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心里的草  

2013-10-10 20:27:45|  分类: 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跟两个学生唠了一会儿,他们家都在通辽,一个家里种旱地,二十亩玉米,另个家在牧区,三百只羊。我问了下他们各自家庭收入,农区的说,二十亩大地最后收入顶多两万元。我很吃惊,一亩地一年不到一千元?他说你不知道,除去种子化肥农药,雇人播种铲地浇水收割,全都要花钱,最后就剩不下太多了。

牧区的学生说每只羊能收入八百左右,我也很吃惊,凭什么一只羊能赚那么多呢?今天跟同事议论这事,想想也对,不仅羊肉现在价格比较高,皮和毛以及羊奶都是钱啊。并且学生说羊只在冬天吃干草,每袋草70元,相当于每斤一元。其他三季都放养在山上。现在他们那里已经买不到干草,只有买呼和浩特那边的草了。

一下子想起刚刚走过的科尔沁和通辽,大田里的玉米正在收割。但铁路沿线的荒凉还是让我很是感喟,我叫那些起起伏伏的地方是沙丘,学生说那是山包。可是山上没有树啊,只有简单的灌木。学生说那里没有水源,所以无法放牧,我想可能也是水源的原因,始终长不起成片的草。

我提起十几年前的呼伦贝尔,每一次走过,路边的草很高,起码能有一米五深,七八月份会看见牧人打草,用刀杆很长的大镰刀,直着身子割草,左一下右一下,镰刀荡来荡去,就像在玩。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有牛车,车上是高高的草堆,学生说那叫勒勒车。草地上也是高高的大草堆,一片片,连绵不绝,像极了科尔沁的沙丘。但现在,草矮矮的,贴着地皮,见不到打草的人,更不见勒勒车。草堆么,也有,稀稀疏疏,点缀着荒芜中的草原,像极了刚出屉未发起来的死面馒头,瘦瘦的,瘪了巴瞎。草原,可怜极了。

朋友说你那么爱草原,每一次去都能带回草原上的文字,很清新。我说现在的草原已经无法让我震撼,只让我心酸。我的记忆还停留在1999年之前,那些冬天海拉尔河边有塔头的日子。什么是塔头?就是草们到了冬天经风一吹集体倒卧下去,像海浪一样,一丛丛,一层层,起起伏伏。如果落了雪,雪被下的塔头你看不见,你只看见起伏的雪的海浪,那是静止的海洋在起波澜,你想象着这雪的海会在春天闪烁浓艳艳的绿的波光,你就会为生命感动。浩大的生命竟蛰伏在如此安静的雪的世界里,貌似死寂的雪被下是生命的大潮在涌动,静与动如此和谐,震撼。

如今只有雪,像干涩的沙粒,平铺在大地,没有塔头,雪不再有波澜,静在这里是最彻底最真实的。

没有了生命便不再有风景。

突然就想起回来的火车上一个旅客讲的事情。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人,跟老伴常年旅行,去了很多地方。他说这是第二次去呼伦贝尔,也进了山。上次去,山上没几个人,山民特淳朴,煮了一大锅猪的护心肉给远路的客人,并且不收钱。山民说我要钱没用处啊。这次去,山上有了专门等待他们的山民,住宿吃东西当然要收费,山民说是专门留在山上等待游客的,6号最后一批游客离开,他们也马上下山,山上太冷了。老人说山民本来很淳朴,现在被游客带坏了,旅游不仅破坏了当地的自然环境,更对山民的观念思想有很大影响,坏的东西也带进去了,这种污染比有形污染更可怕。

突然就知道了,草原上的草越来越少,人的心里却生出了很多草,且越来越旺,起起伏伏,撩动着原本宁静的牧歌般的世界。

心里的草不除,草原上的草只会越来越矮小。

草的生长离不开风,有了风,才会有塔头,旧草下孕育更强壮的新草,草会越来越旺。可是也是因为风,草不再是草,变成不肯安静的什么东西。草离开本源和特性就会疯狂,就会枯萎,风就会更“疯”。

所以,难觅十几年前的呼伦贝尔,所以,忍受科尔沁的荒凉。

突然就慨叹,风和草究竟谁惹了谁,谁造就了谁?

守住一缕风,留住最深的宁静,成就一片干净的草原。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