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真难管  

2014-05-02 18:19:28|  分类: 写给乌日塔和笨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号下午出去买水果,遇见笨笨外语班的老师了,她说我正想问你,你外甥怎么好几个礼拜不来上课了?我当时就懵了,不可能啊。正要谈细节,被老师的朋友冲了。

然后电话笨的妈妈,简直无语了。大约一个月了,每周六晚上三个小时他去干什么了?他妈说有段时间跟家里要钱挺频,说是买资料。那么上网的费用大概来自这里。

4:30笨笨进门了,我不动声色:“你们外语班五一不上课么?”他说还是周六。

他爸爸电话约他去万达涮锅,走前我敲打他几句:“如果一个人对父母亲人不诚实,这人怎么样?别人会不会相信他有忠诚的品格?你有没有做过对父母不诚实的事?”小子脸色马上变了。我又说:“你跟妈妈说不让我去外语班抽查你,不让我管你太严,否则你在学校做噩梦。既然你胆子这么小,你一定不会做出能让我们愤怒的事。”又嘱咐他:“好好跟爸爸吃饭,其他事回家以后再反思。五一你不用在我这里学习了。”

然后跟他妈沟通,他每一次从我这里离开都去做什么了?什么原因让他如此胆大,到了明目张胆撒谎的地步?他妈说晚上她自己跟儿子谈,不用老李插手,因为以前都是老李谈,结果却越来越糟。

正像我弟在他们很小的时候作出的评价:“两个外甥都聪明,但是绝对不一样。大滴虽然很淘,招人烦,但是大滴非常憨厚,太倔,老挨揍。小滴这么小,心眼活,会讨人喜欢,恐怕小滴将来难管。”弟弟跟他们时间不长,但是看出门道了。现在看弟弟当时的看法一点不差。

我不想用乌二对比笨笨,毕竟生长环境不同。但是不知不觉间我用教育乌二的方式带笨笨,比如给了他太多的信任,结果他用这种信任欺骗了我,跟我演戏,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

这两夜一直睡不实,反思自己,我怎么就那么懒?怎么就不能去外语班看看?从学校改为周六回家之后,每周六下午我拼命从娘家往回赶,生怕耽误给他外语班前的加餐,而他却用学外语的时间去上网。我挖空心思给他准备吃的,一旦他觉得不合口,我还特别内疚,每周日给他洗衣服,这些他都看见了,为什么还那么坦然?跟我滴水不漏地演戏,有两次晚上八点半多才回来,我抱怨直为他担心,他说是跟同学唠嗑或者问老师问题。在我面前把外语书放进书包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

对笨笨我付出的心血比乌二多,我关注了太多细节,反而是这样,实在想不通。

昨早上妹妹电话,我问到底怎么回事,妹妹不肯吐露详细,说是笨笨说了,详情只要他们母子知道就行了,不要告诉我和他爸爸。我勃然大怒,他已经学会演戏了,而且那么逼真,你还给他隐瞒,你教育孩子还要让他牵着鼻子走,这是一个家长的态度么?如果我一直没管过他,或者我没涉及太多细节,瞒着我还情有可原。问题是这么长时间完全是我在管理他,住在我这里,我不知道真实内幕可能么?你们能做到么?我今后怎么再去管理他?

小孩子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学会演戏,这是问题的实质,也就是说他的底线在哪?动因是什么?他哪来那么大的胆子?

笨笨来电话,全部坦白了。说是没脸再见我,我说近期我不想再看见你。

反思这么长时间,说到底孩子的早期教育没跟上,埋下了今天的祸根,父母的责任。当然后期我的问题也很大,笨笨几乎跟我亲生儿子一样的分量,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给他的信任太多了,这个孩子根本就不适合粗放管理。

我忧虑的是他撒谎的胆子。

原本计划30号上午回娘家,因为头天包子没包成,临时中午说不回去了,下午就遇见了老师。我告诉笨笨这都是天意,活该他露馅。26号妹妹委托我把最后两个月的学费给他,我还跟笨笨商量哪天交,我说五月再交吧。假如把学费给他,他都不去学了,那么学费会用来干什么?这个联想更让人后怕,钱会更加刺激他的胆量。26号我犹豫再三没给,我告诉笨笨,这也是天意,“人在做天在看”,你父母太善良,老天爷看不过眼了,就要找机会叫你暴露。

笨笨说他确实做噩梦了,是因为撒谎,觉得干得太大了,不可原谅,担心父母不认自己这个儿子。

昨晚跟乌二谈了这件事,乌二说觉得笨笨根本没啥反映,昨天中午睡到三点多,像没事人一样。

今早笨妈说笨笨又买了个P5(旧P5在我这里)和移动电源,上网下日本动画片,晚上睡觉前在寝室看,学日语几近疯狂。笨妈专门学过几年日语,说是笨时不时秃噜出来几句口语,完全不是小孩子瞎玩闹的水平,说明他玩这个早都不知多长时间了。早上跟他妈讲:“要是我考完大学,我的P5爸爸得还给我,而且高考完那两个月我想咋玩就咋玩。。。”笨妈还试图跟他讲道理呐。

我一听就激了:“太嚣张了,这时候还在讲条件?要是我根本什么都不说,上去几个大撇子扔过去。你不是要条件么?我全给你,狠狠地给!!给你买学习用品的钱你有什么权利随便支配?你必须全数还我!家长还能让孩子凌驾于自己之上,你怎么想来着?做梦了吧?”

越寻思越生气,电话打给笨,一阵咆哮:“你要是现在站在我面前,我能撕了你,跟父母家人撒谎,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为照顾你,我放弃了自己的事,你浪费了我时间赔得起么?为了自己一时快乐浪费父母钱财,你赔得起么?你有什么资格提条件?你消耗了我们的感情和对你的信任,我们心里的伤害你赔得起么?爱之深痛之切,没彻底改好之前不要见我,我去看你姥姥,你滚远远滴。我已经正式通知你哥,现在全力帮你学习,如果你不努力,将来无论你落到什么下场都不要可怜你,你自作自受。”笨笨在那头抽泣,我说:“是你爸妈把你惯没样儿了,现在明目张胆欺负你父母,咱家没这样的不孝子,以后在我面前你滚远点!”

然后跟他妈谈:“为什么到现在还敢提条件?没有压力,他根本就没当回事,没有羞愧感就有再犯的余地。马上高三了,借这机会彻底把他修理过来,我当坏人当到底,宁可让他恨我,不能将来咱们后悔。”

唉,这孩子实在太难管了,再不能把他当小孩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