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老婆“爵”(脚)  

2014-04-30 14:26:00|  分类: 飞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包胶东大菜包子,皮很薄,馅特别满,就为乌二能多吃点青菜。

记得是奶奶教我包菜包子,捏麦穗褶,捏得不好看,奶奶就来一句:“真脏(丑,难看),老婆爵(三声,脚)。”过去胶东乡下泛称一切女人都是“老婆”,相当于现在的“女性”。过去女人不都缠小脚么,老婆爵是说我包出来的包子是女人最难看的小脚。这个“爵”字发音很奇怪,是j 和uo 往一起凑合发出来的音,汉语拼音还真拼不出来。

我跟奶奶嘻嘻笑,奶奶就是小脚,绝对算不上三寸金莲。过去女人干活很讲究,生怕做的不好被人笑话。现在我很懒,管他谁笑话不笑话呐。

我从来不敢晒自己的厨艺,真的不会做饭,主要是炒菜不行,我就会东北大炖菜,还是跟婆婆学的,也只学了婆婆技术的皮毛,我婆婆做饭技术很棒。

但我做面食凑合事儿吧,基本上还算行,尤其包子饺子,在俺堡子大家基本认可。有天同事老李说了句:“谁说小G不会做饭?她净耍熊,懒。不会做饭这么多年她怎么过了?看也看会了。跟公婆在一起生活过,哪有不会做饭的?”老李眼睛真毒,说到根儿上了,不会做饭是我瞎说,为了逃避干活儿呗。

等乌二,百般无聊。大着胆子把俺今天的“老婆爵”搬出来了。人说美食配美器,咱弄出这地摊货,也就别难为那美器了。当然咱也没有美器。

老婆“爵”(脚)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等待成熟的老婆爵。面和软了,又饧了一夜,包起来有点难度,麦穗都走型了。其实整个包子都走型。

老婆“爵”(脚)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看中间这只老婆爵,还长出“大骨节”了,可能它妈妈裹它的时候有点不认真。面饼打了个折,懒得抻。干活不利索,菜叶都沾上去了,奶奶要是活着会说我的。

老婆“爵”(脚)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这绝对是“抢拍”。刚出锅,还“胖”着呐。一会儿就该瘦了,典型的纸老虎。

老婆“爵”(脚) - 蓝畦 - 独自坐在田埂上
 一群瘦下来的老婆爵,极端丑陋,奶奶看见不知会怎么说我呐。过去女人干活多讲究啊,有型有款,现在我算是无法无天了,没把面团和包子馅直接摁锅里就不错了。
看包子有时候就想到女人的一生,刚出锅那会儿饱满又明亮,白白嫩嫩,因为她刚熟,还没经历冷空气呐。等一切都凉了,她的芯真的沉静下来,瘦弱,容颜干瘪,唯有心是充实的。
这种包子是专为吃菜的,个儿大,硬面,皮特薄,互相挤在一起都能压出汤来。
别看俺难看,但是俺“心灵美”。反正我自己感觉口感还不错。吃了两个就吃不动了,个头太大,每个都有我巴掌那么大,一屉只能装五个。
乌二那边刚发车,这边我实在坐不住了。走,给儿子买好吃的去。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