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湍流”不再来  

2017-01-12 15:20:01|  分类: 写给亲爱的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看了你更新的相册,什么都没说,没有特殊原因。写此文为今中午重温了那篇《湍流卷不走的先生》,去年此时读过,而今得知主人公李佩先生于今晨离世,即将满100岁。
物理界有“湍流”,变幻莫测,令人难以把握,至今没有人能对其推导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式定理,它根本就无规律可循,成为世界公认的几大难题之一。科学家很无奈,只能做点外围工作,比如对达格朗日定理进行拓展,从我这科盲的角度看,小捅咕而已。比如,每一次航天器升空的瞬间,你知道气流每时每刻是怎么旋的呀?加上风的作用,那么多的点你都能算出来吗?做梦去吧。你能算出来的只是火箭和发动机,其他的你算个试试来?同样的还有洋流、风暴、气团等等诸如此类。所以说,湍流是个不讲理的家伙,目前看,所谓对它的“点”的预测和计算只是相对时间和空间段的模拟,你永远追不上它,它在牵着人的鼻子走。
湍流无法把握,但也不是脱缰野马,人类的聪明在于给它一个阈值,只要在这个范围内,航天器、船舶甚至油管、发动机、水龙头都能适应它。这里,人类做了妥协,不跟它铁定地较真到底了,大不了把自己的材料弄得更完美一些么。
之所以对“湍流”有点蜻蜓点水的科普认识,是为了那个原因,不说也罢。以上所言也是一个科盲的胡乱理解,肯定有重大错误。
我想说的是,人生就像一架航天器,波折(包括好的和坏的)都属于“湍流”,我们不知它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和力道出现,所以只能被动应对,就像航天器离地的瞬间,每一次都是“新感觉”。但是我们可以像科学家那样给它设个阈值,在什么什么样的范围内我们把它化解掉,我想这个范围应该就是时间的跨度。
从另一个角度讲,“湍流”也指我们的情绪,外界的“湍流”无可预估,我们的情绪有时候也无法把握,比如不经意中的睹物思人,或者别人的某句话等等。我想这个阈值就好掌控了,对一切引起情绪波动的“点”屏蔽掉不就完了?
建议你也读下那篇文章,我很敬佩李佩先生,她是一架很好的航天器(郭永怀先生是我国最早开设了“湍流”课程的了不起的力学家),那么多那么复杂的“湍流”,她都走出来,并且走得云淡风轻。从这个角度讲,她是比任何科学家都不逊色的“流体力学家”。我最欣赏她那种宁静,经历那么多东西后内心深处的宁静。希望我们老的时候能像她那样,深沉地宁静了,“湍流”不再来。就像她晚年,深沉地陷进她的老沙发里,沉于回忆,湍流不再来。
湍流不再来,外界的随他去,以不变应万变。自己的情绪么,打个比方吧,每一次情绪波动就像海潮,潮起是因为爱(太爱自己或者太爱别人),潮落是因为爱不动了。那么好吧,咱不爱了,让自己的内心成为一架航天器,离地,远远地看自己。那篇文字我细细地读每一个字,体会李佩先生当时的感受,感同身受了,就从中学到东西了。
湍流不再来,说到底,外在的“湍流”好对付,内心的湍流难抵御,一切在于自己能不能有压住潮头的能力,就看对自己是不是足够“狠”。所以呐,强化自身的材料吧,增强韧性与弹性,在湍流中振动甚至翻滚,然后自我减震,保持平衡与稳定,最终走出旋涡。李佩活到近百岁,她的韧劲让人佩服,就像一泓水,风吹雨打都接得住,并慢慢化解掉。
让我们也做那泓水吧,静默地接受,慢慢地化解,最终能脱离“地平面”看自己。
湍流不再来!“湍流”不再来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这篇不仅是写给你,也写给我自己“湍流”不再来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