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6-10-07 22:00:48|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号开始忙了,去小镇啊。还不忘跑到早市买点八甲子鱼晒上。所谓“晒”,无非是简单用盐“煞”一下,晾晾干,头天晒,第二天收。这一弄,加上逛街,来回差不多用一天。

5号继续,上完课又是东跑西颠,乌二晚上回来,格外准备了一些东西,但主要工作还是洗鱼晒鱼。老房子真是个晒东西的好地方,顶楼,没苍蝇蚊子,光线也足。路过一家瓷器店,眼神又直了,你说现在的瓷器怎么那么好看,稀奇古怪的造型,或浓或淡的色彩,真漂亮。买了个瓷罐,不知道是干啥用的,就觉得好看。这一整天脚打后脑勺,累迷糊了。
傍晚,胖小子乌二进门了,二姨先喊:“哎呀,瘦了不少啊。”我仔细瞅:“屁,还是撅着肚子。”二姨也是胖子,自然对外甥是越看越顺眼:“虽然俺外甥有点壮实,但是人家胖得匀称啊,不像某些人,吃多少好东西都白吃。”这是说俺外甥李笨呐,这家里,首瘦笨,其次是大姨,俺娘俩比较受排挤。我继续翻白眼:“屁!”俺外甥出去聚会了,我很是人单势孤。
因为李笨在家,乌二跟我回小筒子住,少不得给他搬床铺被翻腾换洗衣服,一阵忙乱。娘俩唠嗑,没一会儿我就困了,着急关灯。少爷则津津有味儿地玩手机,直埋怨:“那么早就睡?你真成老太太了。昂,我平时都10:30回宿舍。”我很生气:“平时你妈上班的时候你还没起床呐,咱俩有可比性么?”

6号早上不到五点半又醒了,强忍到六点才起来折腾:“看,这是张阿姨给的蝴蝶梅,又扦插了两棵。臭海棠换了盆就抽抽儿,不过这两天像缓过来了。。。”少爷烦得被子包上脑袋,那不行,不信你就那么抗闹。最后少爷实在忍不住了:“哎呀,你越来越像我姥了,自己睡不着还不许别人睡。。。”我龇牙乐,想起当年母亲确实这样闹过我,我也确实像乌二样地烦躁。
不过我不是睡不着,是着急去早市,给少爷买吃的呀。七点,我又跑到机电早市,买一堆。
拎着东西刚到老房子院里,一楼小卖店店主在他的花池子前边徘徊。我可逮着机会了:“哎呀,昨天就琢磨你家的紫色三叶草,真好看,给我一棵呗。”店主笑了:“别说一棵,想要几棵随便挖。”然后他又拨开草丛:“这个、这个你都挖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嫌乎就行。”好像是凤梨花,说不准。我乐得巴掌拍不到一起了,点头哈腰地感谢。他又在角落里扒拉出一棵:“这是棵兰,开花可香了,是个好东西,你也挖走吧。”我不好意思:“哪好要你这么多?”他很骄傲:“俺家的花多了去了,你不要我也给别人了。”那就“财黑”了:“马上下来挖哈。哎妈呀,天上掉馅饼了。”又跟他唠半天花草。这人姓什么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是老邻居,以前他在路口开卖店,兼卖烤苞米,有次带乌二游泳回来,让他自己去买苞米,这店主真讲究,给了两穗:“拿回去吃吧小子,好好学习哈。”乌二美滋滋地回来了:“大大叫我小子。”乌二当时可能以为“小子”是大小伙子才有的名号吧。我认识的邻居有的说这店主“彪”,有的却说他“滑头”,真实情况怎么样就不清楚了。
小笨返校了,乌二又要求回姥姥家住:“早上我可不想那么早起床。”妹很得意:“听说你现在跟老娘一模一样了?早上不让人睡觉,絮絮叨叨。乌同学已经忍无可忍了。”回头冲着乌二:“乌日塔,别怪我没提醒你,将来结了婚,如果不是你妈强烈要求上你家住,最好不要主动邀请。我敢打赌,不出一个月,你家就变成花房子了,时不常地再给花草喂点肥,那可全都是有机肥啊,那你家可就热闹了。”乌二乐得前仰后合。我很气愤:“不会养花瞎说什么呢?那叫薄肥勤施,根本就没味道。”妹撇着嘴:“听见没?还薄肥勤施,一礼拜一次。乌日塔,你就等着媳妇收拾你吧,你姥那套你妈全继承了。养花不要紧,问题是她太执着,受不了啊。”乌二则慢悠悠来一句:“到时候培养丈母娘也养花,叫她俩一起养,媳妇就没意见了。”妹伸出大拇指:“外甥,真高!”

7号一早又跑到这边早市乱窜,这边可比老房子那边的早市差多了。这次乌二提出要吃海鲜,还是那些东西呗。顺脚去花店门口转悠,果然看见那种兰了,店主说叫“墨兰”,一盆大概十来棵,要价150呐,哈,要是我这棵移植成功,那真捡了个大便宜。又买了一棵芙蓉牡丹,不过叶片为什么是圆的呢?等开了花再看吧。
买了点十甲红,挑蟹子,有个老太非跟着我,我捡啥她捡啥,其实我也不懂。没得瑟一会儿,手被蟹钳子叨了,整拽下一块皮,呼呼冒血。进门儿就喊老娘:“妈妈,看,我的爪爪儿,残了。”老娘歪着嘴乐。妹说:“那不叫残了,是馋了。你们这些残忍的人类,活活地残害生灵。”不过,蟹子煮出来,她也吃挺欢:“还是这种味道好,跟梭子蟹不一样。”
这次回来,乌二掉进海鲜阵了,这通吃啊。晚上告诉我:“真吃不动了,现在看见什么都不想吃。”等到妹把酸菜馅饺子端上桌,人家又掂起筷子:“哎呀,不给二姨面子也不好哈,勉强吃几个吧。”最后是我把他赶下桌的。妹又埋怨我:“谁让你买那么多?突击这么吃,哪个不吃顶了?”我有啥办法?他只在家呆两天,不突击咋整?
吃过饭,乌二会同学散步去了,我也赶紧回来,家里还一堆活儿呐。放假这几天,我这手可遭了罪了,不是舞弄鱼,就是摆弄花草,皮肤变得毛毛糙糙,跟卖菜的农妇差不多了。乌二今天从三叔家回来讲:“我三姥表扬你呐,说你穿衣打扮挺讲究。”我哼了一声:“你三姥今天是没看见我,要是见了,准得说我是卖鸡蛋老太太。”是,今天披着老娘以前的衣服就出门了。没办法,太冷了,寒气透骨啊,裹了件衣服就跑了,哪来那么多讲究?
今天下雨了,我晒那些鱼啊。。。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