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08月07日  

2014-08-07 17:57:0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个立秋,天气马上不一样,白天依然阳光似火,蝉声四围,但是有风,身上就会清爽一些。昨夜里起风了,凉,盖着大被子一觉到天亮,早晨甚至感觉冷。

连续七天都是小镇的课,今天只有一个半小时,散了课赶到车站,哎呀,太多的人,骄阳下,我可不在那儿傻等。转身就往镇子最热闹的那条街走,看见那个老师带着俩孩子,听说我去“逛街”直乐:“有啥可看啊?你把这儿当成上海滩啦?”

这个镇子前后两条街,极短,都在一百米长吧,现代文明该有的内容差不多都有了。去营业厅充了话费,转悠着不知该往哪走。想起日日路上看见的那个日杂店,门口的花盆挺吸引人,对,过去看看。

原想小镇么,物价是不是也“小”啊?不为占点小便宜,我去逛什么街?呵呵,想错了,那个店不敢比孙二娘,可也差不多是个顾大嫂,小尖刀儿嗖嗖快,在你面门这儿晃啊晃。比如说吧,同样的塑料花盆,俺家这边早市两元一个,她敢要五元,讲价四元,高档花盆更不用说了,这边儿四十的,她敢要五十。哼,简直要疯了的架势,我才不理你那根胡子呐。不过也手贱,买了几个花盆垫。

对面是农资商店,也那个德性。难怪人们都愿意往城市里跑,敢情这里边真是有门道啊,住在市内和小镇真的大不同,连个物价的待遇都不一样。

饿了,撒目一圈,看见一家“吊炉饼豆腐汤”,迈进去,有几个吃客。要了一份,俩饼一碗汤。实话讲,豆腐汤很爽口,主要是香菜和青葱的功效,其他就没啥技术手段了。吊炉饼就不忍心夸啦,闭着眼就能弄出那水平。吃着饭,就听旁边的吃客在聊:“立秋啦,再有两个月就冷了。你买煤了么?”  “买了买了,38一袋,买了三袋。”  “贵了贵了,38有点贵。”  “还行,全是大块儿,抗烧啊。。。”典型的东北人的谈话,好像很久没有听到了。

眼前是牙克石的夏天,2011或者2012的暑假,森根那边去河边的路上,一片平房,院子里乘凉的人们就在唠这样的内容,冬天的煤和劈柴,那是北方人的食粮。再想十年前的夏天,妈妈、二娘她们也唠过同样的磕,煤啊,烧柴啊。妹妹说老娘从老房子搬出来的时候,大柴有一大车,难怪她说什么都不肯租楼房住,是舍不得她的柴禾白扔了。

转了秋风,北方的冬天脚步就一点点挪过来,最后一声蝉鸣过后,天光明显短了,寒气就日甚一日,最终使你抱起膀子,身体瑟瑟抖动,到处寻找有阳光的角落,身上凉,心里更凉。讨厌冬天,宁愿忍受夏天的灼热,不愿在冬天的暗黑里发抖。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生命选择了在北方的天光下舒张,那就跟北方的风做伴,走走寒冷,走走盼望春天的日子。

吃过饭才十点半,没情没绪地离开小镇。

妹说老娘今天在努力锻炼,十分钟下地走一趟。我说她是不是也想去二单元那边跟老太太们混啊?每天,大量老太聚结在楼下,年纪就老娘这么大,说长道短,回忆旧时光。天太热,或者雨天,她们就在二单元的门洞里坐,每次我走过,马上无数双老眼看过来,我就不知该迎接哪一双,只好眼皮一抹搭,急匆匆一闪而去。不敢搭讪,一张嘴就会有一百张嘴迎上来,陈芝麻烂谷子应对不过来,她们是没有时间概念的,我陪不起,不跟谁说话都不对,那就谁都不说吧。

妹说老娘搬过来比在原来房子欢实多了,天天有人来坐,不寂寞。人家锻炼身体是为参加二娘孙女的婚礼做准备呐,上午小丫头还说呐:“大奶,你得好好练练,我结婚你必须坐大件儿那桌哈,跟俺奶一起。”婚礼上大件儿那桌是娘家乃至整个婚礼最高贵的一桌,老丈母娘当场给婆家掏大件儿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反正那桌比别的桌子多一道菜,叫做“大件儿”。大件儿那桌儿必须都是至亲,是谁都能坐的么?俺家老太被小丫头忽悠着,正勤奋苦练呐。

妹说上午齐大嫂子来看我买的窗帘,夸了半天,但是她不打算买,她在攒钱呐。去年大哥生病花了不少钱,大嫂子现在拼命赚钱还债。说了:“你哥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混一天算一天吧。”她家里仅仅收拾了卫生间和厨房,其余原封未动。把我给她的花草都送到儿子家了:“这么好的东西给我就白瞎了,还是年轻人能用上。”

真老太在珍惜手里的东西,憧憬未来,半老太却看破世事,百无生趣。人只有走到特定的那一步,才会有相应的感觉,外人任何评说都毫无意义。

妹说下午在四叔和老弟的劝说与威逼下,妹夫和老黄,加上四叔爷俩,去五叔的旧房子,把五叔的旧床和沙发运到我们的出租房了。妹很无奈:“五叔的沙发比乌日塔年龄都大,他们舍不得扔,非让我摆到出租屋。好好的房子弄那么些老东西,看着就别扭,一来气,我给送到你的房子去了。”我哈哈笑,你不要就塞给我呀?反正随你怎么弄,那边的事都归你,你随便。四叔一直住在五叔的旧房子里,七年了,对那些家具有感情,能理解,但是再舍不得扔也是累赘呀。妹说等天黑,让老李送到楼下去,也不管四叔怎么生气了。

旧有的总归要遗弃,不管你心里怎么不落忍,承载在旧物上的时光走了,你再难追回过去,那就放手吧,扔掉心里就轻松了。就像旧有的人,离去了就跟他做别,不能在心里继续纠结,我很想跟齐大嫂子唠唠这个道理,但是我张不开嘴。

妹说自从搬过来,他们家的事有一部分是二娘在做主,比如很早以前二娘就站在走廊里高声吆喝:“告诉喃们哈,所有人都必须在门外脱鞋,谁也不准把鞋穿进屋子。小李子赶紧在门外打个鞋架。。。”小李子赶紧颠儿颠儿照办,所有来访者也都乖乖听指挥,每天走廊里就堆着几双鞋。老娘现在这状况,二娘就在这边给我们代行母职,所有事她都操心,每天一早就过来看看俺老娘,一天跑三遍,看见有不顺眼的地方就坚决吆喝到底。在山东老家,二娘是俺老娘的“姑”,她辈分高着呐,哪个敢不听吆喝?有时候妹妹也挺苦恼,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在娘家怎么还一百个婆婆跟着?我说你偷着乐吧,最起码说明这些长辈没拿你当外人,有长辈呵护的日子总还是比自己挠持强,比如我,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忙活,这样的日子倒是自由,但是有多少辛苦你知道么?

突然就想回那边住了,那天在出租房擦玻璃还直嘟囔:“好好的屋子给别人住,有点不得劲呐。”其实我是想回归到那边的氛围里,离老娘和妹妹、二娘、三叔、四叔他们近,也许冬天会暖和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