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元宵节  

2014-02-14 21:57:55|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总算把两个懒少爷打发走了。简单收拾下屋子,中午赶回娘家。

进门,两个懒虫刚扔下饭碗,睡得跟猪似滴。乌二又胖了,呼噜高一声低一声,真闹人。妹说难怪他爷爷叫他折磨得吃安眠药,这也太扰民了。乌二现在至少能有一百六,大脸蛋子大腰板子都横宽,往那儿一躺,整张床不剩下啥了。

妹跟我商量装修的事,怎么办?我说找专业装修公司吧,全部包出去,自己省心啊。这事儿交给三歪歪,他在公司管基建,跟装修公司熟,咱也不想借谁光,公事公办,只要保证质量就行。

妹夫回来了,按规矩今天应该去送灯儿,妹夫在摆弄那几个小灯笼。突然他抬起头:“跟喃姐俩说件事儿哈,别往外传。。。”我和妹赶紧下了保证,不说,绝对不说。

妹夫上午在单位值班,三叔三婶路过他们收发室,说是老两口要去看看新房,三叔还从来没去过新房呐。收发室里是妹夫和我们的远房表哥,三婶来一句:“哎呀,喃们哥俩在这儿呀。正好,一会儿过来装点煤回家。”三叔嗷一嗓子就火了:“这是谁家的煤?你凭什么来装?你这是装吗?这叫偷!”三婶绝对不是善茬子,老两口叮当二六五就在两个晚辈面前吵起来了,气得三叔拂袖而去,新房也不看了。没办法,妹夫陪着三婶丈母娘去新房子走了一圈。一边走三婶一边抹眼泪:“我这日子过滴呀,不如喃丈母娘啊,俺大嫂虽然不能动,她不惹气啊。。。”

三叔的小铺子里有个小火炉,偶尔烧点开水什么的,用很少的煤。我说这事儿不怪三叔,三婶也太爱小了,自家姑爷和侄子在这儿值班,她往家装煤,不在多少,这叫什么?一家子里应外合监守自盗,好说不好听。再说了,老板以前都是前后院邻居,你跟他要点又能怎么样?一袋煤不到三十块钱,她至于的么?妹也叹气,三婶子这人脑子反映快,可是有时候就跑偏,投机取巧,结果弄得得不偿失,自己儿子赌钱祸祸了多少她看不见,那点煤她看在眼里了,丢了西瓜拣芝麻。

突然我问妹夫:“假如今天三叔不在场,三婶叫你给她装煤,你怎办?”妹夫想了想:“我告诉她,婶丈母娘啊,你实在想要煤去俺家装吧,要多少都给你。”妹夫故意把声音弄得可怜兮兮,我和妹哈哈乐。

弟弟来了,乌日塔也睡足了,挤到炕上来凑热闹。他一坐,马上小炕拥挤不堪。他大舅就揶揄他:“吃发酵粉啦?你看看你,坐那儿有一吨了。。。”我故意气他舅舅,喊着:“站起来,叫喃大舅看看你有没有他高。。。”小乌真站起来了,他舅舅坐在炕沿,仰着脖子看外甥:“哎哎,快坐下吧,俺怕闪了脖子。”乌小子洋洋自得:“昨天俺同学都说我比去年高不少,说我有185了。”我说肯定不到185,也就183上下吧,主要你是肉太厚,肩宽背厚显滴呗。妹妹瞅着妹夫:“外甥啊,千万别再长啦,否则你这几个姨夫没脸儿混啦。”

落实了装修的事,我的意见,老娘的房子认真弄,其余那几个用来出租的,简单弄弄得了。弟弟马上电话联系,过段时间那边过来看房子,出效果图,我们再提要求。

妹说了三叔三婶吵架的事,弟弟很无奈:“三婶啊,丢人,这叫办的什么事儿啊?碰上这么个老婆,三叔郁闷一辈子。”我们都无语。妹吃吃笑:“过一会儿咱来装点煤回家呀?”弟弟:“得得得,丢人不够啊?快别提了!”妹得意洋洋:“喃老G家就干这事儿啊?”弟弟正色:“四婶虽然多管闲事挺闹人,但是从来不琢磨这种事儿,挺正统。三婶心眼儿太活,脑瓜快,投机取巧的多。。。”

所有男性都去送灯儿,我嘱咐乌二:“虽然喃们是老G家外甥狗,不过呐,这日子能去送灯儿,老G家祖宗也会保佑喃们。告诉老祖宗,你和小弟明年都升学,保佑喃们顺顺利利,一举成功。”乌二穿上羽绒服,看上去比他大舅高一个头,还故意用手比划大舅跟自己的高度差,李二蔫吧登儿也凑大舅身边了,潜台词很明显。恨得当舅舅的直喊:“怎么意思?想起刺儿啊?看我老了是不是?我是老G家标准个儿,喃们那几个姨夫哪个有我高?”妹妹趁机煽风点火:“不提姨夫,咱专比外甥,不行就是不行,认了吧。”气得那个当舅舅的哼了一声夺门而去。

剩下娘仨在炕上闲唠,他大舅面对外甥是真有压力了,当年的帅小伙现在就剩嗓门高了。突然,妹妹又冒出那句:“过一会儿咱来装点煤回家呀?”我和妈都偷笑:“三婶这是怎么了?人老了真就脑子不过火儿了么?”“其实看看二弟的今天就知道三婶的毛病了,什么都先想着往自家划拉,不想对别人是否有伤害,没有底线了。那点煤才几个钱,不是把姑爷和侄子坑了么?跟她丢不起那个人啊。”

七点了,送灯儿的人们才回来,匆匆吃了饭,乌二给爷爷打电话,李二送我去车站,今晚俩懒货坚决不回来,要在姥姥家看元宵晚会。由于乌二体积比较大,他住下,确实没我住的地方了。

久等不来车,看看今晚夜色不错,也不冷,空气清洁程度还好,提了一篓子鸡蛋在大街上逛,溜达着去了总站。装修的事情敲定,去了块心病。我们都忙着上班,没有精力盯着跑,这样是最好了。

八点坐上车,八点半到家。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