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麻雀  

2016-07-22 22:28:49|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从小镇赶回来先去老房子,把无花果搬回屋子,最大限度保住今年的收成。但是搬动过程中还是掉了不少果子,没办法,这东西太怕水。

然后就是伺候窗外那些麻雀姑娘(权且认为它们都是姑娘吧),每周至少回去一次,除了惦记花草,最大念头是麻雀,尤其这样的风雨天,想着她们觅食的艰难,心里就不自主地着急。2011年夏至今整五年了,麻雀姑娘们跟我相处很好,每次回去,没等停留多久,她们就会在窗外探头探脑向我张望,啾啾几声,似乎是打招呼:嗨,到哪野跑去啦?还知道回来?她们不那么怕我了,虽然依旧保持着警惕,但基本上对我屋子里的动静无视。

麻雀很好,长得平凡,活得简单。

在老房子里躲过中午最大那场雨,背起双肩包回城东,下到三楼,那个老者颤颤巍巍停在缓步间,意思是让我先行。突然就冒出个念头,跟他打个招呼,可是忍了。这个老人是老住户,我们是同时搬到这里的,二十多年了。大约是姓张或者王或者刘,跟二楼(他楼下)同姓。从我第一次看到他至今,面貌上几乎无变化,只是最近几年步态上改变太大,脚步蹒跚了。

张老爷子(只当他姓张吧)是个很热心的人,我们这个楼产权分割得七零八落,近乎是个大杂院,刚入住那会儿很多事没人组织管理,这老爷子主动就去张罗。为这,好多婆娘背后嘀嘀咕咕,说他能得瑟,说他为了谋好处,等等,等等。我是不管那些的,有人张罗总比我自己忙活要好些,比如早些年集中供热中的那些事,社区人口普查,卫生费、垃圾清理费。。。好多,总是这老头挨家挨户敲门,好多人为此反感他,我却不这么想,有人给你张罗省你多少事?不知道好赖啊?为此对他总有几分客气,点头而已,不多说什么。

但张老爷子是个话多的人,楼下院子里谁有什么事他总爱插一嘴,经常得不到他人回应,对此我都很觉得难堪,老头儿却不以为然,依然故我。老头身体好像不错,那些年老是见他楼上楼下忙活,好像不知道累。只是近几年明显腿脚不行了,算算大概他有八十多岁了,楼长的活儿也早交给一楼老太了。且说今天,我刚越过他下了一级楼梯,身后猛然冒出一句:没带伞啊?外边还有雨。。。我回头瞅着他笑笑,心里满是感激,拍拍双肩包:带着伞呐!身后是他的嘟嘟囔囔,听不清说了什么。虽然不联系,虽然我不在这里住已经一年多了,他还当我是邻居。一个很好的老人,一个活得简简单单的人。

赶到公汽站,很久没车,雨下得正急,就跑到附近楼的门口躲雨。那里有张破沙发,上面坐着个清洁工,女性,岁数也不小了。她没话找话跟我搭个:这雨还不停了。出来那时候没雨,连伞都没带。。。我皱眉:这天儿你不带伞可怎么整?快别干了,早点回家。她咧嘴:怎么走?万一检查。。。我撇嘴:他们有病啊?这天检查啥?她低眉:经常抽查。。。我叹口气。

突然她对我的塑料凉鞋发生了兴趣,我们就从鞋谈到脚,再谈到手,最后伸出手比大小。她一再强调自己手大脚大,意思是这样的人没福气,话语间满是自卑。我则极力驳斥她,试图要证明她的手脚都不大,来给她点鼓励:看,我手多大呀,哪像你的小胖手那么好看!但是她一直咧着嘴苦笑,笑纹下的愁容清晰可见。

不觉间车来了,我慌慌地往雨里冲,来不及打开伞。就听她在背后喊:慢点儿,别摔了,你小心点啊。。。上车的那一瞬,还能听见她的喊声,心里不自主地动了动。

世上活着很多麻雀,很多人,风雨中需要互相取暖。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