晒照片,我看候选人名单里有你。。。”对了,表哥初高中都在这边度过。“你同学谁呀?”他说是某某。哦,早都认识,今天他就坐我后边。又说:“他弟弟也是我同学,本来跟他弟是同学,他留级也成了同学。”呵呵,这世界是不是太小了?他弟弟我也有一面之识。又问:“干你们这行儿好像都喜欢晒照片啊,你怎么不晒?”我说晒照片我手疼,脸更疼。表哥发了一串笑脸。
好多人都在“报道”此事,我无动于衷似乎也不好,晚上我也晒了几张照片,会议过程。
然后跑到群里得瑟:“今天专等聆听某胖子讲话,结果他一声不吱。”四哥说:“你在下边坐着,他敢龇个屁呀?你要坚定地相信他已经不属于文学了。世界上少了个诗人,多了个胖子。”我发张胖子跟坐佛似的“光辉形象”,四哥加了句评语:“哪说理去?”感觉大学同学间还是真正的同学关系,不关乎职位身份,很纯净的友谊。不过坐佛胖子可不白给,他真的玩过写作,有诗集为证,而且水平颇不低。
然后我要准备课件和教案了,新学期已经慢慢爬过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