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一首灵魂深处的诗  

2013-07-18 16:20:1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狂的石榴树

 作者:埃利蒂斯

 
    

  在这些粉刷过的乡村庭院中,当南风

  呼呼地吹过盖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撒着果实累累的笑声,

  与风的嬉戏和絮语一起跳跃;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以新生的叶簇在欢舞,当黎明

  以胜利的震颤在天空展示她全部的色彩?

 

  当草地上那些裸体的姑娘们醒了,

  用白皙的双手采摘翠绿的三叶草,

  还在梦的边缘上飘游,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随意用阳光把她们新编的篮子装满,

  让她们的名字被鸟儿纷纷讴歌;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在同宇宙多云的天空零星地战斗?

 

  当白日炫耀地佩带七种不同的彩羽,

  用千只炫目的棱镜将永恒的太阳围绕,

  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奔马绺绺纷披的鬃毛;

  它从不忧伤,从不懊恼;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在高叫新生的希望已开始破晓?

 

  告诉我,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在欢迎我们,

  远远地摇着多叶的手帕,如熊熊火光,

  摇着一个即将诞生千百艘船只的海洋,

  即将使千百次涌起的波涛

  向荒无人迹的海滩奔荡;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使帆缆高高地在透明的天空震响?

 

  高高地在上面,伴着发光的葡萄串,

  傲慢地狂欢着,充满了危险,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在世界中央用亮光撕碎魔鬼险恶的云天,

  又从东到西铺开白日的桔黄色衣领,

  上面有密布的歌曲装点;告诉我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在急急忙忙地解开白昼的绸衫?

 

  在四月初的衬裙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嬉戏的她,发怒的她,诱惑的她

  从所有的威胁中摆脱掉黑色邪恶的阴影,

  将头晕眼花的禽鸟倾泼于太阳的胸脯;

  告诉我,那展开羽翼遮盖着万物的胸乳,

  遮盖在我们深沉的梦寐之心上的,

  是不是疯狂的石榴树?

 

                                 李野光译

 

作品赏析

      埃利蒂斯,渴饮阳光、让人醉意浓浓的诗人,那一句“我的上帝,你费了多少蓝颜料来防止我们看到您”曾让年少的我目瞪口呆,《疯狂的石榴树》读来令人热血沸腾,所选为最佳译本。

  《疯狂的石榴树》一诗运用意象组合的方式,赋予石榴树以生命的象征,把生命内在的原始冲动和无限的力度,提升到一种疯狂的境界。生命是一种奇异的存在,由于技术理性的浸染,生命的奇异性几乎完全被理性逻辑程序所控制、所操纵。理性是生命得以存在的必要条件之一,但理性的单向度片面化发展,往往导致生命的异化,使生命变得越来越苍白无力。在泛理性主义的时代,一切生命都被舒舒服服规规矩矩地编织进逻辑的网络之中了。面对生命的如此境况,埃利蒂斯与很多现代诗人一样,努力用诗的光芒去照彻生命,让生命力在诗境之中得以极度的高扬和升腾,恢复诗所固有的那种生命本体意义。荷尔德林曾追问过:“在一个贫瘠的年代里,诗人有什么用呢?他所捐的贫瘠并不是指技术科学或物质的贫瘠,而是物的增值与人的生命的贬值的贫瘠。在这种贫瘠和苍白中,只有诗是富有的和充满活力的。”正如埃利蒂斯所说的那样:“诗即站在理性主义弃械的地方,继续朝禁地向前推进;证明是它最不为磨损所挫败,它尽职地捍卫使生命成为一件看得见的作品的永久据点。”诗中所表现的疯狂,是对于泛理性主义的强有力冲撞,生命只有在这种冲撞之下,才能从沉睡的黑暗走向无限敞开的世界。

  埃利蒂斯是一位运用语词的大师。他在复归词语的感性本源的过程中,赋予词语一种神奇的魔力,在他的诗中,那些抽象的指称符号已从干瘪苍白的逻辑中挣脱出来。《疯狂的石榴树》调动了语词的全部感性魅力。全诗自始至终不离开具象的融汇重叠,并运用了通感等表达方式,增强了词语的感官张力和跳跃感。“疯狂的石榴树”“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在“衣领绣满了黎明的歌声”,“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这些诗句,很难用惯常的逻辑语式或语法规则去衡量。诗在这里重新获得了另外一种规则。这种规则是一种无规则的规则,正像中国古代艺术家所说的那样,它是无法之法,因而乃是至法。艺术的规则存活于这种无法之法之中。如果读者只知刻板地按科学逻辑的程序,让诗去规规矩矩地缚手就范,就无法感受诗,从而也就无法感受生命。

  全诗的构成是基建在两个希腊文化的原型之上的。这两个基本原型就是太阳神和酒神。尼采曾认为正是太阳神和酒神构成了希腊文化艺术的基本原型。太阳神阿波罗是光明的象征,它支配着人们内在的梦幻世界,是智慧之光源,具有形上学的象征意义;而酒神狄奥尼索斯则是生命之流的象征,它使人进入一种沉醉迷狂的状态,代表狂放不羁的原始生命冲动,具有形而下学的感性特征。在《疯狂的石榴树》中,太阳神那种睿智的形而上学象征与酒神那种狂醉的生命感性冲动,本真地融汇为一体,结晶为一个意象——疯狂的石榴树。埃利蒂斯的一句诗,有助于读者解开石榴树这个意象的谜底:“由于你的反映、太阳在石榴中结晶了,并且感觉良好。”在石榴的结晶中凝结着太阳的形而上学本源。通过石榴,形而上学的本源又与那疯狂的生命冲动血肉般地融合在一起,从而构成了一个绚烂光华、生机勃勃的世界。人类在这一世界中栖息、升华或飞升,进入一个超凡入圣的境界。太阳和太阳神是埃利蒂斯诗中反复出现的原型,他因此享有“饮日诗人”的美称。他认为太阳之神是美之神,具有形而上学的启示和象征意义。

  埃利蒂斯在诺贝尔奖授奖演说中说:“双手捧着太阳而不炙伤,把它像火种般地传给后继者,是一项艰苦的任务,但我相信也是受祝福的任务,而读者正须如此做。有一日当意识沉浸于光明中,与太阳融为一体而泊于人性尊严与自由的理想汇流时,那些羁绊人类的教条就得屈膝让位了。”这段论述可以作为此诗最好的注释。

(以上转自中国作家网)

 

转者语:昨天听了七十来篇朗诵作品,这一首来自一个绿裙女子。很巧,我也是绿裙,她是翠绿,我是草绿,为此就格外着意她。她出现在接近尾声时刻,很遗憾,由于对作品的处理有点问题,我只能不断接受她一次次干瘪的“疯狂的石榴树”的轰击。如果理解不到位,这首诗真的很难拿捏,那女子真的很尽力了,可是台下面的回应很寥寥。为她遗憾,这不是一篇年轻女子能把握住的作品,它扩张着生命的力度。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