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5年04月06日  

2015-04-06 15:03:26|  分类: 写给乌日塔和笨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点,我和乌二一起下楼。楼下就是公汽车站,我们一起仰着脸向楼角望去,楼上的窗子有几只手在挥来挥去,乌二嘀咕一句:“他们挤在一起呐。”那是姥姥、二姨和小笨。
过来一辆车,没停,乌二说是二中接学生的车。本来小笨应该坐这个车返校,上午说有点感冒,就窝在家等着送哥哥。
等车大概用了五分钟,窗子上的手就一直在比划,乌二也时不时地跟他们比划。然后是二姨电话,今天风很大,冷,二姨就啰里啰嗦嘱咐外甥一通。
乌二这次是专程回来扫墓的,昨上午我回娘家的时候,人家正睡大觉。妹妹说:“四叔不到五点就来电话,催着出门,三个老头把乌日塔折磨够呛。”三个老头是说四叔、二伯和妹夫,那半个是指乌二的大舅。原定我自己带乌二去,后来看老头们那么积极,我还张罗啥?老头们都早起,爱睡懒觉的乌二可遭了罪了,七点来钟回来就拱到床上睡回笼觉。
乌二说这次回学校会很忙,毕业论文到最后阶段,五一就不回来了。这边老师对他的工作很满意,又给加了点难度,乌二就没法享受“保研猪”的美好生活了。
来车了,乌二再次向上挥挥手,上车,嘀咕一句:“这要不来车,老太太的胳膊就这么举着呀?”等我过马路回家的时候,窗子上的手还在挥来挥去,而车子已经走远了。
心里空落落地回来,要是乌二爹活着,这时候肯定把儿子送上去大连的车,而现在儿子每次都是自己往外走。
唉,什么人什么命吧,不去想那么多,世上的事就这样,难说好坏,遇到什么就消受什么,不去问得失与优劣。昨晚一个失恋中的学生问我如何看待痛苦,我回他:“痛苦是不可多得的财富。”今天他把这句话发到了“心情”上。
昨天老妹妹两口子来了,埋怨乌二几次去北京都不找他们:“下次去就住我们家,再住宾馆我就生气了,我们那里地铁直通你们学校。”乌二偷偷告诉我:“不愿意去老姨家,大南大北,一个多小时呐。”我也不愿意乌二叨扰人家,都有自己的日子,冷丁去个人,生活规律都打破了,何必呢?
中午二娘说:“幸亏你搬回来住,否则自己忙活做饭多麻烦啊。”我说回来也辛苦,每天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太多,天天回到家都累得筋疲力尽。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回来住不太方便,比如,乌二只能住到姥姥家。夏天我还是想回老房子住,起码乌二有属于自己的屋子,不必跟李笨挤一张床了。或者把现在的房子重新布置一下,弄出一张床给乌二。能看出来乌二还是愿意住在自己家里,东西往哪放都有固定地方,心里稳当。虽然乌二不挑剔住在哪,但他心里啥想法我能不知道么?姥姥家千好万好不如自己家好,因为我们都独立惯了,还是愿意过自己小家的日子。
剩下的事就是李笨了,中午他妈给他刮痧拔罐,后背一片紫,乌二大惊小怪,我在一边叨叨咕咕:“哎呦,这力度也不够啊,得放血才行。。。”李笨气得来一句:“到底不是亲生的,大姨真狠!”
还有两个月高考,李笨是我们最大心事,乌二说考前或许能回来给弟弟鼓鼓劲,陪他去考场。我说不必,各人自有天命,他该去哪个学校实际上此刻上天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能做的已经做了,余下的事就顺从天意。
乌二临出门叮嘱弟弟:“好好考,只要是个985就行。”
祈天遂人愿!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