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09月24日  

2016-09-24 18:27:45|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给乌二鼓捣被卧,5号就回来啦。昨天到了深圳,明天该有个发言。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在国际学术会议上露面,我希望他有出色表现,他却不以为然:“没什么大不了,犯不着那么紧张。” 唉,儿大不由娘,我选择闭嘴,心里默默祝福他。
傍中午像只唐老鸭似的拽呀拽地出门了,先去买裤子,她们天天发图片勾引,叫人怎么能抵抗得住呢?这回知道了,“金童王”比较适合我,以后不必为穿“童装”而自卑了。
饿了,一饿就没力气,多走一步都艰辛。心想:就凭我这么资深的“亚金王老六”,还用回家做饭么?在哪不能吃一口?遂进了经常去的那家店,还是老样子,炒面+月牙骨头。说实话,不好吃,根本就不是肉食动物,这么吃真不对胃口。
然后晃到“老闫棉布”去了,给老娘褥单。又喜欢上人家的小花布了,摸来摸去,却不知能用来做什么。正看着,进来俩老太,七十多吧,跟我搭个话:“给小孩子做衣服么?”我胡乱应着“嗯嗯”。她们就拽着一块极其土气的花布怂恿:“买这个,给孩子做个连襟倒儿。。。”我苦着脸:“不会呀。”其中那个圆脸老太就靠过来,在案子上用手指画图:“先做小裤儿,后加坎肩儿。坎肩儿在后边系扣儿,能护住小肚儿。我告诉你个加扣眼儿的办法哈,不用开剪子,不用锁扣眼儿。。。”我瞅着她:“你是说加滚边儿?”她点头:“对,隔一寸留个扣眼儿。要是怕扣眼儿漏风呢。。。”我接上:“加个贴襟儿。”她一拍巴掌:“对喽,真是一点就透。看样儿你会做呀。”我摇头:“真没做过。”她说:“没见过喃妈做吗?”我笑:“年轻时候谁学那个呀?”
正唠着,踩缝纫机那女人坐不住了:“来来,快教教我。”这时旁边的瘦脸老太也不甘示弱了,负责给缝纫机讲解,但是缝纫机就是听不懂,我又过去给她讲:“两个大婶用的全是术语,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在同一面衣襟镶牙子留扣眼儿,下面再加个舌头。”圆脸老太有点不满意,冲着缝纫机:“你看,你会干活儿还听不懂,人家不会干的倒听明白了。”我摇头:“她干活只做被套枕套,跑直线儿,做衣服的关键是剪裁,她听不懂很正常。”
老太继续给我画图:“小孩衣服前边领子要挖得大,深一点,后边浅,这样穿着舒服。尽量肥一点,腰那块儿加嗓,因为小孩的小肚儿都是鼓的。。。”真是膜拜啊,我连连称谢:“大婶儿,你太厉害了,看来我得拜师傅了。”老太很牛的样子:“光跟你白话了,俺得回家干活了。”临走还不忘指着那块土得掉渣儿的花布:“就买这块儿哈,好看。”她们走半天才想起来,怎么没留个电话呢?以后找她学东西啊。这年头会这手艺的不多了,我妈做小孩衣服水平一般,关键是她现在讲不出来。婆婆做得绝佳,可惜婆婆走了,当年怎么就没想到自己也要当婆婆呢?一点都没学。
缝纫机就问:“你儿子多大?有孙子啦?”我笑:“扯淡呐,我是想买块花布给妹妹做布艺。”就谈到孩子。她女儿原是火箭班班长,后来考进央财,硕士毕业进了央企,找了对象北航学霸。“我对姑爷没啥挑的,就是年龄不满意,比我闺女小半岁,我希望能大个三四岁。”我一拍巴掌:“你怎么说的呢?我也是这个烦恼,希望儿子找个小三四岁的。咱俩情况差不多,哪都挑不出毛病,可是一想到年龄,心里就不熨帖。”俩人一起哈哈笑:“你说这都怎么了?当妈的是不是都犯贱?人家不用咱操心咱还不领情,非挑点毛病不可,找人家膈应。”我打着哈哈:“反正我老观念重,女大男小,总觉得不是回事。”她点头:“太对了,咱俩怎么那么合拍呢?你经常来坐坐哈,就愿意跟你唠嗑,你说话对我胃口。”我也笑。
又去双汇冷鲜肉,换了店主,跟新店主又唠一气,他告诉我双汇的生产流程,解开了我多年对双汇腰条肉的困惑,他说是因为双汇猪生长周期的问题,导致双汇的腰条总是肥瘦很均匀。此前我一直怀疑双汇养猪用了特殊药物使然。他说一个车间每天至少检查出十几头不能宰杀的生猪,每年政府在这方面的补贴就要上亿。但愿他说的都是真话。
回来,跟妹说起小花布,妹有点神往:“土有土的效果,有人单喜欢土得掉渣儿那种,这东西关键是配色。”妹要用它做工艺枕头。我又起身,在老闫棉布各色花布又买了几米,其中就有那块土得掉渣。妹说:“想学连襟倒儿啊?我这儿有书。”我摇头:“才不学呐。一辈不管一辈的事,我怎么那么犯贱?”妹说:“只怕人家不稀穿吧,现在小孩子衣服啥样儿的没有?你做那玩意拿得出手么?”哼,我还不稀给做呐,能求动我干活儿的人有几个?
回到自己家刚坐下,南方某先生留言:“认识某某主编么?”我掂量了一会儿:“知道,见过,但不熟。一起吃过饭,但人家不见得记得我。”回:“不仅记得你,还非常了解你。我们在武汉见面了。”我:“总觉得人家那么大名气,我轻易不敢说认识人家。”回:“我们一见如故,因为都认识你么。”哦,这回放心了:“人家是搞纯文学的,我弄小小说,小小说充其量是个娱乐节目,咱不上档次,跟人家凑合啥?”回:“直夸你呐。”我:“是,有过交谈,关于他的作品,可惜我没拿出真正的评论来。搞活动邀请人家几次,都没来,所以就不敢贸贸然自称认识人家。”回:“你得努力了。”我:“是,这几年眼见得自己在写作上不会有出息,就越来越懒,辜负人家的期望了。几次批评我不努力,怎奈我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回:“不要放弃,总会有进步。”
哼,我早都放弃了,成天淹没在鸡毛蒜皮中,哪还有心气儿去写作?昨天燕子讲:“把你写的玩意多传几个上微信,俺们喜欢看。熟悉你的经历,看你写的东西格外有感觉。”我长叹:“老啦,我真的老啦,越来越懒,成天就想干点针线活儿。”是,干针线活不用动脑啊,现在就怕累,一听看稿、写东西就烦。
我只想活得无忧无虑,哪怕让我去干体力活都行,就不爱动脑子琢磨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