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07月06日  

2014-07-06 21:13:3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累到腿软。

早上不到四点起来备课,写教案。金的新班,初一语文。在体校跑场子的时候讲过初二初三语文课,十来年前的事了,体校小孩儿上课就那么回事吧,带着他们玩而已。如今是玩真的,不敢瞎整。

七点下楼,金的老公来接我,今天要去距市区一小时车程的一个镇子,如今这个行当竞争太激烈了,不得不往城外伸展。

第一堂是新班作文,等半天只来了两个小猴子,原来是排课冲突了,其他小猴子还要上数学和英语。来一个也得讲,这是这行的规矩。小男孩很聪明,一点就透,小女孩有点脑子不太灵光,启而不发。对我来讲,哄小孩是长项,除非根本不学,只要她肯出力气,我肯定能让她写出东西来,否则没法跟家长交代啊,何况女孩的奶奶一直在帮着我讲课。我发现带孩子来的奶奶们表现欲都比较强,比如昨天那个奶奶,一直帮我讲课,甚至还走来走去指点她孙子该怎么写。

第二堂初中语文,来了仨,第一堂排冲突了,第二堂时间也肯定跟着乱套。两闺女一个小儿,很懂规矩,能看出来是这个镇子里的好学生。分析了一篇散文,串讲了一篇文言文。有个女人一直在陪着那个男孩,提出问题的时候,三个孩子全都不吱声,那女人就鼓捣男孩发言。后来女人甚至跑到讲桌边翻我前一个班的讲义和这个班的教案,我有点不悦,干嘛?你是督导啊?

散了课,金老公嘀咕一句:“那女的是个小学老师,想把孩子送过来,就那男孩,今天是试听。说了,你讲的简直太好了。”我呵呵了两声。其实我很担心自己讲得有问题,绝对不可能讲错,但是我不熟悉现在初中语文教学的模式。模式啊,真的坑死人,束缚住老师,也把孩子捆绑成了板儿砖。可是不按模式来就是错,都知道中小学老师有“集备”,我理解就是给大家弄个授课模板,呵呵,都“模板”了,授课过程不就变成齐步走了么?学生可不就成板儿砖了?当然,我没有过“集备”经历,我的想法很可能是井底之见。

都跟着金老公的车回来,等着倒车,那女的连着说:“你讲得太好了,小学和初中授课确实不一样,我今天学了不少东西。”我很尴尬,自己心里有鬼,又不敢承认,很担心对她是误导。她又问:“你是初中老师吧?”我尴尬地笑:“我讲过初中语文。”上了车她还在絮叨:“讲得真好,我都听入迷了,你提的问题,有的我都回答不出来,孩子跟着你能多学不少东西。”我更尴尬了。金的老公说:“G老师授课经验没说的,关键是特别认真。”女人说:“我们小学只讲讲字词,分析下段落,找找重点句,弄弄阅读理解就完了,你讲得深,抓住主要东西往里挖,学生能学会自己分析。”我说其实大学语文课也不过是你说的那些东西,没啥特别。她说反正我爱听你的课,我得把亲戚家的孩子也叫来。我不敢吱声了,再往下说就该露馅了,不用别人问,我自己都能说秃噜嘴。今天讲的是《散步》,可能是第二自然段的分析打动了她。

到家蒸茄子,继续做蒜茄子么。然后回娘家,滴里嘟噜一堆东西,天气太闷热,满身大汗。

呆了一会儿,妹妹非要我去新房子看看不可,唉,真不愿意动弹。这半年看了好几个同事的新房子,对自己家的根本提不起兴趣,没啥新奇感呗。

刚进东楼院子,就听有人喊,是小时候的玩伴小萍,自行车后有个小男孩,我挤眉弄眼儿:“行啊,到底弄出二胎了哈。。。”我真的以为是她的二胎,没想她不乐意了:“什么呀?闺宁的,四岁了。。。”妈呀,她闺宁的孩子都四岁啦?这回是我不乐意了:“不要个脸了你,昂,头几天我把篓子好个骂,跟我同岁,就敢有儿媳妇了。你可好,比她还邪乎,比我小一岁,外孙子都四岁了,你说你还要不要个脸了?”她腆着脸笑:“你不也跟着升了一辈儿么。”然后冲那孩子:“叫姥姥。。。”我也虎着脸:“叫姥姥,不叫姥姥我就收拾喃姥姥。”小萍就乐:“快叫,你看这个姥姥着急当奶奶眼珠子都红了,咱惹不起。。。”孩子叫了,我乐得直蹦高儿:“我不仅是羡慕,主要是嫉妒。”小萍说:“别急呀,面包会有的。。。”我说等俺家有了面包,喃家面包都上高中了。可不是么,等乌二结婚生子最起码十年,那时候这孩子多大?

小萍瞅着我:“光嫉妒俺了,喃也不看看俺啥样儿,一看俺就是个老婆子,再看喃,还穿背带裙,一看就是打算生二胎的。”是,今天的裙子有点孕妇裙的意思,宽松啊。我哈哈乐:“好像俺比喃能得瑟呗?”正唠着,小萍瞅着远处喊:“看这老人家,昂,这老人家才叫得瑟。。。”我回头,是四叔。我跟四叔喊:“她比我小一岁当姥姥了,还刺激我说跟着她长了一辈儿。。。”四叔说可不是么,连我都跟着她“太”了一把姥爷。小萍说:“俺老四叔爹不管刮风下雨,天天锻炼,可能坚持了,得瑟。。。”我捂嘴乐:“还老四叔爹,这叫个啥称呼啊?没听说过。”小萍可真能说:“俺爹活着的时候,老四叔爹跟俺爹可好了,动不动坐一起唠,俺爹没了,看见四叔就想起俺爹了,俺可不能惹俺老四叔爹生气。。。”四叔很开心:“她一看见我,哪句咬人她说哪句。。。”我说俺可不给喃们断官司,成天打架,没个反正。

四叔陪着我看了下小筒子。四叔说老弟在丈母娘家附近买了房子,以后肯定不回来住了。我说你这不是给人家养大,培养完,安排好一切,又拱手送给他老丈人了么?四叔说:“唉,明面儿不敢说,其实我早说过了,儿子叫人家抢去啦。”我乐,四叔瞅瞅我:“不用笑我,你也一样。”我马上眼皮抹搭下来。

四叔让我去他家看看,想了下,还是回家吧,天晚了,过几天我还回来。

在二院下车,迷迷糊糊往家走,脚丫子都僵直了,累呀。突然面前多了一座肉山,天呐,安可希,小子185还多,肥啊,能有三百斤的体重。小子也吃了一惊,说是回来办什么手续的,顺便跟同学在旁边小店聚聚。说着就拥抱过来,这大热天,这大肉球,我怕烫着:“你说你像不像个海蜇?昂,毕业这么多年吃了多少好东西?比上学时候还胖。”这安可希当年可把我折磨毁了,第一门课教他心理课,动不动搬个凳子拽我到走廊唠,后来教他写作,还是唠,磨叽人啊,简直快被他整成心理障碍了。安可希非拽我跟他们聚不可,说啥都不能去,我算怕他了。

到家,筋疲力尽。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