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今天下午的西小街  

2014-07-31 19:44:58|  分类: 散文(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小街在楼后,穿过那条马路就是那条小街。

今天下午的西小街与往日有些不同,蔬菜摊子多了几个,水果亭子也猛增。其实,它在前天马路上还根本什么都没有,似乎今下午一下子冒出了那些东西。也许只因为我在今下午要光临吧,我在心里偷偷为自己抹胭脂哩。

很多年了,西小街是寂寞的,所有热闹都集中在与它只隔了一趟房子的东小街,它这里常年空荡荡。要不是因为朋友英在这里买了房子,要不是因为英没完没了地央我去看看她的新房子,要不是因为英买了房子之后,我又去小街深处的更深处窜码头,只恐怕到现在我也不会落足西小街。

英说:“怎么样,我的房?”我在她那转不开身的主卧转了转身:“不错不错,想不到这么好!”英很得意。英那时候是我的铁杆,她租住平房的时候我送去了最早的过日子用具:“哈,小窝搭好了,你,可以开生了,一胎弄他俩才好呐。” 英就打我:“弄出俩来,你给养活一个啊?”我说:“回家拎两袋子大米回来不就成了?”英是宽甸人,她的老家不产大米,只有玉米。她的老家在大山深处,我从这里出发,汽车要转好多好多的山路才能看见她老家的玉米田。

英动不动就拽我去她出租屋的土炕坐,并邀我在她家留宿,我只提一个条件:“把喃家小赵打发走,否则我不住。”英说没事的,你怎么那么多穷讲究?俺们乡下这很正常啊,我睡中间,你俩在我旁边一边睡一个。我说不行不行就不行,两女一男一铺炕,成何体统?“那好吧,就依你。”英在家说一不二,转身冲着小赵:“你赶紧回你的锅炉房,明早上不到八点别回来。”那个有雪的晚上,不当班的小赵就去值班了。英说我让老婆婆把分给我们的自留山卖了。我顿足:“你傻呀?放在那儿耽误你吃了,还是耽误你喝?早晚你会后悔的。起码也给自己留个退身步儿吧?你以为城市就那么好?”英认准的事绝对不会变:“乡下有什么好?你没在农村呆过不知道,反正那种日子我是过够了。”

英卖了山地,还有山地上的好多好多板栗树。我说英你就不心疼吗?万一你在这边混不下去可咋整?英说你愁什么?我爸妈给我们姊妹四个都买了城市户口,我们不回去了。英确实没回去,英的妹妹们陆续来了,英的爸爸去世后,英的妈妈也来了,她们彻底拒绝了山地和山上的板栗树,还有大片的玉米。我说英二十年后你一定后悔。英说二十年后怎么样谁知道?

终于某一天她说:“我想买楼了。”在哪?她指着对面的西小街:“那边的三楼,小筒子。”过了些日子,她就开始拽住我:“去看看,我的新房子。”我生气了,不看。再拽,再拽,就禁不住拽了。

在英那转不开身的主卧转了个身之后,我爬上她的床。她的居室跟城里人一模一样,一应物品比我讲究多了,相比之下,我真的是个乡下人。唠啊唠,从早唠到晚。

再一次去,是英坐月子,我又爬上她的床,不上床我也没处坐。她到底没弄出两个,虎头虎脑的一个小小子,我的脚下是小摇篮。英说:“我那个小叔子媳妇一劲儿要来给我伺候月子,到底没让她来。”  “为啥?”  “哎呀妈呀,让她来就留不下她啦。”  “为啥?”  “长得太漂亮。离这不远就是舞厅,她要是去了,干脆就不能回来了。”  “别那么邪乎好不好?有家有口的人说跑就跑了?闹玄啊?”  “你不知道,她是朝鲜人,对面过来的,俺小叔子捡回家的,没户口,他们也没登记。”  “那也不至于吧,她会说汉语吗?”  “会几句。哎妈,现在这人还用说话呀?搭个眼神就过去了。她从来都没出过村子,一旦看见这花红柳绿的世界,不飞才怪呐。”  “反正我还是觉得没那么玄乎,让她来看看也好。”  “别出馊主意哈,她本来就为混口饭才偷渡的,否则一米七的个头,浓眉大眼粉嘟嘟的大闺女嫁给咱们老农村啊?” 我无语了,叹口气:“说的也是哈。”

在每次来英新房子的时候,小赵都躲出去了,是不是他觉得城里人的习惯都是女人不能见别人老公的啊?那就入城随俗好了。小赵也不是乡下小赵了,在他没了山地和板栗树,还有大田里的玉米之后。

某一天英兴冲冲地跑到我的房子来:“你干脆把俺家对面的房子买了得了。”  “为啥?”  “他家急着卖房,等钱用呐,价格好。”  “不买。”  “你妹妹不是想买房么?让她买好了,离你近。”  “那也不买。”  “为啥?”  我没正面回答:“要是你那带板栗树的房子卖给我,我蹦高儿乐,楼房我要它干啥?”  “你怎么那么喜欢农村?你去农村的冬天住一下试试来。”  “可是农村也有春天和夏天,多美啊。”  “你去大田里干几天活儿试试来。”  我还是没有正面回答:“英,你会后悔的,二十年后看我的话有没有准儿吧。你还能三千八买个城里户口,你傻不傻?姊妹四个就是一万多,你买楼房才花了多钱?”  英脸色灰灰地走了。

其实没有二十年,也就十年之后,我没法再跟英提她的山地、板栗树和户口了,往别人伤口上撒盐的事情咱从来没干过。

英一直住在那条小街,换房子对她来讲没太多可能。小赵还是城里的小赵,夫妻二人打打零工,日子倒也快活。英一直说一不二,英的快乐就是小赵的快乐。小小子也快小学毕业了。

但西小街依然冷清,偶尔会添置家浴池,不久那浴池就变得门脸儿灰蒙蒙。那条街专跑大挂车,急吼吼地开过来,急吼吼地开过去,马路上成天灰尘四起,浴池也就像多日没洗过脸的老疯婆子,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临街的楼房,比如有英的那座楼也不洗脸,街上的一切,比如食杂店更不洗脸。

我窜码头路过那里的时候还是十年前,中午散了课还要赶别处下午和晚间的课,就在西小街东面的东小街匆匆买点菜。东小街也不洗脸,还有个露天市场,成年马路上湿渍渍黏糊糊臭烘烘乱乎乎,卖海鲜的把脏水弄了一地,臭气弄了整条街。常言道饥不择食贫不择妻,咱为了赶时间还要择市场么?所以,我窜码头的脚步走到西小街的半截就改了方向,直奔东小街而去。

于是,西小街是寂寞的,有英的楼房越来越苍老。

哈,今天下午竟有那么多不同,我是到西小街找那家副食大市场的。

不知哪年开始,这里建了好多好多好多新楼房,在我的目光一疏忽的功夫里。当然,也不是特意要疏忽,是在英换了一个又一个工作,我懒得再问她,那个东小街的露天市场没了,我在西小街深处更深处窜码头也窜不成之后,我没什么理由再路过西小街,于是我就那么疏忽了一小会儿。

发现这里建了好多好多好多新楼房之后,马上就发现有一家嘎嘎新的大副食市场,成天没几个人儿,顾客都没商贩多。嘿,这是机会呀,我进去可以拿一把,少挨宰啊,而且离家还挺近。

于是我就开始研究,为啥就多出个市场涅?哦,是小街上出现个高档小区。敢情大市场不是为英们准备的。当然,有了大市场,东小街的露天市场就彻底没市场了,尽管东小街上也有嘎嘎新的楼房,但是它没有高档小区啊。所以,东小街再难拾起昔日辉煌,只怕这辈子就重复西小街曾经的寂寞吧。

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讲,风水轮流转,谁知道哪天一下子就闯进我家门?西小街寂寞了几十年不也见天日了么?

还是说今天下午的西小街吧,淡淡的阳光下,高档小区嘎嘎新啊,小街一下子就不是鼻涕鬼了,连紧挨着高档小区的有英的楼房也似乎洗了把脸。前几日晚上散步看见小赵了,他说英不跟他一起行动。“英去哪呀?”  “她呀,去那个小区里边,那儿不是有音乐喷泉么,凑热闹去了。”

浴池和食杂店么,还是那么灰呛呛的嘴脸。也对,没有不洗脸的孩子,怎么能显出其他孩子是洗过脸的?

今下午的西小街突然冒出了好几个菜摊子、水果亭。我的个乖乖,他们是从哪冒出来的?好像昨天还没有啊。马路上成天暴飞的尘土哪里去了?于是我开始研究,菜摊对面是有英的楼房,尽管貌似洗了脸,也还是掩饰不住苍老。那好吧,这幢或者这些幢楼房太老了,没有腿脚去那个干净人少的大市场,就把菜摊子搬到他们身边来吧。哈哈,我知道菜摊子是为谁准备的了。还有啊,那么高档的小区,都有音乐喷泉了,旁边的马路怎么可以有尘土呢?

哈哈,今下午我研究了一道难题。

在我转身离开那里的时候,我想起了英跟我唠起的山地板栗树和玉米田。西小街留住了英,那些楼房,甚至高档小区不知留住了多少个英。

山地、板栗树和玉米田是寂寞的,尽管现在你不需要花钱买城市户口,甚至你花钱也买不到农村户口了,大山深处的山地板栗树和玉米田永远都是寂寞的,他们没有西小街那样鹞子翻身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