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风水是否应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4-01-27 15:41:42|  分类: 转载:民俗与民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语:
      风水,本为相地之术,古称堪舆术,相传其创始人是九天玄女,战国时代即有比较完善的风水学问,时至今日在民间仍有很大的群众基础。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的谚语就深刻地反映了风水之地位。近几年,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开展,“风水入遗”呼声甚高。它是传统文化的瑰宝?还是封建迷信的糟粕?风水入遗,无疑是对当前非遗认定机制的一个巨大挑战。

本期内容
一、风水入遗之事件回顾
二、风水是封建迷信还是文化遗产?
三、风水入遗后,可能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四、“封建”文化变身非遗,对我国非遗认定机制有怎样的考验?
五、非遗亚文化圈,在申遗工作中应有怎样的位置?
六、国际视角下的非遗申报问题:合作或是竞争?

一、风水入遗之事件回顾

        (1)2006年12月14日,上海生活美学学会宣布要将风水申报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申遗举动,引发了各方的激烈争议。该学会会长张良仁提出,倡导“天人合一”等内容的风水文化是中华民族宝贵的财富,当之无愧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东方早报】
        (2)被堪舆学界称为“中国风水第一村” 的三僚村,其非遗项目“三僚堪舆”于2007年和2008年,先后被选入赣州市、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中国风水第一村”三寮一隅

           (3)2009年,巴东土家族民间历法被正式公布为湖北第二批省级非遗保护名录。“风水学”、“奇门遁甲八卦”及“阴阳五行学说”等内容也被纳入其中,当地民间历法家如风水先生、阴阳先生、道士及地方士绅等亦为重要传承人。【中国新闻网】

媒体评论认为,这意味着过去一直被认为具有迷信色彩的“风水学”等也将成为受政府保护和传承的文化遗产,由此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4)多年来在国内名声不佳的风水学,在日本和韩国却被奉若珍宝,甚至还被拿来申遗。【新华日报】中韩关于“风水申遗”事情已经起来冲突。从2003年开始,韩国对“中国风水”进行了重新梳理,并以政府行为启动了“整体风水地理”项目,还将其列为韩国国家遗产名录和申报世界遗产项目,并计划在2008年之前完成“风水申遗”的收集整理准备工作。业内人士呼吁,难道风水起源的中国还要重犯端午节这个文化遗产被人抢走的错误吗?【新快报】

与此同时,日本也着手申报风水为世界级非遗的工作。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处于风水宝地,日本家庭玄关多用风水学

        (5)2010年6月2日,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针对有记者提出的“风水有没有准备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问题,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称,关于风水的问题,很多项目是不是可以确定为国家级的名录,都在专家的研究之中。他举例说,比如妈祖信仰,妈祖信仰是福建及台湾地区很多民众信仰的项目,这其中有迷信的成份,但是总体上表达了人们一种向善、追求美好的意愿,是应该加以肯定的。【人民网】

关公信俗、妈祖信俗、保生大帝信俗等纷纷列为国家级非遗

        (6)齐鲁电视台2010年6月18日播出的《开讲天下》节目,主题为“风水是文化遗产吗?”节目中,“风水大师”李建军、方舟子等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而关于“风水是文化遗产吗?”这一问题,在短信互动平台中选择“是 应该传承”的观众达到1386人,而认为“纯粹迷信糟粕”的则高达1999人。这反映了当前国内民众对风水入遗的看法褒贬不一。【齐鲁电视台】

《开讲天下》中,两派针锋相对,新浪的数据统计显示80%的网友支持风水入遗


         (7)2010年,新浪发起了题为“你是否认为风水应该列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问卷调查,80%的网友(14078人)选择了支持。这一选择结果引发多家报社、媒体的转载,风水入遗与否,再次成为热点。【新浪调查】同年,新浪河南新闻中心策划了“聚焦热点:风水能否申遗”的专题,而新浪新闻新观察第8期也以“风水入非遗是个伪命题”来作了专题讨论。
         (8)早在2007年就已成为市级非遗的三僚堪舆,在2011年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时却遭遇了挫折。江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肖远明不无遗憾地说:“对于堪舆学如何定性,其中是否带有封建迷信、巫术等,国家非遗研究中心的专家们也存在极大的争议,经过论证,最后专家们还是没有把三僚堪舆文化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当中。”【华东在线】
         (9)2012年12月,国际风水文化大会在四川阆中举行,会上宣布,阆中将联合日本、韩国等十余个汉文化区域国家向联合国申请,将堪舆文化列为世界级“非遗”,一时间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华东在线】

阆中天宫院风水罗盘,阆中风水名人袁天罡与李淳风

 二、风水是封建迷信还是文化遗产?

         我们看到,风水入遗之所以引起如此巨大的社会争议,根本原因就在于其性质问题——到底是封建糟粕还是文化遗产?它有没有保存的必要?让我们先看一下专家的观点。

        可见,众专家对非遗能否入遗是意见不同的,对风水性质的看法也是褒贬不一的。但是,风水的内容中,不全都是优秀文化遗产,也不完全是封建糟粕,这一点却是为各方所公认的。它作为古代的科学,虽无法代替现代科学,但也包含诸多科学道理,但仍对现实生活有很强的指导意义,至今仍有重要的科学研究和参考价值。另外,风水对国人心理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对于塑造中华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故笔者认为,风水确有保存的必要。
       那么,那么作为非遗项目来保存到底可不可行呢?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遗保护公约》明确限定了非遗的底线:“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世代相传,在各社区和群体适应周围环境以及与自然和历史的互动中,被不断地再创造,为这些社区和群体提供认同感和持续感,从而增强对文化多样性和人类创造力的尊重。在本公约中,只考虑符合现有的国际人权文件,各社区、群体和个人之间相互尊重的需要和顺应可持续发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风水从仰韶文化的青龙白虎风水遗迹萌芽阶段算起,已经世代相传了6000年。风水中渗透着人与自然和谐的哲学,包含着“天人合一”的中华民族精神,为中国各族人民提供了认同感和持续感。从这些意义上讲,风水具备入选非遗的资格。不过,出于各国意识形态、人权观的差异,联合国还是无法对鬼神信仰、迷信巫术等神秘文化作出明文解答,而风水恰恰又被认为是神秘文化的范畴。但在已经进入世界级非遗的代表作之中,我们还是能找到风水入选的理由:如进入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的安第斯卡拉瓦亚宇宙信仰形式,就充斥着与神灵世界沟通的神秘文化;同为第二批代表作的墨西哥土著亡灵节,就是生者与死者团聚的节日,有着强烈的鬼神信仰气息;而在2009年,妈祖信俗获选世界级非遗,成为中国首个信俗类世界遗产……这些都充分表明,与神秘文化息息相关的风水自然也拥有入选资格。
       不过,风水有没有列入非遗名录的必要呢?
       首先,从非遗保护的实践来看,风水并不属于濒危或急需保护的文化,在现代社会依然有着强劲的生命力,在民间乃至官员、商人中都有很大的市场,似乎将非遗保护的人力、物力资源转向更为濒危的非遗,才是更负责任、更有效率的做法。
       其次,对于风水,我们在承认它的积极意义的同时,也要看到其伪科学的部分,甄别精华与糟粕,若想申报国家级非遗需要大量的研究工作,包括普查、认定、研讨等,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若想入选非遗名录,传承人的甄选也是个难题,毕竟所谓的“大师”太多,伪大师招摇撞骗的行径已屡见不鲜。此外,风水虽说总体表达了人们向善的思想,但在民间引发诉讼的案例却也屡见不鲜:据说江苏省泰州市农村相邻建房的纠纷案件中有80%都是因“风水”而起的。另外,风水入遗之后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更是需要去防范的,尤其是在民间更容易招致迷信之风盛行。
       在这风水带来的种种危机与隐患之下,我们就不得不慎重考其能否入遗了。《非遗法》第三条规定:“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认定、记录、建档等措施予以保存,对体现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具有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传承、传播等措施予以保护。”明确了保存与保护的界限。在开展认定工作时,要对每项非遗本身的价值予以评估确认,对具有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的优秀非遗采取传承、传播等措施予以保护;对那些不具有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甚至有违人性的非遗,可以作为档案记录保存下来,以作为历史的记忆,供后人研究。
       对“保护”与“保存”二者的区分,是风水入遗的关键所在。换言之,对风水是应采取传承、传播等措施予以保护呢?还是作为档案记录保存呢?这是非遗入遗跨不过去的一道问题,唯有正确评估风水的价值和危害,才能采取可行之策。
       故笔者以为,风水虽符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准入资格,但目前尚未具备进入非遗名录的条件。当前来说,风水文化的保存,或可制定政策正确引导民间的风水习俗,或可从典籍梳理的学术层面出发来保存,或可将《葬书》等风水著作作为记忆遗产来保存,或可从风水文物、建筑出发来保存风水相关实物,都是可行之策。


三、 风水入遗后,可能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赣州申报“三寮堪舆”、上海生活美学学会欲将风水申遗、阆中欲申报风水为世界级非遗……在国学热逐渐升温的今天,风水学也重新焕发了生机,成为大众瞩目的焦点,地方政府也纷纷申报本地的风水文化,既是出于保护传统文化的需要,更是想通过“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吸引眼球,提高本地知名度。相对于专家对于风水入遗的谨慎态度,官家似乎更为热心。这其中,地方官员迷信风水也是重要原因。试看以下几个案例:
       重庆市烟草公司原副总经理冯某历时3年修建一座豪华“活墓”;山西交口县被曝出县委大院为“补风水”,内有深埋达6年的“镇邪物”、“升官符”;河北高邑县被指因政府大门风水不好,在街上放报废战斗机喻意“飞黄腾达”、 四川通江县花大钱建风水桥而难以通行、江苏古城宿迁官员因害怕犯忌讳而将“骆马湖”改为“马上湖”……
高邑县当街建“战斗机”补风水,通江县风水桥被用来种菜

       风水尚未申报国家级非遗,已然有如此多的乱象出现,一旦申遗成功,一些陋俗将打着合理合法的旗号而猖獗起来。迷信之风如若盛行,将严重阻碍科学的普及和社会发展。无怪乎搜狐重庆网友担忧道:“如果风水申遗成功,由此可能带来众多政府机关办公大楼承接‘风水遗产’的改造工程。”不仅造成巨大的公帑浪费,甚至会损害掉政府部门的公信力。
       在民间,由于风水的文化根基较深,更有可能成为迷信之风的重灾区。家里请风水先生会美其名曰“弘扬非遗”,风水先生则会自称“非遗传承人”,连国粹中医都能滋生出一个“神医张悟本”了,谁又能保证,风水学被官方认可之后,就不能出现非遗传人“风水先生张悟本”?而一旦造成这种不良的社会舆论环境,对整个非遗保护的工作都将产生巨大的阻力。
       当然,风水入遗,如果仅从保护传统风水文化的目的,而非可能产生的后果而言,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积极的一面。在中华大地扎根2000余年的风水,具有杰出的文化代表性。而今风水已被房产开发商、“预言家”、“风水先生”当作敛财的工具,蛊惑人心,但真正经典的风水文化却面临消失的危险,相关的学术研究也是后继无人。所以,风水入遗,乃是保护其可持续发展、维护其本真性的重要举措。
       在《非遗法》第五条明确规定:“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尊重其形式和内涵。禁止以歪曲、贬损等方式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风水入遗之后就受到《非遗法》的规范和保护,有利于净化风水市场,弘扬风水学中的积极元素,打造利于时代发展的风水文化。而这,才是风水申遗的真正目的。


四、“封建”文化变身非遗,对我国非遗认定机制有怎样的考验?

       对于风水入遗,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王文章曾以妈祖信仰为例做出解答:“妈祖信仰是福建及台湾地区很多民众信仰的项目,这其中有迷信的成份,但是总体上表达了人们一种向善、追求美好的意愿,是应该加以肯定的。”2006年,“妈祖祭典”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遗;2009年,“妈祖信俗”被列为世界级非遗。作为一种鬼神信仰,妈祖曾被贴上“封建糟粕”的标签,但如今获得了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的认可。王文章用其作例证,表明民间信仰如果“总体上表达向善的意愿”,就可以列入非遗名录。
       如此一来,那很多我们过去认为封禁迷信的东西,是不是都算非遗了呢?翻开各省市县级的非遗名录,这样的案例可谓屡见不鲜:周易占卜入遗(如南京市白下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周易研究”)、民间历法入遗(如湖北第二批省级非遗保护名录中的“巴东土家族民间历法”)、祈梦习俗入遗(如福建省第三批省级扩展名录中的“九鲤湖祈梦习俗”、童子尿入遗(如东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童子蛋”)……这类精华与糟粕并存的文化,够不够入选非遗的资格?是不是对非遗的一种亵渎?对国人的科学文化观是不是一种颠覆?每当此类文化入选非遗,都会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波澜。

东阳童子蛋,九鲤湖祈梦习俗

      看到这种现象,有人就不无担忧地说,晚清时期,有人把三寸金莲、鸦片烟具送去万国博览会展览,引起国际社会一片哗然,时至今日,三寸金莲所代表的陋习早就为社会所唾弃,如果三寸金莲至今仍有遗留,那可能有些地方政府又要将其申报为非遗了。
      之所以要设定非遗名录,是出于保护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需要。但是,非遗项目的评审标准与门槛的设立方面,其尺度却难以把握。怎样的传统文化能被称作文化遗产?其中的良莠比例多少方可?我们常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但有些传统文化本身就是双刃剑,比如易经本身就是卜筮之书,内含深刻的心理学原理。如果破除其中的卜筮成分,只剩易理部分,那其文化内涵就大大减少,就成了“泼脏水连孩子一起泼掉”了。
       此外,非遗的认定标准,不仅国家、省、市、县4级各有不同,而且各地之间也大相径庭。还是以妈祖信俗为例,在福建就是世界级非遗,在广州则只是市级非遗。而风水在江西已经是省级非遗(三寮堪舆),却迟迟未能进入国家级名录。非遗认定机制的参差不齐,虽然给了各地保护非遗以很大的灵活性,让其能够有效保护本地、本民族特色文化,但也客观上给了许多地方政府趁虚浑水摸鱼的机会。他们对非遗申报当作一项文化政绩,不管有无文化内涵,统统予以申报,给非遗的认定机制带来了负面影响。
      笔者认为,总体表达向善、给人以积极力量的民间文化,是可以而且应该进入各级非遗体系的。但有些民间文化难以定性,应该先予以区分、鉴别、研究、评价,而不可操之过急让其进入非遗名录。至于那些经研究后确属文化糟粕的,如裹小脚、抽大烟等,是绝不可让其混入非遗名录的。

 

五、非遗亚文化圈,在申遗工作中应有怎样的位置?

       在风水的数次申遗的过程中,除了地方政府主导(如三寮堪舆的申遗)之外,由风水爱好者组成的民间组织、学会等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2006年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的前一天,搜房网直播“民间力量推动风水文化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报道,宣告“中国风水文化申遗筹备委员会”成立。上海生活美学学会也在2006年宣布将风水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该学会也聚集了一批热衷于弘扬风水文化的人士。而在2012年底,风水亚文化圈内的一次更大规模的行动更是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由中国建筑风水文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徐韶杉领衔的汉文化区域风水文化联合申遗研讨会上,集结10余个国度联合申遗。
       我们可以勾勒出一个风水亚文化圈模型,它包括信奉风水文化的民众、致力于风水研究与发扬的专家学者,以及深谙风水文化并且传承正统风水技艺的风水师傅等,他们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并且长期活跃在了非遗传承与发展的舞台上。
       除了风水文化圈,我们还可以看到很多非遗的亚文化圈,京剧亚文化圈、太极拳亚文化圈、相声亚文化圈……可以说有多少种非遗,就有多少种这样的亚文化圈。轰轰烈烈的非遗保护工作的开展,给了这些亚文化证明自己的机会:一旦申遗成功,便意味着获得政府的认可,取得了某种合法合理的地位。于是各大民间组织、协会乃至深受该项非遗影响的社区民众,就成为申遗的奔走呼号者。在各项非遗的亚文化圈中,对于该非遗项目十分了解而又有极大热忱的人不在少数。这与政府申遗热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一些地方政府在申遗中将其作为一项政绩工程,往往“烧钱”申遗、轻视保护。在地方官员的乱申报风气中,很多非遗名录变成了“食品大全”、申报过程中官商勾结现象严重、花在申报上的钱每年浪费数亿元、虚假申报信息层出不穷……
       在这种申遗乱象之下,非遗亚文化圈的人此时不出更待何时?《非遗法》第二十条便说道:“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认为某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体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大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的,可以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或者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提出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建议。”以法律的形式,鼓励了非遗亚文化圈的人积极申遗,这对当下盛行的官员申遗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在过去,受到民族思维和大众传媒的限制,重视主文化轻视亚文化,重视大传统轻视小传统的趋向,长久以来一直很明显。但随着非遗保护工作的推进,非遗亚文化、小传统已经成为社会所公认的不可忽视的力量。我们有理由相信,各项非遗的亚文化圈能越来越多地参与非遗的申报乃至保护工作。

 
六、国际视角下的非遗申报问题:合作或是竞争?

       在风水申遗的论战中,日韩两国常被拿来做比较:两国摩拳擦掌,早在数年前就准备将风水申报世界级非遗,我国作为风水文化的发源地还在等什么?从而将风水申遗上升到国家尊严的高度。而去年年底的国际风水文化大会上,阆中联合日本、韩国等十余个国家联合将堪舆文化申报世界级非遗,又被视为大国复兴的征兆。在非遗越来越成为国家象征的今天,在多国共有该传统文化的情况下,应该怎样去对待世界级非遗的申报呢?
       事实上,中国与他国联合申报世界级非遗,早在2005年就已有先例:中国与蒙古国成功申报了蒙古族长调民歌。申报成功后,两国建立了“联合保护长调协调指导委员会”,以指导和促进两国开展对该项目的联合保护工作,成为中国与周边国家联合申报的成功范例。
       但更为引人注目的案例是:与中国端午节一脉相承的江陵端午祭,被韩国在同年成功申报为世界级非遗。此消息一出,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受到打击,从而引发了对韩国的一系列不满。
       多国同时拥有一项传统文化,到底是合作还是竞争?联合国的规定是,对于两个遗产国家共同拥有的同源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每一个国家均可以单独申报,如果列入代表作名录之后,也不妨碍其他的国家再次单独申报。换言之,不与他国合作,单独申报的行为是被许可的。
       但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又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第十九条中明确指出:“ 在不违背国家法律规定及其习惯法和习俗的情况下,缔约国承认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符合人类的整体利益,保证为此目的在双边、分地区、地区和国际各级开展合作。”而文化部部长蔡武也说道:“对于两国或多国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方建议可建立联合申报工作委员会,加强合作,联合申报,共同保护,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延续和传承。”目前,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非遗不仅是一个国家的财富,也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共有非遗在申报时,采取国际合作模式不仅有利于非遗本身的保护,而且可以以文会友,改善国际关系。两相比较,国际合作更为恰当。
      此外,在非遗的申报中,还应注意根据国情而定,不能人云亦云,对别国的申遗行为亦步亦趋,要树立文化自觉。如近几年日本将麻将申遗的消息便触动了国人敏感的神经,网上将麻将申报世界级非遗的呼声甚高,甚至出现了“雀友万人签名为麻将申遗摇旗呐喊”的举动,这种庸俗化的遗产观,又怎么不让人担忧?

来源: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网2013-7-3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