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12月13日  

2016-12-13 20:50:05|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干物燥,人容易控制不住情绪,火气大。可是最近刚下过雪,天气不干燥啊,为啥老是看见别人发火怄气呢?
先说第一宗:上周一开始,学校给大家提供早餐,这样各线路班车早上发车时间都要提前,并且学校终点站也由主楼改为食堂门口。我们这条线本来已经很早了,这回仅提了5分钟,几乎没啥影响,但是其他线路提前很多,20或15分钟。
运行了几天,大家感觉还不错。周四下班时候,司机一上车就喊:“明天开始,早上6:30总站发车哈。”大家一听就炸了,还提前?这是要干啥呀?一哇声不同意。司机说:“学校要求我们7:30到校,那样就得快跑。我这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么?”这个理由很牵强,学校能不知道我们线路长么?又冒出个理由:“别的线路提前那么多,我们只提五分钟,不行。”大家说:“行不行不用你管,你只负责开车,其他事情由你们老板跟学校交涉,你无权随便改时间。”最后W处长看司机要顽抗到底了,喊了一嗓子:“明天我6:40去等车,没车,我就打车,找你们老板报销车费。”然后W处长给相关部门打电话,一会儿,司机接了个电话后,跟我们喊:“明天还是6:40哈。”这轮我们赢了。
最后一站车里只剩下我的时候,司机说:“老师,你说我做得不对么?为了大家安全呀。”我说:“你想得很对,但是你也得想想大家的感受,年轻妈妈好几个,孩子还没上幼儿园呐,那么早出来,孩子大人多可怜啊。有啥想法让你们老板跟学校沟通,你不用管。”实际上我隐隐感觉司机有什么事瞒着大伙,他说不出口,否则他家离这边站点那么远,坐公汽要一个多小时,他干嘛积极要求发车提前?违反常理啊。
周五大雪,行车很慢,到学校快八点了,有几个老师来不及吃饭就直接进教室了。没想到司机还把车停到主楼就不管了,任大家怎么喊都不理睬。主楼离食堂五分钟的路,柏油路上是冻雪,一呲一滑,苦不堪言。老师们这个恨啊,但是活没招儿。G处长跟我嘀咕:“太不像话了,司机太任性了,他有什么权利随便改规矩?”是,学校改时间还要征求大家意见,这司机就是任性,他就说了算了。
昨天早上7:40到校,他又把车开到主楼不走了,大家又是一阵喊,他回头:“今天有点急事。。。”昨下班上了班车,司机还没来,大家就商议告他:随便停车,试图改时间,车上还不给暖风。。。“劣迹斑斑”。G处长就给某部门电话了。昨晚下车前,小Z问他:“师傅,怎么了?不自在啦?”他还振振有词:“早上我有点急事,你看看他们这个不乐意呀。还说什么着急上课,你上不上课干我什么事?以后就停主楼,多一步都不走。”说别的我都不在意,但是那句“你上不上课干我什么事”我挺反感,教师对铃声最敏感,什么事都不能耽误上课,铃声好像老师的紧箍咒,听到铃声不自觉就会有反应,他这么说话很是伤人。
今早不用说了,又把车停到主楼了,大家气得鼓鼓的。据说他们老板正在出差,某部门没联系到人。暂时看,这一轮司机赢了。不过较量正在进行中,估计胜局在我们手里。老L他们那两条车上正在流传:“1号线正在打架,谁看不出来。”今天小伟他们也感觉到了:“是不是他有什么事儿啊?又说不出口,就拿咱们撒气?”我私下揣摩他可能是有个什么机会,比如另外接个私活儿,如果提前十分钟,他的时间就会很充裕。但这是学校雇的车,怎么说学校的活儿也是主体,除非你辞了这份工。

再说另一宗:今天下班刚进电梯,旁边媳妇就嘀咕:“看见警车没?肯定八楼又被举报啦。”八楼有两个人行为不轨,详情不了解。等我出了电梯,刚掏出钥匙,就听楼下有人吵闹。步梯间跑上来个人,是旁边婶子:“看见楼下警车啦?”我轻描淡写:“十楼媳妇说是八楼的事。。。”婶子撇嘴:“咱楼下,于老二家。他闺女嫁给村长弟弟的儿子啦,小小子长得可俊了,小闺宁不让人家碰,村长弟弟找来啦。”我没听明白:“把姑爷赶出去啦?”婶子又撇嘴:“什么呀?结婚一年半了,不让人家碰她。。。”我噗笑出声儿了:“那还结什么婚?”婶子:“说的是呐。村长弟弟要于老二赔偿20万。”我捂着嘴乐:“金枝玉叶啊?真值钱,还20万呐。保住了他的童男身子,他还索赔?再找一个呗,新里儿新面儿,多好啊,总比这个强。”婶子也笑。
没见过男孩什么样,反正村长算个帅男,浓眉大眼长相很体面,料他侄子也不会差哪。问题是他们家什么眼神啊?怎么能找于老二做亲家?于老二啥人不清楚啊?他年轻时那些破事就不值得提了,单说现在吧,见了我总是叫“老妹儿”,你说膈不膈应人?他跟我叔叔是同学啊,七十来岁了。以前住在老娘家后边,见面叫他二叔,自打搬到这儿,可好,他自动降了一辈儿。总之一句话,此人不是个稳当且儿(客)。
老半天,就听村长弟弟还在楼下大呼小叫。不用问,他家“吃亏”了,在找差价呐。哎呦呦,丢不丢人啊?小夫妻这点“床事”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再说了,就于老二和他老婆那副外在状况,女儿不会如花似玉,离了这家娶别家呗,何苦这般撕闹呢?半小时后,就听村长弟弟在那又吼了几声,消停了。
唉,这都怎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