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显 摆(3)  

2016-09-23 20:27:20|  分类: 关于友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塞车又空前了,早上堵,晚上堵,让人不快。
一到办公室就紧忙活,擦地、烧水,挨个给沏上茶。不泡茶不行啊,据老L说白水有土腥味儿,反正这学期没喝过白水。最近她俩家事太多,办公室可能我得多操点心了。
刚坐下,门口有位老先生冲我摆乎手,是收发报纸的老先生。我跑出去:“老先生,你怎么还上来跑一趟?有东西告诉我一声就行啊,我自己去拿。”他交给我两本杂志《博爱》:“过两天我就不干了,这本杂志从我接手就不知道是给哪个部门订的,写到小黑板上也没人来认。我觉得你爱看书,也写东西,这个给你能派上用场。我会交待给新接手的人,以后直接送给你,你自己也多留点哈。”接过杂志,心里立时涌上热辣辣的内容,多么淳朴的老先生啊,我都不知该说点什么好,一劲点头:“谢谢你啊,老先生,太好了,都不知怎么谢你。。。”他摆摆手,头也不回地往走廊尽头走。
不是我贪图这本刊物,最后一个季度了,明年订不订,该给谁,很快就有结论了,肯定轮不到我。是老先生的忠厚让我很不安,平时跟人家没什么来往,临走他想着我,真是特别感激。老先生个子矮矮的,大概跟我差不多高,很敦实,在这里打工很多年了,以前在后勤,今年春接手这个活。非常认真的人,每次接到邮单或者快件,他就写在小黑板上,字很板正。因为我邮件多,报纸上发稿多,少不得去找他,或者要几张样报,这样就有了接触。
有一次在电梯间,正好有位领导在场,我跟老先生唠了几句,又跟领导说:“老师傅特别好的人,认真负责,还特别有耐心。这样的好人难找啊。”我这是无意中凭心去评价他的工作,绝对没有哗众取宠借机讨巧的想法,可能老先生为此觉得我是个有良心的人吧。
开学初,去收发室找报纸,他说:“随便翻,想要多少随便拿。”很随和的人。忍不住跟他多唠了几句:“这屋冬天会冷啊,你怎么不要张床呢?趁着现在搬家,多弄几样儿,中午也有个地方休息。”他沉着脸:“我不想干了,离家太远。本来我是退休后没事,孩子看我太孤单,给我找了这边的活儿,不图挣钱,就是找点营生。你看,现在这么大的地方,送报纸太远,还能干么?”我点头:“如果那么辛苦,倒不如回家清闲了。”也就这点接触,老人家却记住我了。萍水相逢,我会一直记得这位老先生。
显  摆(3)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如果说我这个人还有什么优点,可能就算做人比较公平,能够公正待人,比如跟打零工的人一直都挺客气。前天抱着一大卷废纸,跑到这个楼层家政大嫂那里:“你攒不攒废纸?如果你要,以后我都给你留着。”大嫂感激地冲着我笑:“谢谢你老师,我不攒。”嗯,那我就可以送到垃圾箱了。其实不是她不想攒,是不敢,这个家政公司要求比较严。
在食堂吃了半个月早餐,好几个窗口大嫂认识我了,有时候买腐乳,特意多给,我赶紧喊:“大嫂,就要一块,吃不了都浪费啦。谢谢你啊,谢谢!”人不多的时候,有的大嫂还特意跟我唠几句:“老师啊,你吃东西那么少,能行吗?”我笑:“早上吃不进去,否则就不吃腐乳了,全靠腐乳往下送啊。”有的大嫂挤眉弄眼不给我刷卡:“算了,走吧,不收了。”我就喊:“不行啊大嫂,不能让学生看见老师这么干,太丢脸了。”大嫂冲我伸大拇哥:“一块腐乳才三毛钱,你真讲究。”不是我讲究,是我丢不起人,吃东西不给钱,算怎么回事?让学生看见老师占小便宜,我还有什么脸跟他们指手画脚?
我觉得所有人都应该站在同一尺度相处,因为大家都是“做工”的,身份上没有区别,不管你是谁,都没有资格冲别人“摆谱儿”。所以,我跟他们说话总是很和气,所以,后勤Y师傅才能毫无顾忌地跟我开玩笑么。有天,食堂主管看见我举着餐盘,老远就喊:“还教授呐,成天早上不做饭,怎么那么懒?”我大大咧咧跟他掰扯:“我几点上班你知不知道?你还没起床呐,我都上车了。你个懒货。”大嫂们很惊讶地望着我,意思是不相信眼前这个土头土脑的家伙竟然也可以是“教授”。
是,你“教授”又怎么样?还不照样是个“打工”者?只不过你是正式工,他们是临时工而已,本质上没什么不同,你凭什么对人家傲倨?但是他们不这么看,对学校的员工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目光。食堂大嫂多是附近居民,农村妇女,你对她客气,她就很是走心,对你的态度也格外不同。其实这是一种悲哀,人心底里的等级观念,我很不服气,我希望人与人相处能忘了所谓的“身份”,真正公平对待,彼此都保持一种尊敬才好。那就从我做起,真正去实践。
因为感动于老先生的忠厚,上午用心整理了书橱,把旧资料和书们好好安置一番。《满族文学》左侧这些全是旧教材,无用之物,谁喜欢随便拿。右侧就有讲究了,包了书皮的绝对不外借,说出大天来也不行,没包书皮的可以限量借阅,但是限期归还。
显  摆(3)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上层展示了“文化”,下层隐藏着生活,被子、棉衣(冬天上课不许穿长大棉服)、校服套装。关上柜门就只剩“文化”了。昨天燕子还说:“给你们个漂亮柜子,你们有那么多书么?”哼,你后悔了?原本这个柜子是给他们的,可是他们搬家时候太贪心,划拉一堆图书馆的旧书柜,现在新柜子没处放了,拱手让给我们。
显  摆(3)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中午去吃饭,边走边跟双双掰扯无厘头的“是非”,身后好几只手一齐拍我肩膀:“老师,这学期还教我们吗?”  “老师,我们军训了。”呵呵,上学期教过的3+2的活猴子们,他们结束了3,开始2了,立马变得懂事起来。我瞅着他们的脸:“看这晒得,黢黑,真磕碜,不帅了。”他们就笑,问长问短,亲热得不得了。我跟他们商量:“刚才我整理旧东西,好些笔记本,纸都可好了,没舍得扔,你们拿去用呗?反正你们也得买。”几个人迟疑起来,好半天,最憨厚那个说了句:“行啊,老师,你说行,我肯定没问题。”但另几个就不吱声儿,最后我的课代表来一句:“我觉得大家都不会用。”我一劲跟他们解释本子如何如何好,就是没人理这茬儿,气人。
然后他们叨叨:“老师,我们找你唠嗑去哈,老想你了。”  “老师,冰冰过几天能回来看你(冰冰只读到中专)。补考,他体育挂了。”我气恼地盯着课代表:“看见冰冰告诉他,语文老师说了:你真缺了大德了,我语文都让你过了,你能把体育给挂了,简直缺死德了。”他们笑得前仰后合。分手时候我叮嘱:“现在是大学生了,可不能再胡闹了,给我好好学哈!”他们很真诚地连连点头称是。
双双跟我打趣:“跟谁都能唠,这能忽悠啊。”我说:“虽然中专小孩能折腾,但他们很单纯,很可爱,我喜欢。”又说了笔记本的事,双双撇嘴:“你可别做梦了,现在的孩子给你用旧本子?人家不差钱儿。”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是一种品德,干嘛那么浪费?你是谁呀?
下午跳操,不一会就通身汗,空气很闷,果然临下班落雨了。麻烦了,出奇地堵车,到家都六点多了。路上还被无良司机溅了一身水,跟洗了脏水浴似的,真恶心。
顾不上吃饭,赶紧内外打扫。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