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很想当把媒婆  

2013-07-01 19:16:1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半年没跟卢艳联系了,我倒不为她担心什么,反正她有生存能力。不过心里还是牵挂,暑假肯定得去看看她。

担心下雨,早上特意穿了那双草绿色小瓢儿鞋,那是夏天我唯一的一双跟脚的鞋,可是去年在火车站遭了大雨,泡了一整天,以为它应该完蛋了,就再没敢穿。今天拿出来,哈,一点毛病没有。这鞋,抗造型的,你说那时候鞋的质量咋就那么好呢?轻轻用软布一擦,亮亮的。看了下厂标,上海亚洲皮鞋厂。这鞋是1996年买的,因为合脚,就没舍得扔,它一点没坏,有什么理由扔呢?而且鞋型特别好,瘦瘦的,什么时候穿都不过时,要不说上海的轻工业发达么,不服真不行。

买鞋的时候我还很不情愿呐,是买另一双宝蓝色的鞋,店家硬把这双塞给我的:“你买吧,好鞋,就是太瘦,没人能穿。。。”我照顾了店家的情绪,要了,并以两双鞋必须都打折为条件,这时候不敲他一下子都对不起我自己。当时我不是太满意,因为皮板太硬,脚腕子那里磨得慌,就对这鞋不太待见。不过事实证明温州宝蓝早完蛋了,它还忠实地坚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当然,鞋多,每双都穿得不太狠,它才寿命长。因为它岁数太大了,一般下雨阴天我就把它拿出来当水鞋。鞋跟的小垫早磨没了,只剩了两颗钉子,走路咔咔响,我很烦,上午在办公室就吵吵,真该扔了,这么响我可受不了。

下班回来,都转过楼头了,忽然想起鞋,就转回身去对面找那个鞋匠。那鞋匠来这里大概有两年了,以前一直没把他放眼里,不信任他,宁可跑远路去别的地方拾掇鞋。今年春天在他那里打过几次偏垫,感觉还不错,毕竟他还保持着只用胶水,不用钉子的传统。而且,好像他还算厚道,上次我拿了六双鞋过去,都是打偏垫,照例该收30元,他非少要5元,我没让,他支个破棚子也挺不容易的,我能占他便宜么?这样他就记住我了,走那儿的时候有时也逗几句嘴。

他看看我的鞋:“怎么磨这样了才来?”我又吵吵:“磨得太厉害了,你给我用卡尺把两只都好好量量再加垫儿哈,别给我弄出个地不平就麻烦了。”他就笑:“你地不平了,家里那伙计不要你了,你找我,我要你。”我就骂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干活儿也闭不上那破嘴,好好干你活儿得了。”他就起钉子,用锉刀磨鞋跟,我就在这边紧吆喝:“来来,好好量量,我怎么老觉得右脚磨得厉害呢?糊弄我可不行哈。”他还是笑模滋滋儿的,不厌其烦地给我量。旁边一个老头儿逗我:“他净糊弄你,赶紧把你打发走,他好回家。”鞋匠老着脸皮笑:“回家哪有这里好?老妹儿在这儿有温暖,我回家找谁去啊?”我就骂他:“你滚蛋,少说没用的。”他也笑:“说真事儿呐,回家没温暖,家里也没个女滴。”

这时候,有个女人过来递给他个小口袋,里边是一点当地的小樱桃。那女的也是顾客,我见过。他不要。鞋匠在这一带人缘不错,他的破棚子每天都有男男女女在里边坐,闲拉呱儿,天热的时候,有时男女们在里边阴凉下打麻将,把他挤到外边干活,他也不烦。

我问:“老家哪的?”因为他的口音一听就是北边人。他说是黑龙江。就絮絮叨叨说儿子三岁时他就就离婚了,一气之下带着儿子跑到这里,当时他34岁,他的两个姐姐都在这里做点小生意。如今儿子大三了,在大外。我说你干嘛不找个对象啊?他说后悔了,年轻那会儿怕孩子受气,现在想找也晚了,没房子又没钱。“唉,一个男人,混到现在,没房没钱,完蛋!”他直感慨。我说你别那么想哈,儿子也大了,你挺了不起。问他一个月能进几两银子,说是一千二左右。我说大连的物价,你这点儿根本不够给你儿子啊。他说那不是有姊妹儿么,我现在欠了六万元呐。问我多大,我说五十多了。他就撇嘴:“你有四十啊?”忽然,我想起来一个事儿,我可不能再说自己五十多,万一他从这楼里那些人嘴里知道我底细 ,我还咋到这里修鞋?他老是拿那些没味儿的逗我怎么办?年龄差得大点,他胡说八道也得核计核计不是?就故意装:“你看我有多大?”他说你顶多也就四十一二,我说可不是么。

鞋修完了,我没走,因为想起卢艳了,问:“跟我说实话,你多大了?”说55了。仔细看他的脸,也真差不多,小眼睛,一嘴大黄牙,满脸烟灰色,好像很久没洗脸了。有点胖,个子不高很敦实,灰色衬衫可能很多日子没洗了,老破旅游鞋。我说:“你好好表现哈,就会有女人的温暖了。”他说你啥意思啊?有啥想法吗?我说是啊,给你拉格(介绍)一个不行吗?他就问情况。其他条件他都挺满意,说到卢艳有个小女孩的时候,他有些不自然:“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刚把自己孩子伺候完,还要去伺候个小孩子。”我说你废话,没这个孩子人家不早嫁人了?他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叽叽咕咕不知说了什么。我就不满意了:“你那条件还想要啥样的?人家能不能看上你还两说呐。”旁边那老头就乐。他说我看明白了,这辈子是不会有女人看上我了,我是不会有女人来温暖了。把我气乐了。

又有顾客来,我俩有一搭没一搭说这事儿,说来说去才明白,他还是想见见人,还是有那份心。说了,卢艳的房子在马路边,可以开卖店,也可以开电气焊,甚至盖简易房出租。。。还不少设想呐。告诉我他也会种地。老家在黑龙江齐齐哈尔龙江县,什么乡啊村儿的,我没记住。我说咱废话少说,这人是我姊妹儿,我必须慎重,你有啥恶习没有。告诉我抽烟喝酒。难怪他满嘴大黄牙。户口还在黑龙江,因为一直没找对象,也没房,就没法办过来。

看看时间不早了,陆续又有顾客来,我起身了。他还在跟我说这事儿:“你把她领来,也别互相介绍,让她假装不知道,不知不觉地见见面,看好了算,看不好也不那么别扭。可别整得那么兴师动众了,还带着我去,万一没看好,多耽误事儿啊?”他说得也对。我说你俩都有外债,怎么办?他说我自己的归我,一点不用她考虑,她的外债两个人一起努力呗。我就是一直没个女人,要是早点找了,两个人一起干点什么,是不是早就好了?我心说你可别给自己找客观理由了,一看你这状况,这些年你一直是瘸牛拉破车的局面,还什么这个那个的呀?但这话我没敢说出来。

我要走:“这段时间我太忙,等七月中吧,我有时间再跟她说这事儿。”他说:“我二十多年都等了,还差你这半个月?再说了,这玩意都是缘分,谁看好看不好谁都不一定呐。”这话说得还行。

我走出去,他在身后喊:“事儿成了,我给你买个大牛头。”这里俗语,介绍对象成功了,给媒婆猪头的谢礼。我说:“也许我就是你贵人呐,碰上我你该转运了。”他在那里哈哈笑:“媒婆能活一百岁。”我生气了:“一看你就抠门儿,那叫万寿无疆。”他还是哈哈哈:“给你个大牛头。”

回到家偷着乐,这事儿值不值得去撮合呢?我真的希望卢艳早点嫁人,如果帮她把婚姻搞定了,有个家,那才是真正的关怀。

不知老天是否给机会,让我做成这个媒婆。天照应吧,没太观察这小子,万一非良人怎么办?心里一直嘀嘀咕咕。

做把媒婆也是需要些勇气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