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06月14日  

2014-06-14 19:21:49|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走出金的教室直奔文教商店,笨笨明天化学比赛,需要计算器,乌二的已经不能用了。
买个计算器也那么难,走了好几家,在最后一家买了最后一个。可能这次是大规模比赛,否则不会这玩意脱销。
出了文教店,看见上次买枸杞那家又摆上无花果了,女人修鞋,跟我特熟。问她的枸杞甜么?她说反正比干货好吃。又说我买那棵今年该结果了,等明年就可以两季果。问她无花果是啥品种,她很茫然,反正果实是红的,挺好吃。甭问啊,又是中紫,她竟然卖15元一棵,当年的小苗,都到这时候了,根本就不可能挂果,要这价干啥呀?动抢啊?很后悔上次带果的植株仅买了一棵。
往车站赶,跟妹夫约好去选橱柜门。路上看见卖花草的了,习惯性地蹲下来看,当然也聊,越说越热乎,那女人比我话多。最后买了一种兰,女人叫它蝴蝶兰,我看不像,但是株型确实像兰。突然她盯着我的脚:“姊妹儿你穿多大鞋?”我买花你问脚干嘛?我漫不经心:“35呗,这点小个儿能有多大个脚啊?”她乐了:“哎,我有双鞋你看看能不能穿?新鞋。”也不问我是否同意,径直跑回屋子,拎了个塑料袋回来:“俺闺女部队发的,没人能穿,你试试来。”我直皱眉,心说你这到底是卖花还是卖鞋?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已经把口袋打开了,我不试还真不好意思了。
确实是新鞋,没沾泥呐,皮板相当好,绝对头层皮,就是样式比较难看,像个男鞋。还用问么?36码,当然能穿,部队配发的鞋,还肥大,我穿着直咣当:“哎,穿不了,太大了。”她有点失落:“我也穿不了啊,亲戚朋友都没这么大的脚。”我说你闺女咋不穿啊?她瞅瞅我:“个死丫崽子能穿这个么?现在的孩子浪得要命。”我讪讪地站起来,要走的意思,她还是不死心:“你再试试,垫个厚垫儿,下雨天当个水鞋呗。”唉,真为难。我说你不如送到卖旧货那里,她说那就没意思了,卖旧货的只能给个十块八块的,不如送人了。又嘚嘚咕咕:“唉,我就是不能穿,多好的皮板,谁能穿拿去,我也算积点德。”嗯,这句话挺打动人,也能看出来她是个挺会过日子的人。我掏出二十块钱:“咱互相成全一把,我妹妹能穿,也省得你纠结了。”她说啥都不收钱,那我能走么?忽然,她又扔下我跑回屋了,又拎了个塑料袋回来:“喏,都给你了。反正扔那儿也没用,谁能穿谁穿。”哎呀妈呀,我咋跟妹妹交代啊?不要还不行,加钱还说死不收。得了,拿着吧,咱今儿也财黑一把。
在北方建材对面,妹夫和黄土坎儿先生在等我。磨磨叽叽把所有衣柜和厨柜门都订妥了,拎着鞋,加上我给妹妹他们买的大小背心一大包继续往娘家赶。
妹妹正收拾东西:“该扔的扔,该打包的先整理出来。。。”老娘坐在那儿挺悠闲,也不知想干啥,反正一会儿一趟下地。果然,那鞋妹妹穿刚刚好。“这怎么还两双?我成天光穿它呀?那双你拿走。”我还得给她说小话儿;“不认不识,人家白给的,这都是缘分啊。”妹还是不答应,最后她说:“你先拿回去,我这边马上要搬家了,东西都是累赘,等哪天我想穿了,你再送过来。”唉,也只能这样了,心里明白妹妹是嫌样子丑。老娘在那边呜了呜了含混不清地连比划带说,意思是等你再过几年上了岁数脚就放大了,你自己穿吧。呵,我再放大也穿不了这么肥,不行等有机会捐出去。
吃点饭,还得马不停蹄地狂奔,给妹夫的银行卡存钱。临走要了点草木灰和一个塑料桶,种树上肥用啊。路上碰上三婶了,很憔悴,说是现在脑子里很乱,丢三落四,让我妹夫给买马桶,忘了给老李钱了。我心里叹气,这么一天到晚没主意,谁的话都信,脑子能不乱么?
从银行出来往车站奔,路上贼眼儿一亮,竟然发现了另一品种的无花果,黄色系,究竟是哪一款现在还看不出来。欣喜若狂,禁不住跑进人家里跟门口那女人搭讪。哎呀,这顿狂唠,从无花果到橡皮树、栀子、茶花、棕竹。。。她家的花也很多,还都养得十分高大,人家专门腾出间屋子冬天安置这些宝贝,这条件咱可没法比。
最后唠到养狗,女人说:“俺家狗一直栓得紧紧的,不让她出去乱跑。可是那天过来个邻居,小公狗儿没拴,俺不让她牵进来,她说没事儿。我寻思俺家狗关在笼子里,没啥大麻烦。谁想到啊,一个没看住,有了,一窝六个,没把我气死。。。”我哈哈哈笑不行了:“缘分啊,成全你当把姥姥。”女人幽怨地瞅着我:“看看我现在,昂,成天到晚全忙活这几个活物儿,造得跟破烂王似的。不养就算了,要养就好好待它们,我都要累死了。”我说你咋不送出去几个?她说:“没好人。你没看见今上午有个女滴,那才气人。。。”嘚嘚嘚,又是一通,那女人如何不管狗,还给狗饿饭等等。
这时候她家的母狗带着儿子跑邻居家玩,女人在这边扯脖子喊,看着就好笑。“狗是忠臣,对狗不好,将来不会有好报。”她嘚嘚咕咕。我说现在的人都很功利,对自己没用了就扔大街上不管,倒不如不养了,所以我一直不敢谈弄宠物。她说可不是么,我天天在大树底下撒小馇子,那麻雀,一堆堆,得有三十多只。我一听就乐了:“我在家也撒小馇子,楼下邻居都有意见了,麻雀屎脏了人家的衣服。。。”她很愤愤:“脏了活该,鸟儿要吃食,天经地义,衣服脏了可以再洗。”我说那也不对,毕竟人家跟咱的想法不一样,咱不能拿自己的标准要求人家。
又看无花果,太瘦了,好大的树,树形极其不好,横着长。稀稀拉拉的果子,叶子都焦了。跟中紫的叶形十分相近,还好,有个春果,不为这还看不出是黄色系,我说你得上点肥了。她说自己养花从来不知道上肥,任凭它们去挠持阳光雨露。最后她说你秋天来,我剪几根枝条你拿回去养,我也借机会找找型。我说等秋天我带着自己的树苗来跟你换。
到了家这边下车,又买了六斤草莓,继续做酒。我发现个问题,糖是催化剂,如果糖少,那就发育酵素,糖适量,酒滴干活。上次坛子里的草莓酱差点成酵素,加了糖,酒味儿很快就出来了。
这一天,忙活到现在,明显饿了。难怪我动不动就饿,成天这劳动量叫谁都够呛。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