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01月24日  

2017-01-24 18:55:58|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跟弟弟约好,今天他帮我把几只旧椅子送回老房子。
上了车,弟弟就嘀咕:“刚才老二跟我好顿扒扯,说你变态,专门弄些没用的。我看也是,破玩意该扔不扔,烦不烦人?”我噌一下子眼睛就立楞起来:“啥呀?穿衣戴帽各有所好,又没祸祸喃们,净管闲事。”弟弟不服:“你要那些破椅子干啥?”   “养花呀。”   “不能打个花架吗?”   “椅子灵活呀,干啥都能用。”   “算了,不稀跟你说了。反正俺家要是堆那些破玩意,我非急眼不可。” 我得意洋洋:“俺家我说了算,怎么滴吧?”弟弟不语。
一路上,弟弟的电话没断,报修的、反映情况的、投诉的。。。一波接一波。弟弟叹气:“我就这么一天休息,也不让我消停。”我说那挺好啊,说明一切都很顺啊。弟弟哼了一声:“总部要调我去某某城市,分部一把,正闹心呐。”是,几乎年年都吵吵调他走,去山东、山西、内蒙建分公司,每回都以各种借口推脱。弟弟想法很明确,自己就是个搞技术的,当一把要应对的事情自己不擅长,干嘛操那份闲心?这也是我们家人的共同性格,不喜欢抛头露脸,只愿意默默做点有效、实际的事情,挣口饭钱就得,没更多想法。我说:“继续推呀,本来孩子就小么,老丈母娘还有病,老妈需要人伺候。。。”弟弟又哼:“这回不好使了,盯住我不放了。反正那边也确实派不出人来。”弟弟当然不愿意走,这边基础打得这么好,又要去新地方重新开始,谁愿意?
我伸出手跟他显摆:“我又做酒了,看我手,跟老锉似的。”弟弟斜楞眼睛乜了一下:“哎呀,还好意思说呐,烧锅炉的也没长出你这份手。真有出息。”哎,这小子怎么敢藐视我了?以前他是怕我的呀,哼!我又提到昨晚的烟,弟弟撇着嘴:“别拿笑脸儿当爱情啦,人那就是做广告,什么奖品?全是套路。”我说:“你抽过那么多种烟,为什么不收藏点烟盒?”弟摇头:“没兴趣。”我叨咕:“你们哈,就是一群有学历没文化的老粗。”弟弟倒是毫不掩饰:“是啊,本来就是啊。去年我们装修办公室,俺们一把好几年前花六千买的画,不小心撕了个口子,干脆咔咔扯了,全撕了。”我顿足捶胸:“作呀,你们。。。口子是可以修复的,一点不留痕迹。你们。。。”弟弟满不在乎:“昂,当时那画家还有点名气呐,忘了叫什么名儿了。还有呐,书法家的字,获过奖的书法家,压在我柜子里,拿东西扯烂了,还没来及扔。。。”我打着咳声:“无语了。你们高兴就好。”弟弟笑:“跟不懂艺术的人谈艺术,你想什么了?”是,我“自作多情”了。所以,真该给理工科学生开点人文学科课程,否则真是个麻烦。
弟弟帮我把椅子送到楼上,一推门,迎面就是那些老箱子。前段时间跟他说过,新房子装修一定给老箱子们留个位置,当时他说什么都不同意。现在见了老箱子,又咂嘴:“啧啧,就这堆老东西你还要拿走啊?昂,那么新的房子放一堆破烂,你怎么想的?你看看谁这么干了?”我不惜瞅他:“专门打个榻榻米,放到里边,谁都看不见。”  弟弟:“哪有那么高的榻榻米?”我理直气壮:“干嘛非要看别人?我想多高就多高。”这回轮到他无语了:“变态!一点不假,就知道任性。”
弟弟走了,我喂了麻雀就赶去市场买菜。真是过年的价格呀,青菜一路牛市。买了一大堆,年前主要工作告一段落。
回来大睡,然后大清洗。哎,为啥年前非要清洗一遍呢?挨样都要洗到,谁立下的规矩?洗衣机嗡嗡了一下午,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洗窗帘和厨具。
然后上网,撒目个榨汁机呀,还有草莓没处理呐。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