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G老三的烦恼  

2017-01-26 12:42:1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大早G老二就电话骚扰我:“老三(我弟)来电话了,让我别告诉王老大他(老三)什么时间回来,懒得见他。。。”我哼了一声:“就你们这份人,长了一脸磨不开的肉,直接把王老大加黑名单就完了,客气啥?”
王老大是我爸表哥的儿子,远房表哥。他们哥们怎么说呢?太折磨人了,懒得说。这回是王老大要给老三送礼,老三说在东港,没工夫回家。王老大说送到家里,老三说媳妇值班,家里没人。王老大更能整:“我送到大婶家(我妈家)。”妹问王老大来了她该怎么办。我说来了就接着,大过年的不好退回去,过了年儿加倍奉还。妹说老三特恼火,直说:“破裤子缠腿,抖搂不掉了。”
王老大是为儿子工作的事,前两年老三不是给孩子找了家私企么,老三还特意嘱咐那孩子:“看见老师傅拎着扳子出去就赶紧跟上,能学不少东西。技术到手就好办了。”这话说得多明白?你倒是听话呀,偏不,专爱夹个包跟在人家身后“人五人六儿”地装,出个现场处理个纠纷什么的,那有什么用?你能学到啥?
偏赶上王老大夫妻不明白事儿,非要让我弟给那孩子安排个“坐办公室”的工作不可:“咱都自家人,也不打马虎眼,你侄儿那个文凭是花钱买来的,自家人知道就行了。。。”啥?这不明着坑老三么?虽说那是家私企,但是排面儿也不小,现在水涨船高,人家也很注重学历。你弄个假学历糊弄,老三怎么办?都是朋友关系,这叫什么事?那孩子十几年前考了个二本,计算机,但大三时候十多门功课不及格,被劝退了。表嫂还说呐:“你侄儿这岁数,怎么也得到办公室管点事儿吧?”是,三十六七了,连老婆还没找下呐。办公室“管点事儿”,那就剩办公室主任了,呵呵。
老三说:“不是不想帮他,问题是他什么都拿不起来,还特别懒,就算去办公室,他能干啥?成天就想管人儿,不想干活儿,我怎么办?”说到底,老三也是个打工仔,他有多大能量?愁人。去年,那孩子主管领导儿子结婚,老三特意嘱咐:“你得随点礼,这时候不表现啥时候表现?”结果人家就随了二百。老三说:“我离开那个公司这么多年了,不为他,我跟那些人扯什么?”最后去年夏天那孩子还是被打发回家了,那么懒,谁愿意要?大嫂还说呐:“俺们都随礼了,怎么还给打发了?”你怎么不问问你儿子都干了啥?没办法,这家人就这么处事。
王老大夫妻就这么做人,孩子能明白到哪去?只要有点事,王老大肯定找我妹夫老李:“小李呀,给你侄儿送盒烟去。”(妹夫帮王老大找了这份工作,在妹夫单位打工)上班时间,老李同志颠颠儿去给个晚辈送盒十块钱的烟。我很气愤,跟妹嚷嚷:“你们还要不要点尊严了?一个远房姑父上班时间给个晚辈送烟,像话么?他爹妈愿意给儿子当儿子当孙子是他们自己愿意,你们怎么也跟着当?有病啊?”妹支支吾吾:“老李犯贱呗。”要不就是:“小李呀,你嫂子要双鞋垫,你跑一趟。。。”老李颠颠儿又去了,这不有病么?这种事多了,买药,买导线。。。
上周王老大爹家电视机坏了,半夜电话找王老大,王老大又找老李,老李跑维修点联系妥。师傅把电视搬回家修,送回去,王大姐(一辈子未婚)不干了,非说人家把他家零件换了,又半夜电话找王老大。王老大当然找老李了,结果是师傅把巴掌大的后盖忘了按了。这就不行了,非要人家给赔,老李很烦恼。我开玩笑说:“你们给买台新的吧,不然怎办?谁叫你们愿意管闲事呢?他自己不会去找个维修点吗?”一个看了八年的电视,谁要你零件?
妹一家三口在家谈论:要是他大姨(也就是我)碰上这情况会怎办?妹夫说:“他大姨肯定就不修了,拖一天算一天。”妹说:“修什么修?他大姨能马上找个收废品的来:你搬走,爱怎办怎办,不要我钱就行。”笨外甥一语道破:“俺大姨根本就不看电视,她连电视都不会买。”还是俺外甥了解我,到这边住两年了,确实没买电视。最后落到一个问题:同是老单身,差距咋就这么大涅?我说王大姐成天捂囊在家里,除了厨房就是厕所,能琢磨啥?妹夫恨恨地:“这老大闺宁就是歪歪,该结婚不结婚,性格古怪,变态!”王大姐估计是不可能结婚了,六十多了。
我是吃尽苦头的,王老二(王老大的弟弟呗),我最讨厌的人,这么多年了,一提起来还恨意十足。折磨我十来年,直到2012年夏把我逼得实在没办法,放到黑名单了,总算消停了。就是这么不要脸,懒得说。所以今天我态度很明确:“你们哈,最终肯定得罪他,怎么弄都是这结果,因为你们不可能达到他满意,你没那个能力啊。与其这样,不如学我,直截了当,要得罪就趁早,老是支支吾吾,自己活受罪。他是没底线的,直到榨干你最后一点血,他还是不满意。”妹问:“要是来了,我怎么说?”我说:“告诉他老三调走了,人走茶凉,别的不多说。”
其实那孩子的舅舅在某重要部门,好像是个处级,他们怎么不找孩子舅?说白了,都看明白了,一块懒肉,要啥没啥,还专想“装”,谁敢招惹?
老三的烦恼还在于王老大找他装修,老三说了:“从东港找人比在市内更贵,起码交通费怎么算?”那也不行,就认准你了。无非是想省几个,问题是现在装修价格都下来了,值不值啊?又告诉老三:“你拉上你二大爷(王老大他爹)去新区我新房子看看。”老三说:“你打个车不就完了?我太忙啊。”回:“没事儿,俺们等着,不着急。”我说老三:“你直接给他一百块钱,算是给老头打车了。”
他们哥俩口径一致:“谁叫你是孩子他叔叔(姑姑)了?你侄儿的事你就得管。不找你找谁?”就这无赖逻辑,你有啥招儿?我们不是不帮,前年他小妹妹的女儿重病,那女孩长这么大,我连面儿都没见过呐,给掏了四千,妹妹叔叔他们也都没少拿。出院以后我想再给拿点儿,妹妹说什么都不让:“你这么干,让其他亲戚怎么办?咱叔他们你都想过么?你也得替别人想想啊。”也对,日子还长着呐,慢慢来呗。真有困难,二姓旁人都不可能看着不管,何况亲戚?但是做人得有原则吧,这种懒虫也能惯着他么?越惯越毛病,最后干脆就成了耍戏人了,比如让老李去送烟,干什么这是?
今天妹夫很不高兴:“别提他,大过年的,一提他我堵得慌。”亲戚到这一步了,真没啥意思。妈妈这边大表姐的孙女一直在弟弟那里上班,老三说:“她又不懒,不给我惹事,干嘛不管?我也是她舅爷,是亲三分向,怎么说也有骨血么。”谁都不是屋笆开门,都有个三亲六故,帮个忙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这种“涸泽而渔”,甚至耍无赖地对亲情破坏式开发,着实讨厌。
他们家就那样儿,王老大他爹,我那个二大爷,我着实不待见,老没个老样儿,一辈子说话没分寸,哪句烦人说哪句,不分地点场合,好几件事弄得我们家人很恼火,婶子们加上我都烦他。懒得说。
老三的烦恼是自找,谁叫他拉不下脸呢?我很得意:“怎么样?从我把王老二加了黑名单,再不骚扰我了吧?你们得跟我学。”其实我心里也是满腹的无奈。
开心过年,不去想他们的事。
一切都好,万事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