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回迁房那点事儿(19)  

2014-08-18 23:52:54|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妹说一早下楼倒垃圾碰上李二了,李二说:“你知道老头是谁?黑老大某某的小弟,喃家那邻居见他都得打立正。玩黄金的,家里好几套房,他能来这儿住吗?一直就是混混儿,多少年了都。”妹妹气够呛:“这么个玩意你一劲儿撺掇给我干啥?”昨晚老头跑到李二家又磨叽很长时间,快十点了才走。直后悔:“我要是把定金给她就好了,这房子没跑儿。”妹说这不跟“狗日的”是一路货么?而且比“狗日的”混得段位还高,这谁能抗了?老头倒不能怎样,他们这种人还是讲究“脸面”的,关键是那侄女狗仗人势受不了,难怪看房那天她直接跟我耍泼妇,自己租房还非要把叔叔搬出来,不就是找叔叔撑腰么?

妹说据李二讲,老头看好房子另有原因,好像是找人看过别的内容,连搬家的日子都定好了,昨夜跟李二话里话外提了一句,好像是说这房子“干净”,直问李二:“你找那房子也是这个楼层吗?也这么干净吗?”拆迁之前,老头租过李二的房子当仓库,怪不得他们那么熟。李二对他们那行知道点底细:“二姐,人不会平白无故看好你房子,拖了一星期还不死心,这里都有说道,你就别问了。”这两栋楼所有房子都嘎嘎新,哪有不干净的?他们这种人很讲究这些东西,咱私下乱猜可能是找特殊人给“看”过。但是看房那天我没见他们拍照,也没问过我的生辰八字,到底他们是怎么“看”的呢?

老家伙直吵吵这边不给他面子了,这种人面子比命都值钱,妹更害怕了。我说他真把自己当老大啦?人房东啥意思都不知道,就能把搬家日子先定了,我认识他是谁呀?凭什么给他面子?妹说你跟他能说出理去吗?他现在是耍无赖也要赖上你,只差在没给定金,他也知道自己理亏。

今天他们过来看李二介绍的下一家,正好在老娘同一单元,妹说:“我可不敢在家呆了,万一没看好,李二领到咱家来,我撵都撵不出去。这种人就这样,他觉得天底下没有自己摆不平的事,沾边儿赖,咱可惹不起。”据二娘讲,老头以前可能干点走私的事,里外倒腾点什么,难怪他自认为手眼通天了。

唉,谁想到这房子弄出这种烦心事儿?原来我只以为他是看好江景房了,却原来是为楼层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妹说:“你没见选房时候老弟丈母娘找人算的就是这个楼层吗?”我当初是因为上边都被人选走了,才要了这,我哪知道那么多事儿?当时还剩个14楼,寻思留给弟弟妹妹,结果那俩货都没要。要知道这么“招风”,我都不如要14楼了。

现在说啥都没意思,只能汲取教训,凡是自己找来看房的一律不理,只认中介。

傍中午妹妹又来电话:“哎呀,你的房子现在可火了,一上午中介那小伙领来四五拨看房的,老李忙够呛,着急定下来。”我说先稳当稳当,别要高价,但是咱也不能自我贬值,主要是看人,碰上老鬼头子那样的,多恶心。妹就很失落:“真就怪了,前些日子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我这边昨天刚租出去,你那边就火起来了,早知道这样我等两天就好了。”我说周围学校这几天开学,大部分人家都已经租出去了,房子肯定起快啊,你再等几天可能价更高,但是很多事都是机缘,命里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别想那么多。凡事各有利弊,别贪多,相信你现在的就是最好的,心里稳当比啥都强。

正在家干活呐,来个陌生电话:“你家有房子要出租啊?”嗯?怎么意思?怎么把电话打到我这了?呵呵,别是昨天那老头做的扣儿吧?“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啊,是朋友告诉我的,好像你打广告了吧。” 真扯淡,我什么时候打广告了?“已经租出去一套了,另一套不清楚,问我妹夫吧,我给你找找电话哈。”赶紧电话老李,老李说老头根本不知道我电话,只有“二房东”一家,高低不能租。

电话过去:“对不起,全租出去了。问题是你怎么知道我电话?我很恼火自己电话被陌生人知道,当然我不怪你。” “啊,我朋友见过你的房子,说挺好。朋友也是听朋友说的,我问她这个电话是谁,我朋友当时挺忙,说你就别问了。我和我小妹儿要住,寻思下午看看就定下来。” 呵呵,几句话她就漏洞百出了,宁可不租也不找腻歪。不过我也得给她几句,简直都破裤子缠腿了,叫他们以后别再烦我:“哦,告诉你哈,只有一家知道我电话,没把我恶心死,答应他那么多条件还不知深浅,编筐说瞎话儿,一个屁八个谎儿,连舅舅都搬出来了,太乱,多钱都不租他。那样,别人家可能还有空房,你过来看看吧,出门过日子都不容易。不好意思了哈。”

告诉妹,妹说肯定是“二房东”,别人不知道你电话,越过我和老李直接打给你,除了他还有谁知道你是房东?他早知道你好说话呗,现在两口子知道大伙烦他,不敢露面了,这是找朋友下的套儿,看来是急眼了。我说事已至此,那就一棍子戳到底,坚决不租给他。

下午妹说:“没事儿别给我打电话哈,我很忙,买菜做饭伺候老太太,管住俩小崽子学习,业余时间还得给你兼职一下中介,我没时间唠嗑哈。”嘿,她还牛起来了。我说晚上打算怎么办啊?回不回去住啊?妹说喃娘这回着急回自己家了,又开始折腾袜子,小笨笨倒是想在这里住,不过我们还是回去吧,老鬼头子还能把俺们吃了不成?

妹说傍晚回家的时候在楼下看见李二了:“我赶紧问,你给那老头联系得怎么样啦?李二气哼哼地:租什么租?人那家也租出去了,租个屁,他怎么还赖上谁啦?李二对我带搭不理的,我也没敢多问。”我说可能李二也叫老头恶心够呛,好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你可以安居乐业了。

晚上妹夫值班,妹妹去中介签协议,貌似小筒子对付出去了。妹说我得带个壮胆儿的,起码乌二块头在那儿,我心里踏实点。我说你那是显摆家里有个大儿子吧?租房的是俩小孩,一对小对象,好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男孩还没乌二大呐。让乌二见识一下同龄人的生活也好,看看在外打拼有多么不容易。

八点了,那边还没动静,隐隐的不安涌起来,很可能是不太顺利。快八点半了,妹妹电话,只听那边人声丛丛,妹妹声音很不自然:“就怕出错儿,结果又出岔头了,上午老李谈的价格和现在合同上不符,我没仔细看就签了,但是不用给配家电了。”我安慰妹妹:“没事,咱不给他配电器不一码事么?”妹说:“叫俩小孩给耍了,简直气死我了。”我说:“不赖人家,这事儿是咱自己家没弄好,以后不都长经验了么?”妹说:“下回这俩小玩意给多钱都不租了。”

又是长时间沉默,我开始烦躁,生怕妹妹上火。妹妹成天在家,与外界不太接触,遇事容易慌张,可能现在还在自责呐。反复电话不接,就给乌二打,告诉他照顾好二姨。都九点多了,还没声音,再打,乌二说协商挺好,马上重新签协议。嗯?不是已经签完了么?怎么还要“重新”签呢?事情结果怎样无所谓,关键是别让妹妹闹心。

过十点了,外边雨声淅沥,实在忍不住了,再打电话,妹妹刚到家:“哎呀,别提了,这个老李呀,净惹事。我这边已经办完了,他去了,多嘴了,结果俩小孩抓住漏洞了,咬住就不放了,简直丢老银了。明明是自己不占理,你跟人家狡辩啥?这回人家又要配家电了,自己惹的乱子,认栽吧。”哦,原来是这样,难怪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妹说:“今天的事主要责任在我,其次是老李说话不注意。这回喃家乌二也见识了,别看人家比他小,才刚毕业,人说话都站在理上,一点不怪人家小孩儿,毛病都在咱身上。”我说这件事咱都从中学点东西吧。妹说:“哎呀,四十多年白混啦,什么叫混社会?今天可长见识了,刚毕业的小孩都比咱这老家伙反应快。”

我安慰妹:“别想那么多了,四个半小时,你也累够呛,早点睡吧。”妹在那边喃喃着:“哎呀,白天有点得意忘形了,得瑟大了准掉毛啊!”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