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G大厨  

2017-01-28 20:02:53|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好初一中午家族大聚会,在我娘家,我就得时刻准备着。其实今年缺席人员最多,三叔身体原因,不能来,四叔和我妹夫值班,二少爷没回来,小弟还在西北。三个弟媳和三妹夫全都缺席。第三辈儿只有李小笨和三妹的孩子到场。等到中午11点,妹妹电话来,我马上动身。
进门就投入战斗,原说好我给五婶打下手,主厨是老公主(五婶),谁知妹妹改了主意:“还是咱俩来吧,老公主事儿太多,跟着她干活,老挑毛病。”那么我就临阵提拔,升为主厨。不一会儿,五叔五婶进门,后边跟着老妹妹夫妇。别说,几年不见,老妹夫瘦身很多,原来的大肚皮没影了。老妹说人家天天跑步,减肥30斤呐。
五叔里外转来转去,终于忍不住了:“你真没白辛苦啊,乌日塔真好,小伙儿真帅,还稳当。你有功啊,这孩子真出息。”五叔不喝酒时话很少。我笑:“个人前程自己奔,我管不了那么多。”五婶接过来:“别让你儿子那么早处对象,毕了业,工作有了方向,好姑娘多了去了。是不是成天催人家了?”我又笑:“俺妈马上80了,寻思叫他早点结婚,让老太太见见重外孙。”五婶嗤之以鼻:“生了孩子姓乌,跟老G家有啥关系?操那份心干啥?”来不来又把我当成“外姓人”了,无所谓啦。
老妹妹凑过来:“乌日塔怎么老不去俺家?地铁直达,多方便啊。他老姨夫叨咕好几次了,非叫我去接他不可。”我苦着脸:“你外甥有多懒你不知道啊?说了,去老姨家来回要两个多小时,耽误工夫。关键他是个吃货,不用去你那儿,照样吃得挺好。”老妹上下打量我:“哎呀大姐,你这身条怎么长得哈,我得赶紧减肥了。”我洋洋自得:“俺也赶脚俺是比较标准滴,没办法,到了一百就静止不动。。。”老妹满脸羡慕:“问题是你岁数在这儿呐,没像别人那么一堆肉。。。”我说:“能不能不提岁数?光看背影,咱俩谁年轻还说不上呐。”老妹妹咯咯乐:“二姐,这人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妹妹翻着眼皮:“能不能不讨论这个问题?考虑过胖子的感受吗?”姐仨嘎嘎乐。我比老妹妹大十六岁,现在看,全家最瘦是三妹妹,然后我,然后老妹妹。
弟弟进来了,老妹妹凑过去:“哥呀,你瘦了,肚子小了,可是脸更大了。。。”我和妹偷着乐:“看他老姨多会说话,把她哥拍晕乎了都。”果然弟弟不知如何作答。然后三婶、四婶、堂叔陆续进门。我这边就开始刀勺齐响,妹妹主要给我找东西,案板上的事还得我自己来。说实话,妈家的炉灶我很不适应,火太快,锅有点薄,好半天才顺过劲来。其实也没多复杂,老头们现在牙都不太结实,炒菜就不能讲究火候和色相了,味道够了就差不多。妈家厨房太小了,只能容下两个人转悠,这种时候就觉很尴尬。四婶、五婶几次想进来,被我们盛情请出去了。
凉菜的时候,五婶看不顺眼,要亲自动手。那更好了,味道酸了淡了的,掌握不好就赚数落,我还懒得弄呐。
十二点半全部齐活,那边开始动筷子,妹妹去照顾老妈吃饭,我这边就拾掇厨房。三婶过来:“R呀,还是年轻好啊,干活真利索。要是我,早弄得满地水。”我乐:“在自己家我也是造得满地水。在这儿不敢祸祸了,有点水我自己就遭罪了。”都知道,炒菜简单,打扫战场麻烦,要是都留给妹妹,她啥时候能干完?
等我上桌,笨笨都吃完了。喝了点俄罗斯啤酒,别人都说好喝,我倒觉得没我做的酒好,一股子麦芽味儿。三妹好酒量,老妹一般,我和妹妹都属于滴酒不沾那种人,喝不出好赖来。只是闷头吃,听她们唠,我没话。三妹给婶子、姐姐们敬酒,老妹捡到话把儿了:“二姐呀,咱喝了半天没想起来整这出儿,明摆着咱是家庭妇女呗。你看人家,一看就是场面人儿。。。”妹妹低头笑:“没事儿,老大不也没张罗么?谁知道他三姨会来这手儿。”婶子们就笑:“你们姊妹四个今天终于聚齐了,太不容易了。”是,老妹和我妹现在都是标准的家庭妇女,不上班,三妹在社区,有一搭没一搭地上班,只剩我是个上班族。她们就谈论我的奔波:“太不容易了,成天天不亮就走。别再往上弄了,那么累干啥?”我说:“我现在是专技七级,顶多混到专技五,没别的想法。退休还得几年,到时候再看吧,也许申请提前退。”
大家称赞妹妹的面花,偏食的小外甥居然吃了一整个“葫芦”。老妹妹就缠着她二姐:“姐呀,咱俩加微信,我得学。俺妈说了,看你二姐手多巧啊,不能去学学呀?”哎哟,难得80后有这雅兴哈,看来老妹要当传统型“主妇”了。我逗她:“你二姐,有名的G大厨儿啊。”三妹也着急了:“俺妈成天说我,看喃二姐,多能干,人家从来也没说声累。喃们可倒好,干点活就吵吵。”一个年代一种风格,三妹是70后,跟我们能一样么?
唠了一会儿我就支撑不住了,困得前仰后合,昨夜睡得太晚,跑李笨那屋假寐去了。一点半,女桌结束,我开始收拾家什,一通洗涮。老妹拱进厨房:“大姐,你不用给乌日塔攒钱,博士毕业,两套房、三套房的姑娘有的是,还用你管啊?”我撇着嘴:“拉倒吧,在北京,博士一摸一大把,算个屁呀。我不帮他怎办?”说完一吐舌头,老妹夫就在里屋,叫人家听见多不好,毕竟跟老妹夫不熟。说实在话,这些女婿里,除了乌二爹,就属老女婿稳当,人家多一句不说,有眼力见儿,一看就是心眼多那种人。另外两个就不用说了,二女婿太勤快,腿勤嘴也勤,话多。三女婿太懒,话不算太多,腿也不太勤,叫他干点活经常充耳不闻。
收拾完我又跑李笨屋子歇着去了,迷迷糊糊。妹夫回来了,这是个酒漏子,平时不让他喝酒,今天逮着机会了,再掀高潮。过一会儿三叔也过来了,他在家吃过饭,过来跟老哥们亲近。这里除了俺老妈,堂叔最大,我们叫他二叔,一直跟这边的哥们亲,年年都要过来聚会。吃饭的时候,我偷偷跟三妹嘀咕:“你看二叔,嚼东西的时候就露馅了,嘴瘪着,多像老太太。”二叔身体不好,今年有七十了。五叔也比以前瘦,他们都老了。就听那屋在逗我老妈:“大嫂,二女婿不听话你怎办?”不知老娘说了句什么,大家哈哈哈。五叔说:“我现在给你个盘子,你砸他呀?”不知老娘又说了句什么,大家又哈哈哈:“啊,不是舍不得女婿,是舍不得盘子呀!”
老妹夫妇回婆家去了,我出去坐在婶子们身边。三婶说:“你妈真是个劲儿,摔伤到现在有十年了吧?一点不糊涂。多亏小李子呀。”另外两个婶子也感慨:“大嫂福人儿啊,摊上个好女婿。小李子这样的女婿难找,比自己亲生的都强。”就听地炕上叔叔们又在逗俺老妈。五叔:“哦,李笨说那些毛病都是你遗传的,你怎么不问问他两个外孙子学习好是谁遗传的?反正俺们老G家没有喃们老于家那份脑瓜儿。”转脸问李笨他爹:“喃丈母娘的字儿你看见了吗?哎呀,好字体,一般人写不出来。喃丈母娘可是老书底子,这岁数的人可不多。”老李直点头:“见过见过,但是现在可写不出来了。”老娘一脸茫然,左看右看,好像不知道在说她。最后三叔总结:“大嫂,老G家得感谢你呀,三个孩子都懂事,不用你操心,你现在最幸福。”老娘还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捂着嘴乐:“俺老娘一直就是这么低调。”
四点,男桌撤下,我继续清洗,所有家什全部归位,这样妹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一直唠到五点,叔叔婶子弟弟妹子们告辞。送走他们,我和妹长出一口气:“今年聚餐仪式顺利完成,挺成功。”
期待来年。一切都好,亲人们事事顺!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