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坐在田埂上

守望蔚蓝色的原野,慢慢成为风景

 
 
 

日志

 
 
关于我

淡而无味的一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无用书。简约。从善。惟真。知欲而止,大道从天。

网易考拉推荐

就有这样的孩子(结束语)  

2013-04-08 18:43:11|  分类: 我和我的小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做了两届班主任,后边这个班最累,最艰苦。当时不知道,现在明白了,那就是个问题班,大多孩子没考上大学,心里失落感很强,极力要把自己高考失败的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挑学校和老师的毛病,用读大学的心理来读中专,而且在高中阶段就或多或少有点个性上的问题。另外那部分则走南闯北,走过好多学校,老江湖了。这么一伙子人聚一起,问题能少了么?就如老李同志说:“小G啊,说实话,别看你班学生年龄大,但没有我班小孩朴实,我班学生心里有啥就说啥,好打架,但不玩阴谋。你班学生不会去干打架斗殴的蠢事,但用闷劲儿,背后下绊子,更可怕。”

       回顾做班主任的经历,如果实在要上纲上线,找找有什么收获的话,可能对我教育乌老二起点作用吧,还不是直接作用,潜移默化中乌老二可能受了点熏陶。比如,我时常在家给学生或者家长打电话,无非是谁谁又跑了,找不见人了;谁谁又去网吧了,逃课好几天了;谁谁又顶撞老师咆哮课堂了;谁谁染个黄头发坚决不剪,诸如此类的事吧。以致乌老二对几个学生的名字特别熟,动不动会问一句:“最近李某某没惹你生气啊?”可见李童鞋在他心里已经定格。

       我带班的时候乌老二正在初中,正是修习做人的关键期,我根本顾不上他,更谈不到主动引导,他可能是因为我手里这些“宝儿”受了反面教材的教育吧。比如气急眼了,我会跟他絮叨谁谁很自私,没有爱心,如何表现等等;谁谁说话不知道个深浅,一天到晚不知道愁,看他将来能出息个啥?谁谁家长不讲道理,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将来怎么办?谁谁犯的错误属于品质问题,到了工作单位根本行不通,等等吧。我想这比正面教育的作用更大,尽管我当时并未意识到。

       乌老二从不评价我班学生,从未说过他们不好,只是有一次开元旦晚会,学生们很真诚地邀请:“老师,让你儿子来,只要他在我们寝室待一宿,我们啥都能教会他。。。”我学给乌老二听,他冷冷地一句:“谁去啊?不去!”我当时以为他是不好意思面对那些哥哥姐姐,现在觉得他可能是有点瞧不起他们。

       至今我清楚地记得李童鞋的妈妈跟我又哭又闹时候说的话:“你是摊上好孩子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世上哪个孩子天生就是混蛋?父母对儿女有不可逃避的责任,终生的。

       儿女是父母的脸面,这是毫无疑问的。做班主任的人有体会,学生也是自己的脸面,有时候看得比儿女都重。带班的时候,我最反感别人说我班学生不好,不管走到哪,我总是夸自己的学生:“看我班小伙儿,带劲吧?” “我班小丫头,咋样啊?”那种自豪不必说了,可我内心有自己的苦悲,说不出来。

       现在我可以坦然地叙说学生们的不足了,因为我已经真正去了班主任的身份。说实话,别看表面上我是两年制的班主任,可是后期工作延续到他们毕业后两年时间,只要你面对那些事,你的班主任情结就始终解不开。

       现在,对那个班,我的感情很冷。不是我冷漠,而是我曾经付出感情太深。当你的愿望与事实背道而驰的时候,你会有何感受?

       不管怎么说,我也得感谢那帮孩子,起码那段生活对我教育儿子起了点作用,尽管这个作用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

       现在我的卷柜里还有几本计算机等级证没领走,大部分学生都有照片在我这里,有时候真想扔掉,想想又放下了,放进卷柜深处,万一哪天有用呢?

       所以,我对学生有所造就的期待是麻木的,我很清醒,不奢望他们如何如何,只愿他们能给我惊喜!!!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