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04月11日  

2014-04-11 16:31:5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早过去监考数学,站了一个半小时。都是新生,还算老实,有个小子很鬼祟,但没抓着手脖子,我警告他:“小心些哈,我会一直关注你!”快结束的时候,小子看手机被我逮个准成,抢了他的卷子。到任课老师那里,算他违纪,没分数且没补考机会。小子就开始磨叽,我说我不参与意见,一切听任课老师安排。

按我的想法直接算他零分,不考虑违纪,但是任课老师有自己的要求,跟我没关系。心里就琢磨,这个学生会恨死我,我这倒是对他好还是坏?现在有些学生根本不考虑长远,只要让他及格就是好老师,否则你就是坏蛋。善不善良到他们这里完全是颠倒的,最好的老师是成天上课天南海北闲扯一气,不留作业不考试甚至不考察出勤,期末直接给他签个及格就得,哪有那好事儿?哪个老师敢那么干?你认真讲课就招他们烦,说白了,他们不想听课,只想过养老院的生活。

中午去东港看望一个同事的亲属,第一次走安民那边,沿路景象感慨颇多,农田,也许会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了。那些农家小院让我想起少年时光,真温暖。

回来去同事的新房子参观,还没装修完呐,挺好,光线和布局都不错。

逛市场,买点小零碎。正在花市磨叽,就听远处一阵喧哗,有女人吵架的声音,就烦,丁点事也吵吵吵,就不能慢声细语说话啊?琢磨间,吵架的与围观的都靠过来,两个女人,一个三十左右,急赤白脸,口不择言,大声跟一个五十左右的男人争论,似乎是男人偷或者抢了她的钱,旁边四十多岁的女人在帮腔。看那男人,满脸浮肿,两眼无光,眼皮都肿得耷拉老长,全身看去就是个充气皮囊。被围观的人群逼得没办法,掏兜给女人拿钱。

就听旁边卖蚬子的男人跟一个老太嘟囔:“哎呀,连一块钱都偷,刚才就偷了一个老太太,这回让人家抓住了。。。”我说他是不是扎针的呀?男人撇撇嘴:“岂止扎针?可能是有什么病,抓进去马上就放出来,派出所都不要他。”我摇摇头,这不完了么?男人为了跟我说这事儿,连生意都没心做了:“这样的,看见就给他两脚。。。”旁边的男人直摇头:“你敢踹他呀?踹一脚就抖搂不掉了。”呵,典型的行尸走肉,这马路上不知还有多少这样的游魂。

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曾是最美的日出,可是有些人匆匆就日暮了,这里有不为人知的波折,其中最关键一点是自暴自弃,灵魂如同液体,随意流淌,不会站立。人活得是否“值”,就看自己怎么去结构自身这本“故事”,而这个习惯多是家长和老师给予的。正如我逮住那个学生,同事对那个学生的不迁就,其实是不给他迁就自己的机会,这是大善。如果任其懒惰,不断迁就自己,往后他也许会容忍自己的灵魂像不成形的液体那样沿街流淌。

本来心情很宁静,看完这一幕,心底就开始恶幽幽地恶心,想吐却吐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