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回迁房那点事儿(18)  

2014-08-18 13:23:08|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8/17

有些事真的说不清,比如我,明明一个很爽快的人,别人都说我说话办事挺飒利,可是最近却碰上磨磨叽叽的人,比如前阶段来租房的“二房东”,把我磨叽得头都大了(“二房东”最后到底没能在俺村儿租到房子)。刚消停了几天,上周来看房那老头,这几天又反复来添堵,烦死人了。

那房子的定位就是为学生准备的,大学生只要网线,高考生根本就不要电视,所以,我不配家电,省心省事,当然房租也很便宜。就为家电的事,那老头看完房讲价又要东西,弄得彼此都不爽,不欢而散。当时乃至其后我反复跟妹妹讲,那老头我死不对眼,多钱都不租给他。房子出租就像把闺女嫁人,看着不顺眼的人肯定不考虑。

前天妹说那个小伙(老头的侄女婿)来电话,磨叽降租金,妹妹没答应。我还是重申,烦那个老头,绝对不租给他。上午妹说昨晚又来电话了,说是老头的媳妇还要看看。我还是那态度,我的直觉,那老头人性不咋滴,不租。叫他老头,实际上还不到六十岁,但是长相确实很老头,我当时的感觉,他差不多有七十。

妹妹的房子已经签协议了,通过中介。对方很爽快的人,也没提太多要求,双方都很满意。我很欣慰,妹妹那边解决了,我怎么弄都无所谓。

晚上给妹电话,怎么打都没人接,以为他们出去散步,就没想太多。快八点了,妹妹说那老头和侄女找来了,妹妹本来不想搭理他,正好在楼下碰上李二,李二跟老头称兄道弟,似乎很熟。李二说老头是个摆弄古董的,从哪哪到哪哪没人不认识他,肯定不会出岔头。妹妹觉得靠谱,就一起去看房,价钱当然没啥可商量,但是他既不给保证金,也不给上搭租,而且连协议都不想签,当然也没留定金。妹妹有点犯核计,明明是老头租房,住房子的却是他侄女两口子,而上周看房的时候侄女说家有小孩在这边上学,很明显是侄女租房,我还特意说了一句:“不为照顾孩子,谁跑出来租房啊?现在是孩子第一啊。”谁料侄女口口声声说是老头夫妇住,反复强调:“俺婶子可干净了,滋滋(土语,太,十分)干净,房子租给他们保证不作践你东西。”要两张床,小伙的解释是老头打呼,老太受不了,要分开睡。如今又换了人,妹妹提出疑问:“到底你们谁住?”老头赶紧说:“别管谁住,就跟我住是一样的。”关键的是,分手后李二在楼梯口说了句:“这老头根本就是个混混儿。”妹妹心里没底了。

没等妹说完,我赶紧打断:“马上告诉他,房子我这边已经租出去了,定金也收了,不能租给他了。这人肯定不好谈弄,离他远点。”一小时之后,妹妹讲:“哎呀,你猜的一点没错儿,这老头,简直就是个地赖,放横儿了,直跟我嚷: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房子你不租也得租,我租定了。你不租干什么还让我看房子?你姐手里没钥匙,她怎么就能把房子租出去了?”我说:“怎么样?看他第一眼我就没有好印象,一个人内在的东西都在脸上,这人面相不善。”妹说:“我直给他赔礼道歉呐,就是不依不饶,说是口头协议,咱们反悔。”我说:“这人简直有意思透了,我有没有钥匙还提前给他打报告啊?你也告诉他要跟房主商量以后再定,他根本就没给定金,这叫什么口头协议?再说了,咱又没拖多长时间,前后相差不到一小时就通知他了,根本没影响他继续看房,这是打算赖点儿什么啊?”妹说:“他是混混儿,跟你讲这份理么?最后没办法,我去找李二,李二又跟他唠了半个多小时,答应马上再给他找家房子,才算安抚住。”

正唠着,妹说:“不能唠了,老鬼头子又来电话了,可愁死人了。” 又是漫长的等待。

终于妹妹回话了:“正在楼下转悠,还是跟我不讲理,就要租这个房,最后我说大哥呀,凭你那么大能耐,再就租不到房子了吗?这才问我找李二,马上就要看下一家房子。人那家今天家里没人,不知李二怎么谈弄呐。”我说:“这就是地赖嘴脸,那么有号的人物这点事儿没办明白,他没面子啦。并且我这是江景房,租金还低,他能不放赖么?”最后商定,不再接他电话。我开始担心了,李二说的那个下家我知道,房子位置肯定没有这边好,价格还高,老头已经见过这边的甜头儿了,能那么轻易答应?别忘了,他是个地赖,恨不得白住。不管了,爱咋咋地。

妹讲老头后来后悔了:“我要是交了定金,你今天怎么办?”他真要交了定金咱真抖搂不掉。我说这种人多钱不租,后续麻烦太多,依我看,又是个琢磨我,想当“二房东”的。如果这个假定是真,那就是他侄女两口子想琢磨我,老头不至于看上这点小钱。看那天他侄女那几句话和行事做派,完全是狗仗人势,低价租房还耍泼妇跟我要家电,又没完没了压价,正经房客没有这么干的。而且,这边是刚竣工的学区房,难保会有找便宜的人想东想西。妹深以为然:“不差李二当时在场,今天根本不可能搭理他。”

这房子全新,江景房,楼层也不错,热水器等用具也都是新的,只要添置上电视和冰箱,凭老头三教九流的门路,再加价五百完全能租出去。呵呵,随便买几件旧家电才几个钱?这种人黑白道全来,他要真想琢磨你,那真是一沾一溜皮,比如咱想收房子的时候他就不走,也不给你涨房租,就那么无限期赖下去,你活没辙。或者故意祸祸你,他有的是时间,手下也不缺马仔。妹说别的地方有过那种事,房子拆迁的时候,房客就不搬家,碰上无赖了,房主半点办法没有,最后到底房客赖去一套房子的份额。

我说妹,算咱长个教训吧,以后擦亮眼睛,非中介不谈弄。而且,我也打算配上家电,把价格提上来,个别人想下手就不那么容易了。

妹夫过来送箱子,不以为然:“给钱就租呗,租给谁不是租?”我说你那是没见识过地赖。俺家以前的邻居就是这种人,没有正经职业,成天身边一伙人,好长时间就在批发市场收“保护费”,谁把他怎么样了?不过俺那邻居可不欺负窝边草,一直信守“好狗护三邻”的法则,从未跟大家逞过威风,但是他是干啥的俺们都清楚。邻居现在貌似早都收手,干正当职业当老板去了。

妹妹现在开始睡不着觉了:“万一明天他看不妥李二介绍的房子,再来找我可怎么办?不行我带着老娘先回原来房子躲一躲吧。”我说没那么严重,你不搭理他就完了,但是今后一定多注意,宁可房子闲着,也不租给不明身份者。

唉,这点事儿一直折腾到十点。

妹妹直叨咕:“以后再有看房子的,我也给他们相相面。”突然就想那个“眼缘儿”的事,我只见了老头一面,看他行走做派,说话舞舞扎扎的样子就是不对眼,我也说不清楚到底哪不对。还有那个“二房东”,本来第一次电话唠得还可以,可是擦玻璃那天一见那圆头圆脑的模样,就觉得鬼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人的外在形象真的带着本性的信息?或者我一直在自我心理暗示,没把他们想成好人,他们就顺道儿来了,在我这真成了不太好的人?我可不会看相,只是直觉,说不清楚他们哪里不对劲,反正他们给我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烦,从心里膈应。

不去想了,很多事是问不明白的。以后跟陌生人打交道,直觉告诉我的东西,我一定要重视。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