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除 夕  

2017-01-28 01:43:4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七点,一推门就见旁边婶子在贴对联:“R呀,我还剩个福字,给你呀?”除夕有人送“福”,好口彩,当然要了。其实就是窗花。我这是回老房子贴春联,感情上总觉得那边才是自己的根据地。每年的春联都是别人送的,什么陶艺家、工商银行、六桂福。。。统统来者不拒,有啥贴啥。妹妹皱眉:“你怎么那么贪小便宜?你给人家做广告啊?”我撇嘴:“真没数。你得看它的民俗本质,这是人家送的祝福,哪副对联不全是好词儿?你管他广不广告呢?”是,春节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好“口彩”,有这个就行呗,关键是这个“送”。
今年等到腊月二十八了,还没动静。跑娘家打探,妹说今年没人“送”,那就只好上街“接”了。刚转过街角,鼎安银行在那儿“送”,俺就接着了,又去市场“请”了两副。回娘家,妹夫看着直乐:“前天有人送来了,你妹子不让我告诉你。”这扯不扯。所以这回这边贴“鼎安银行”,老房子和娘家贴我自己“请”回来的。
在老房子磨叽好长时间,老邻居黄土坎先生给了好多窗花,必须都贴出去,我屋窗子,乌二窗子都贴上。乌二床上扔了两只橙子(成么),我床上放了两只桔子(吉啊)。再回来都11点多了。收拾洗菜,炖牛肉,准备晚餐和夜里的饺子馅。
下午三点,拎着自己做的好大一桶米酒,背着一口袋菜回娘家了。年夜饭没那么复杂,多数提前都做差不多了。大活儿就是蒸鱼和海螺白菜。忽悠妹夫喝我的酒,妹夫评价:“姐,你这回的酒没什么劲儿啊。很好喝,清淡,爽口,就是不辣。”废话,这又不是二锅头,要什么辣?妹妹也想照量一下,我给劝住了:“有点数儿吧,这酒后劲太大,喝完怎么包饺子?”反正我是一口没碰,不敢。
六点,吃完饭我跑回自家来。讨厌春晚,很多年了,闹哄哄滴烦人,不如回家小睡一会。
十点,背上明天聚餐的青菜又回去,姐俩包饺子。唠起身边的人和事,很感慨。我那个二弟啊,真叫人不省心。妹很严肃:“告诉你哈,千万不能给三叔送钱,现在不是怎么能让他收下的事,而是应不应该给。昨天三妹来过,说了,现在三婶不管钱了,三叔说了算。可是三叔也变了,二少爷要多少给多少,纯粹是无底洞。三妹说:你再可怜老头儿也不能直接给钱,转手就嘀咕出去了。有那个心就给老两口东西,他们吃了用了总比填合不要脸的二少爷强。”原来是这样,我该怎办呢?
没有一个人看春晚,老娘坐在炕头翻弄一个破本子,妹说那是以前别人赶礼的记录。搞不懂老太翻看那玩意干啥。妹很诡秘:“变天账!现在她就认钱,今天她儿子回来给她个红包,这回累着了,护得紧紧滴,生怕狗女婿给拿走。人老了,什么都不认,就认钱。”我哈哈笑。
11点半,老李家爷俩在我们的三催六请下,终于下楼放炮竹去了。这一晚上,这爷俩各抱电脑和手机,一个打游戏,一个玩麻将,哪有心思去放鞭?年味越来越淡,自从有了春晚,除夕就渐渐失了该有的东西,直到现在的电脑和手机,每一项都对年俗形成巨大冲击。
12点半,吃完年夜饺子,回到自己家。
鸡年来了,愿所有人这一年里事事和顺,时时吉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