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经营自己  

2014-04-02 02:11:53|  分类: 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住在祖父建的房子里,唯一邻居是大伯父,在祖父屋子的左边。大伯父是我父亲的堂兄,父母早逝,独生子,我的祖父母担起抚养他的职责,直至给他盖房娶妻成家。大伯父怕老婆,大伯母连生四个女孩没男孩,很不自在,平时比较爱小,又喜欢搬弄是非,特别是紧紧盯住我母亲,生怕这边生了男孩她再难嚣张起来,叔叔们就很烦她。因为大伯父管不住老婆,事事听老婆话,叔叔们干脆也懒得搭理大哥。两家关系日日疏远,终于在我母亲生下我弟后的某天,叔叔们跟大伯母狠吵了一架,大伯母跑到这边跳脚骂了两个老人,祖父母彻底伤了心,两家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记忆中闹掰之后两家的不开心主要在菜园子上,那个位置现在是新四中的运动场。二号干线那条路下来,大马路直到珍珠泡,当时马路下就是我们的菜园子,园子之后才是住宅。自马路开始到住宅,有条路,两家共有。大伯母的脑筋就在那条小路上,隔三差五就修理下小路,把土往她家那边倒腾,路就偏向这边,路窄了,祖父只能往自家菜园子这边挪,一来二去就越来愈不像话了。叔叔们在两家院墙靠近菜园子的位置种棵桃树以作标识,显然大伯母是没看懂(长了眼睛的人不可能看不懂),大伯母视而不见,反正这边的菜园子日日在缩小,本来两家各占一半的那条路最后完全跑到桃树右边去了,叔叔们就忍不住气,几次要过去理论,祖父总是拦下,没有任何解释,反正就不许去闹腾,任她折腾去吧。

外边的菜园子小了,自己院子里却热闹起来,祖父种了好多植物,丁香、樱桃、葡萄、花椒、梨树、各种花草,当然也有点小菜,葫芦、丝瓜、蛇瓜、角瓜、西红柿。。。那是我儿时的乐园,春天微风过,丁香四溢,好玩得很。也可以仰着脖子摘樱桃,当地樱桃不好吃,只是红艳得让人垂涎。也可以跟着角瓜花追蜜蜂,听西红柿架下边的虫子叫。房后还有桃树,毛桃,味道极好,产量却不高。右山墙下还有山楂树,也不太结果,但个子很高。

祖父的生活也蛮有味道,喝茶、说古、侍弄花草,摆弄园子里的菜。

我母亲偶尔养点鸡鸭,我们家拒吃猪之外的哺乳动物,所以鸡鸭只有雌性,拣几只蛋的功能。也有兔子,是四叔养着玩的,养大了送给别人吃。那边大伯母很是热闹,有猪,好像是春天,劁猪的一去她家,就会听到猪声嘶力竭的喊叫。好几只鸡,那些鸡也跟大伯母似的爱占小便宜,专跑这边吃食,大伯母从来都不关院门,也不喂食,更不用说给个鸡圈了,专把鸡们放出来占便宜,鸡知道什么人间恩怨?进不来院门吃不着鸡食就吃你家园子里的菜,你给不给吃?反正总得占点便宜才算完,反正旁边再无别的邻居,大伯母根本不怕鸡跑丢。大公鸡,个子很高,血红的眼睛,飞扬跋扈的翎羽,看着挺吓人。

我父母建了新房子搬走不久,听说大伯父买了新房,很远的地方,参加工作后才知道他就在我原单位教工住宅里。他的房子空了好久,后来卖了,价钱不清楚,反正再后来那边动迁,价格不菲,按这个算大伯母吃了不少亏。我们的祖屋最后三叔留下了,动迁给了房子和钱,可惜被二弟败豁了。大伯父后来又搬家了,到了铁矿沟里,还不如以前的位置,有次碰见了,彼此认识,却难开口说话。坦白说我对大伯母一家并无恶感,因为当年我对大人们的恩怨没感受,只是因为大人不让我跟他们来往,便不再有亲近感。他们也曾对别的亲戚说起过,对我印象不错,我上大学时候甚至还曾以我为骄傲。

有次大伯父跟我们单位同事,也就是他邻居老某说:“R是我亲侄女,你多关照些哈!”这时候我父亲已经没了,很感念大伯父能说出这句话。所以老某动不动以“亲叔叔”自居对我,张嘴闭嘴喊我“小孩儿”:“我是你叔,你大爷委托我带你过马路。。。”我则跟他翻白眼儿:“个老死鬼,找挠啊?”

我想说什么呢?中国的小民有两种类型,一种似大伯母那样,拼命扩张,却没大能耐,只能老着脸皮算计别人,只要人家不吱声就没完没了占小便宜,占来占去,算计了自己,吃了亏还哑巴吃黄连,如果她再坚持几年,回迁房不比现在那破地方好啊?另类人似我祖父,受着外界的挤压,就拼命向内,挤压自己,你占了我地盘,我就在自己院里开辟空间,经营好内环境足矣。我不知这两种情形哪种更好,反正我属于后者,永远都不会嚣张起来,只会挤压自己,向内向内。

这个春天压力很大,用养花种草开辟自己的内环境,缓解压力。但压力是无时不在的,时常有承受不住的感觉,忍不住就去回忆幼时那快乐的时光,虽然家教极严,总还算无忧无虑。小时候是大人们挤压着我的个性舒张,现在我可以伸展个性了,却不得不自我挤压,拼命收缩,向内向内,难道无限度地向内真能开出祖父那样的一块自在的园田吗?向内究竟还有多大的空间?挤压我的那些因素怎么也跟大伯母那类小民似的?没皮没脸,你不断退让,他则不断升级,步步紧逼,这究竟是什么在堕落呢?是谁在堕落?

经营自己,让自己活得轻松一点,好难,这个春天深有体会。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