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儿子又要北行  

2013-07-28 18:56:12|  分类: 写给乌日塔和笨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没什么废话的妈妈,跟儿子除了逗牙玩儿磨时间基本没什么啰嗦,此刻心里的诸般感受不想跟他表达。

原本我答应公爹暑假回去的,可是事务缠身又走不脱了。想着儿子又要自己走,想着前年和去年的今天我已经在内蒙,享受那里蓝蓝的天和我思恋的海拉尔河,以及亲情,真是百感交集。

剪了短发的儿子酷似我弟,可是那身形和骨架却的的没有我的基因。早上妹妹来电话:“别让乌日塔在内蒙吃太多肉,你看他几个姨夫那大肚子,太难看了哈。”我笑。乌同学晃着大脑袋:“俺才不会呐,俺是瘦肉型。”也感慨:“这次回去该伺候伺候我爷了,他太老了,跟以前不一样了。”我说都老了,还有你姑。我也想大姑姐了,因为她承担了太多东西,对老人,对我儿子。世上的事都是将心比心,以心换心,很多时候没有什么言语,可是心里却沉甸甸。

他坐那儿吃包子,肯定是等我啰嗦几句,我却没话了。“我包的包子比你姑好吧?”我没话找话。他看看我:“可是你炒菜没我姑好,也没二姨做的好吃,你也就包子饺子还行吧。”

去内蒙的路我不知走了多少次,齐齐哈尔往西北的每一站我几乎都能背下来,此刻该是渐行渐苍黄的草吧,一人一秋,一世一秋,一事一秋,凄怆在心头。感伤是衰老的表现,不是躯体,是内心。

中午拼命往保温箱里装东西,可是还有那么多装不走。感情,就别往里边装了吧,别让儿子的行装太过沉重。“是不是一想到回去见爷爷就兴奋啊?”他毫不掩饰地点头。我就骂了句:“外甥狗,吃饱就走,你姥姥白疼你了。”他很认真:“也想姥姥。”昨天老妹婚礼上,我妈拽住乌同学的手没完没了掉眼泪。我说大喜的日子你别哭哭啼啼。她偷偷告诉我:“我一看见俩外孙子就高兴!”我说你不是天天看见么,人家结婚你别哭啊,等你侄女再给你生一个。妈不说话了,还是掉眼泪,我知道妈可能想起我结婚的事了,二十多年前的七月,事相同,人已昨,情相近,人已去。妈总是放不下乌日塔爸爸,看哪个女婿都不如大女婿。此时电脑里是软软的歌,我的眼泪也软了。

出门的时候是毛毛雨,还好。送到进站口,他说别进去了,怪麻烦的。我说你每年这么走来走去不打怵么?他说不啊,年年都想去。哼,外甥狗!

跟他挥挥手赶紧退出来,心里极度不适,不知该去哪里,想想还是回单位看看有没有信件吧,正好站前有很方便的车。

出了单位的门,雨彻底停了,心情也不那么压抑了,就去了单位前边的那个小镇,平时几乎从来不去。也没什么,买了双拖鞋,为明晚到来的李小二同学备下的。

屋子空了,屋外是浓浓的雾,一切照旧。

今晚我该继续做事了,没写完的又一篇论文。昨天王大师(此王非彼王,这个王大师的本事有三千多幅作品为证)又催我一遍,赶紧快马加鞭吧。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